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葡萄牙和希腊的新问题

葡萄牙和希腊的新问题

  • 来源:华夏时报
  • 发布日期:2013-07-06
  • 浏览数:564

   

    日前,一场因为多年的经济紧缩以及不断黯淡的经济前景而引发的分裂危机正在侵扰葡萄牙,这使总理科埃略领导的联合政府前途未卜。这场政治上的动荡不光令金融市场发生动荡,同时也激起了外界对于葡萄牙是否有能力从长期以来的萎靡中走出来的怀疑。如果在这场政治危机中,葡萄牙现在的联合执政政府最终解散,那么将威胁到其是否能够完成2011年与欧洲以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达成的780亿欧元救助计划的相关协定。与此同时,深陷欧债泥潭的希腊也再次传出坏消息,如果希腊不能达成“三驾马车”的借款要求,接下来对希腊的救助注资计划将面临触礁。

 

    已维持10个月的欧债平静状态,被瞬间打破。

 

    葡萄牙的政治周旋

 

    细观葡萄牙的这场政治动荡全局,不断恶化的经济形势并不是这场危机的真正诱因,政治上的周旋伎俩才是这场危机背后真实的原因所在。毫无疑问,由于持续的紧缩而引发的经济恶化已经在葡萄牙有所体现,经济增长的预期不断被调低,失业率不断攀升,这些都是经济恶化的集中表现。确实,这些因素也都是刚辞职不久的葡萄牙财政部长加斯帕(Vitor Gaspar)在7月1日递交的辞职信中所反复强调的他辞职的原因。加斯帕在辞职信中说,这样的失望让他作为财政部长的信任度大打了折扣。

 

    对于葡萄牙的联合政府来说,目前最为基本的政治逻辑是——现在“忍气吞声”,然后期待即将在2015年年中或者年底举行的大选之前经济能够有所恢复。联合政府深知,如果由于联合政府内部的分裂,而提前举行大选,将无异于把胜利拱手让给与其对立的中左社会党人。欧盟委员会、欧洲央行以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这三驾马车也同样希望现在的联合政府能够持续下去。然而,随着经济恢复的前景变得越来越黯淡,联合政府面临的政治上的压力似乎已经提前到来了。

 

    毫无疑问,葡萄牙总理科埃略所在的联合政府中的最大党——社会民主党,会一直追随三驾马车的紧缩路线到底。然而,对于同在执政联盟中,由波塔斯领导的小党——民主和社会中心党来说,他们已经开始感受到了阵阵寒意。民主和社会中心党担心如此下去,即将在9月份到来的地方选举中,民主和社会中心党会面临失利的风险。因此,波塔斯要求总理科埃略作出一定的政治牺牲,这个牺牲就是7月1日财政部长加斯帕的主动辞职。

 

    科埃略随后任命了原财政部高级官员阿尔布克尔克接替加斯帕出任财长。科埃略的这一选择受到了他的欧洲伙伴以及欧盟经济与货币事务专员 Olli Rehn的称赞,他们认为这样的选择体现出了一定的连续性。不幸的是,这样的延续性对于科埃略的政党来说,其实是弥补了加斯帕辞职所带来的损失,在政治上,波塔斯领导的民主和社会中心党并没有捞到任何实质性的好处。

 

    此种情形下,波塔斯进一步紧逼,自己也提出了辞职。目前为止,科埃略并没有接受波塔斯的离职申请。值得注意的是,波塔斯并没有把他领导的民主和社会中心党从联合政府中抽离出来,这就反映出波塔斯也并不想提前举行大选。他的真实目的是想从科埃略那里获得更多的让步,这也就使得这种政治上的动荡变得不可避免。

 

    事情的发展很可能是科埃略在随后的时间里会接受波塔斯的要求,波塔斯所领导的民主和社会中心党甚至也有可能会获得葡萄牙政府财政部长的职位。接下来,科埃略的社会民主党将继续作为联合政府中的最大党,波塔斯的民主和社会中心党也将继续就事论事地支持最大党。这样的情形其实跟希腊最近上演的政治动荡也颇为类似。在希腊,执政联盟中的最小党虽然退出了执政联盟,但是却宣称继续支持联合政府。希腊和葡萄牙的政治背景其实非常类似,政治联盟中小党都想摆出一副反对三驾马车倡导的紧缩路线的面孔,但与此同时又极力避免因为执政联盟的破裂而导致的大选提前。

