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希腊跳岛之旅

希腊跳岛之旅

  •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 发布日期:2013-08-09
  • 浏览数:473

 

    一头骡子在山间踽踽而行,没有赶驴人,也没有任何同伴,与世隔绝,静谧安宁。这便是一位“跳岛者”眼中的希腊,美得近乎不真实。

 

    去希腊还需要什么理由?一个跳岛(Island Hopping)难道不够?

 

    撇开别的不谈,单是重走奥德赛“史诗之路”的诱惑便足以抵消这炎炎暑气。作为《奥德赛》中的重要人物,阿里阿德涅的命运颇有些悲情色彩,这位美丽的公主助心上人——雅典王子忒修斯——手刃怪兽,却被对方遗弃在荒岛。另一个比较光明的结局是,伤心欲绝的公主与从天而降的酒神狄俄尼索斯一见钟情,从此俩人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神话中的荒岛即是今日的纳克索斯,然而,与国际范儿的米科诺斯岛相比,纳克索斯似乎并未受到狄俄尼索斯的多少眷顾,这里没有任何大型国际机场,也没有供豪华邮轮停泊的深港,却有着自成一体的文化微气候。

 

    或许,酒神并未忘记当初邂逅阿里阿德涅的应许之地,至少,纳克索斯的水质好得出奇,中心城区的犬蔷薇与天竺葵开得分外妖娆,美酒佳肴亦堪称一绝。因此,当希腊其他地区处于经济萧条的水深火热之中时,纳克索斯却因自给自足的“小农天性”而维持了一贯的平静。

 

    粉白色小教堂在苍莽山林之中若隐若现,偶尔探出半个圆顶,颇有些落寞的样子;近前细看,你才会发现山羊和奶牛安静而悠闲的身影;山脚下的海岸又是另一番光景,骑着摩托车的少男少女眉目传情言笑晏晏,别有一番低调的浪漫,竟像是把情色电影拍出了小清新的味道。或许,对阿里阿德涅来说,在纳克索斯度此余生,并不是一个糟糕的选择?

 

    唯一让你略感不适的,或许是过犹不及的地主之谊。海滩上是一溜儿排开的餐馆,店主三三两两地站在门口揽客,虽不至招人厌烦,却也是殷勤得叫人无所适从。基本上,入座率与美味度成正比。蒸白鲑、炸鱿鱼、烤沙丁鱼和莳萝沙拉的清醇鲜美自不必提,生鲔鱼片配上特产梅酒或伊奥尼斯·玛格丽特酒(Ioannis Margaritas),也是叫人齿颊留香,更不用提这里还有全希腊最好的土豆!碰上热情的老板娘,会在户外架起一口木柴烤箱,为你烤制纳克索斯招牌菜——全牛头。唯独当地特产的烤奶酪,却是叫人又爱又恨,不过,正所谓“越臭越香”,记住这个理儿准没错!

 

    尝遍纳克索斯美食之后,别忘了拜访小基克拉泽斯群岛的其他成员。在纳克索斯与阿莫哥斯之间,还有六大主岛以及一连串袖珍小岛。小岛之美,在其不染尘埃,在其与世隔绝,之所以鲜有人提及,或许也是不忍让人打破了这难得的静谧。空荡荡的海滩上没有半个人影,柔软的沙层铺开一个完美的坡度,缓缓滑入海中,碧绿的海水格外明净,像是上帝撒下的硫酸铜。

 

    主岛之中,以科夫尼斯(Koufonissi)最具奇幻色彩。这是一个370人的小渔村,多年前曾是海盗据点,悬壁天垂深穴通幽,更有无数嶙峋怪石与天然小水湾,简直就像是从《少年冒险故事集》里剪下来的插图一样!科夫尼斯的魅力,就连成年人也难以抵挡,《卫报》专栏作家吉利斯·弗雷泽(Giles Fraser)曾半开玩笑地表示,如若逃亡国外,科夫尼斯将是他的首选。要知道,这里的房间只要每晚35英镑,之所以人迹罕至,纯属交通不便之故。从英国出发,飞到米科诺斯,乘渡轮至纳克索斯,然后坐小船慢悠悠地漂到科夫尼斯,得花上一天多的时间。不过,与其说这段两个半小时的行程是旅途的一部分,倒不如说它是一个让生物钟变慢的解压过程。“一开始我被吓坏了,但很快我又感到开心,到最后我已经记不得今天是星期几了。”弗雷泽发现,荒岛生活彻彻底底地改变了他的“情感时区”。只要几本书、一罐盐、一瓶金巴利和一杯苏打水,他就可以在海滩的咖啡馆里待上一整天。

 

    这里没有明信片,没有礼品店,没有出租车,没有五星级酒店,没有X-box游戏机,甚至连一块硌人的小石子也找不到。半里外便是充满传奇色彩的克洛斯岛,该岛曾被视为地狱的入口,如今除了组团造访的剑桥考古学家,仍鲜有人踪。不过,青铜时代的文物因而保存完好,也算是因祸得福。

 

    8月是科夫尼斯最热闹的时候,来自意大利和瑞典的5000余名旅客把小岛塞得满满当当,房价亦是水涨船高。但在5月、6月和9月里,时机却是再好不过,当地渔民捕获的活蹦乱跳的大龙虾,刚刚采下的滴着晨露的果蔬,让人食指大动欲罢不能,旅行的花费却只有旺季的一半。

 

    而自科夫尼斯西南方向10英里处,便是更安静、更荒凉的伊拉克利亚(Iraklia)所在。自山顶酒店俯瞰爱琴海诸岛,“大珠小珠落玉盘”的美景尽收眼底。一头骡子在山间踽踽而行,没有赶驴人,也没有任何同伴。这便是希腊,一个你不曾见过的希腊,与世隔绝,静谧安宁,美得近乎不真实。

 

    尽管没有任何公共交通工具,贴心的酒店老板仍会将你一路送至山脚的海滩;尽管服务水准无可挑剔甚至超出期待,他们仍会习惯性地道歉。或许是希腊人一贯的妥帖周到,让你感觉似乎回到了无忧无虑的童年时代。当鱼儿在脚下欢跳,夕阳自崖顶投下金晖,一切的烦恼皆化为泡影,又有谁会在乎明天的飞机能否准时起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