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德国大选后希腊将重回焦点

德国大选后希腊将重回焦点

  • 来源:华尔街见闻
  • 发布日期:2013-09-19
  • 浏览数:576

 

 

 

    希腊可能再难掀起全球金融市场的波澜,但刚刚过去的夏季提醒我们,该国依然可能震动欧洲政局。本周日(9月22日)德国大选结束后,欧洲当局料再度就希腊是否需要新一轮援助话题“开战”。

 

    对希腊金融健康问题的辩论意外触发海外的紧张情绪。上月德国财长朔伊布勒将私下说的话公之于众:承认希腊将需要第三笔援助。

 

    希腊接受的前两笔援助规模分别是730亿欧元和1730亿欧元。而第三轮援助的规模和范围可能至多需要一年时间才能敲定。这意味着2010年5月针对希腊援助问题的跨欧洲大陆的政治冲突很可能又要在德国大选投票结束后上演。

 

    三驾马车本周将重返希腊评估该国经济表现,为明年协议的最终达成铺平道路。

 

    在德国大选竞选时,执政的基民盟和反对党社民党都预计希腊会寻求第三轮援助。朔伊布勒说:“近期IMF对希腊可能需要另一轮持续至2016年的,110亿欧元规模援助的评估似乎合理。”社民党预算发言人 Carsten Schneider说:“2020年真实数字可能逼近770亿欧元。”

 

    IMF官员承认,希腊一直以来都表现不佳的私有化项目将继续表现低迷。因此预估希腊还有50亿欧元的资金短缺。

 

 

    不过Schneider的预估是基于希腊必须在10年内偿付的债务总量,并没有考虑希腊可能很快就能通过自身偿付部分债务。

 

    受缓慢的私有化收入支撑,希腊政府上周宣布实现了6个月的基本预算盈余,意味着在不计算债务偿付的情况下,希腊终于摆脱收不抵支的局面。多余的现金意味着希腊自危机爆发以来,首次可以凭自己的预算来偿付债务。

 

 

    不过,未来关于希腊第三笔援助的争论不会简单,因为找到新的资金借给希腊只能解决一半问题。IMF坚持称,任何新的援助计划必须最终解决希腊巨大的债务积压(尽管采取史无前例的紧缩措施和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债务违约,但希腊的债务还是继续上升)。

 

    一些官员表示,所有的问题,包括2014年资金短缺、2015年需要新的援助、及早就承诺的债务减记都应一次性解决。而许多参与希腊援助的官员认为应采取渐进的方法。

 

    欧亚集团欧洲分析主管Mujtaba Rahman表示,分摊费用令援助金额更好管理,但在各国议会中可不受欢迎,援助计划的每一次变动都要求欧元区多个成员国的议会批准,但这会令德国人害怕,他们担心会被再度卷入债务减记的漩涡中。

 

    以下是当前至2014年中希腊的大事年表

 

    2013年11月至12月:三驾马车重回希腊

 

    一旦三驾马车检查团回到希腊,政治领袖们料就当前援助的最紧急问题争吵不休:即IMF预估的110亿欧元现金短缺。

 

    除了当前援助计划中的1730亿欧元,希腊2014年还需要44亿欧元资金,而三驾马车官员认为这一数字至多可能升至60亿欧元。该缺额必须在今年年底前填满,否则IMF将不得不推迟发放援助。IMF规定,在支付任何援助贷款前需要12个月整的时间来完成融资,而希腊将在明年年中耗尽援助资金。尽管IMF官员正努力在评估期间填补110亿欧元的漏洞,但欧元区财长们只有在年底前才能处理2014年的缺额。

 

    如果欧元区财长今年没有堵住2015年的缺口,他们不得不在明年年初再度重返希腊,这可能导致希腊需要第三笔援助,因为与IMF不同,欧盟过去两年兵没有为希腊援助贡献分文。部分官员称,除了2015年需要的65亿欧元外,希腊2016年还需要50亿欧元资金。因此新援助总计需要约150亿欧元。

 

    2013年底:希腊实现初级预算平衡

 

    除了希腊和三驾马车外,大多数人都忽略了希腊即将迎来援助计划中最重要的转折点。年底前希腊料迎来初级预算平衡,甚至出现小幅初级预算盈余。上周希腊财政部表示,今年上半年希腊初级预算盈余接近30亿欧元,远好于最初预估的赤字25亿欧元。尽管这对希腊而言是好消息,但却令欧元区当局陷入尴尬境地:一旦希腊达成初级预算盈余,财政部长们将与IMF达成协议,重新考虑更多希腊债务减记。

 

    IMF最新的预估显示希腊将正好实现初级预算平衡。近几个月希腊好消息频传,包括本月公布的二季度经济仅萎缩3.8%,为危机以来萎缩程度最低,且初值被大幅上修,这意味着希腊的初级预算盈余触手可得。

 

    2014年4月:艰难的减债道路

 

    欧元集团主席Dijsselbloem表示,任何关于希腊债务减记的讨论都要等到欧盟统计局确认希腊政府明年4月的债务水平之后。一旦欧盟统计局予以确认,那么一项复杂且对政治敏感的争论又要拉开序幕了……

 

 

    去年11月欧元集团承诺,希腊2020年前债务占GDP比重将回落至120%,并在2022年实质性降至110%下方。但该承诺很难实现。目前希腊债务占GDP比重为175%,大部分债务被IMF、欧洲央行或欧元区成员国持有,因此为了使债务降至上述水平,公共部门借款人必定会受到影响。

 

    IMF的一些官员认为,除非欧元区公共部门参与减记,否则希腊债务占GDP比重难以降至110%下方。德国大选期间,财长朔伊布勒发誓绝不允许类似的减记。而欧盟当局则提出进一步的利息削减及延长偿付时间。一位欧盟高级官员称:“英国在2006年才偿付给美国战争时期的借款,延长偿付时间可能不会降低整体债务水平,但能减轻更多痛苦。”

 

    2014年中:银行业评估

 

    欧盟官员称,用于填补现行计划中短缺资金的一个潜在来源是用于希腊银行业资本重组的基金。迄今希腊银行业的援助基金——希腊金融稳定基金(HFSF)已经从欧元区援助资金中获得497亿欧元,但仅有410亿欧元被用于支持希腊四大银行,减缓其他银行大部分银行的压力。

 

 

    因为许多银行已经有能力筹集民间资本,这在许多官员看来是接近于不可能的事。包括希腊财政部在内的一些欧元区官方机构认为,通过动用HFSF的80-90亿欧元额外资金,将令希腊第三轮援助的总体金额显著减少。

 

    不过三驾马车官员警告称,希腊银行业可能最终需要额外的资金。近两年前的预估是500亿欧元,之后希腊经济萎缩程度比预期更深,此外塞浦路斯也陷入债务危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