 

    实际上,波塔斯其实不是在和科埃略就经济政策进行商讨,而是在跟三驾马车进行讨价还价。但是,三驾马车是不可能有心情就葡萄牙的紧缩政策以及经济结构调整做出任何让步——葡萄牙最基本的经济现实是经济已经崩溃。但是葡萄牙政府的债券更多是被葡萄牙国内的债权人所持有,这也就使得任何的拖欠的威胁都不是国家主权债务的威胁。葡萄牙的经济结构早就已经千疮百孔,以至于其实早在危机爆发之前,葡萄牙的经济就停止了增长。1999年到2008年,葡萄牙的经济增长只有每年不到1个百分点的增长水平,在此种情形下,经济结构的调整以及危机其实早就都是不可避免的。波塔斯在政治上玩的伎俩以及民主和社会中心党的投机主义根本不可能改变葡萄牙的这些现实。

 

    在葡萄牙,只有总统有权力解散议会,然后召集新的选举。葡萄牙的现任总统卡瓦科·席尔瓦是葡萄牙以至于欧洲都是极富经验的政治家。他拥有着经济学的博士学位,曾经在1985年至1995年的十年间担任过葡萄牙的总理。对于葡萄牙现在的形势,他有着非常清晰的认识。根据目前的民调显示,葡萄牙的中左社会党并不太可能立即在大选中获得完全的绝对多数。新的选举的结果可能只是延长了葡萄牙这种政治上的不确定性,而并不能产生出一个具有说服力和信任度的新的政府。因此,现在的情形下,总统卡瓦科·席尔瓦召集新的选举的可能性并不大。

 

    希腊翘尾

 

    如果说,葡萄牙的政治波动只是欧债背景下一场看似凶险的政治游戏,那希腊目前的情形才是在真正地搅动着欧债近10个月努力维持的相对的平静。

 

    从2010年5月开始,希腊几乎就一直是仰仗着紧急贷款才得以勉强避免着沉没的厄运。

 

    根据计划,原定在2014年年底前,希腊将收到2400亿欧元的救助资金。接下来最新的一笔救助款是剩余救助资金中最后一批大额现金救助的一部分。希腊本应在这个月月中完成与三驾马车就这笔纾困注资的谈判,以保证能够在8月其22亿欧元的债券到期之前,拿到这笔数目不菲的救助收入。

 

    但是,现在的问题是,作为救助方的三驾马车对于希腊政府一直以来在减少公共领域支出的努力感到越来越不满意。一方面希腊对于在2012年之前裁撤15000个公务人员的许诺可谓是基本食言。另一方面,按照规定,希腊本应在6月30日之前完成安置12500名国有企业员工的“流动性计划”,然而时至今日,再也没有能够得到完成。与此同时,让三驾马车感到更为不满的是希腊之前承诺的通过私有化公共资产从而筹集34亿美元的承诺也基本跳票。

 

    此种情况下,为了避免自己定下的规矩被一再打破,三驾马车非常有可能停止对希腊的进一步纾困。

 

    其实,对于希腊政府在三驾马车要求的紧缩路线上的连续的“不听话”并没有什么惊奇可言。在希腊,每一次失业率报告出来,都会伴随着一个新的不得不被抬高的失业率目标。2013年3月,希腊的失业率达到了26.8%,这一数字比同期的2012年3月整整高出4.5个百分点。而希腊的经济也在以每年5.4个百分点的节奏经历着萎缩。按照这种节奏,对于一个在2027年就业率将彻底被打到零,经济增长也或将紧跟其后在2029年面临极端窘境的国家来说,紧缩带来的改变又能有多大。

 

    多年以来,IMF都一直在预测希腊的经济将得到恢复,并且在“明年”将迎来增长,但是不幸的是,这个所谓的“明年”一直也没能到来。

 

    对于三驾马车不断提出的紧缩要求,希腊似乎就像一次又一次疯狂地坐上了紧缩的“云霄飞车”,而孱弱的希腊随时有可能在 “飞车”还没有到达目的地时就出现侧翻。(梁婷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