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希腊的目标:2014年走出经济衰退

希腊的目标:2014年走出经济衰退

  •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 发布日期:2013-06-13
  • 浏览数:382

 

    专访希腊发展、竞争力、基础设施、交通与网络部部长哈齐达基斯

 

    希腊政府的目标是在2014年走出经济衰退,并重返债券市场。这些任务无疑是艰巨的

 

    “中国的高楼大厦,尤其是上海这座生机勃勃的城市,发展速度之快令我印象非常深刻。”希腊发展、竞争力、基础设施、交通与网络部部长科斯蒂斯·哈齐达基斯(Kostis Hatzidakis)在上海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专访时表示。

 

    不久前,希腊总理安东尼斯·萨马拉斯成功地结束了访华之行。在萨马拉斯领导的新一届联合政府中,哈齐达基斯肩负着提高竞争力和结构性改革的重任,而他的首要目标就是让希腊成为“商业友好型”国家。

 

    尽管希腊新一届政府在过去一年取得了卓越的成绩,击退了市场对“希腊退欧”(Grexit,希腊离开的缩写)的担忧,但在遭受将近三年半之久的债务危机重创后,希腊仍然面临着连续六年陷入经济衰退、失业率高达27%的严酷现实。希腊政府的目标是在2014年走出经济衰退,并重返债券市场。这些任务无疑是艰巨的。

 

    “我是一名战士,这是一场战役,我唯一的选择就是胜利。” 哈齐达基斯说。在他看来,希腊不仅要进行财政政策调整,同时也需要进行结构性改革让希腊变得更有竞争力和吸引力。他相信,只要希腊坚持改革,不断给世界带来“惊喜”,就一定能够成功。

 

    哈齐达基斯还坚定地相信,希腊能够成为中国通往欧洲的门户,为中国进入欧洲市场发挥重要且战略性的作用。“基础设施建设是双方集中精力能够取得切实成果的领域,但双方合作绝不限于基础设施领域。”他说。

 

    将“繁文缛节”变为“红地毯”

 

    第一财经日报:“竞争力”是欧元区危机以来的讨论焦点之一,但有人认为不应该再强调竞争力问题。在你看来,为何竞争力仍然是重要的?

 

    哈齐达基斯:竞争力很重要,因为我们生活在一个竞争环境中。如果要在这个环境里生存并成功,就必须要有竞争力。当然,这可以有很多种方式,在一些社会中,劳动力是一个重要因素,在其他社会中,需要结合劳动力与一些其他优势,例如创新、基础设施、地理位置等因素。对希腊而言,我们为两件事情付出了沉重代价:一是公共债务庞大,二是竞争力低下。这也是为何我们试图同时做出两方面的努力:一方面是财政政策调整,另一方面是结构性改革,旨在解决竞争力问题。

 

    日报:但我们知道结构性改革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奏效。与此同时,希腊在过去几年已经将工资水平降低了13%左右,这是非常痛苦的,也让民众产生了很大的抵触情绪。

 

    哈齐达基斯:希腊政府和希腊人民都感到痛苦。希腊人民的努力是英勇的,因为希腊已经连续六年陷入经济衰退。为了紧缩财政,我们的GDP已经下降了20%~25%。这也使结构性改革变得更加重要,因为仅仅财政调整是不足以让希腊变得更有吸引力的。这就意味着,希腊必须制定一项商业计划。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我们必须改变经济,从用“繁文缛节”(red tape)去对待投资者转变为用“红地毯”(red carpet)来迎接投资者。这就需要减少官僚主义、开放市场、减少国家干预、加大私有化。这是希腊政府正在努力的,我们必须在未来几个月内去做这些过去几年里没做的事情。但我们知道,这是一个历史性的时刻。我们没有其他选择,唯一的选择就是成功。

 

    日报:所以希腊结构性改革的重任是你所领导部门的核心任务。

 

    哈齐达基斯:财政部的主要责任是财政调整,发展部的主要责任是提高竞争力和结构性改革。这就是为何我们正竭尽全力来实现目标,光说不做是无效的,我们必须实现有形成果。

 

    日报:我们了解到,希腊已经在减少繁文缛节方面取得了积极进展。例如,过去在注册一些海运货物时最长可能需要8个月左右,但如今已经减少到了仅仅需要几天。这还得归功于你们发展部。

 

    哈齐达基斯:最近,我们议会通过了一项新的投资法。这项法律包括了建立一个新的中央执照发放机构,旨在为潜在投资者节约时间。同时,这项法律还包括了新的投资者自我评估过程,以防公共管理部门未能及时给予回应,这样可以便于投资者推进注册过程。此外,为了吸引国外投资,我们对前来希腊购买价值25万欧元及以上房产的投资者给予5年期的临时签证。

 

    日报:对于消除希腊投资的“繁文缛节”,你们是否有一些具体措施?

 

    哈齐达基斯:我们已经大幅简化了各类企业的注册设立手续。根据希腊商业界的建议,我们已经简化了注册环境,而且还在继续努力中。我们已经设定了具体目标和时间表。例如,我们与世界银行进行了多项合作,其中一项就是物流部门。因为我们相信,希腊能够成为区域物流中心,我们与世行一起合作试图进一步简化商业注册程序。我们的目标是,2013年同时完成私有化和结构性改革。

 

    2014年走出经济衰退

 

    日报:欧盟预测希腊2014年能够实现0.6%的经济增长。你认为希腊明年能否实现经济增长?

 

    哈齐达基斯:我们的目标是,让2013年成为希腊经济衰退的最后一年。当然,这取决于很多变量,例如世界经济发展等。但我们相信,如果世界经济不出现意外的负面发展,如果我们能够全面行动,不断让市场“惊喜”,我们一定会成功。明年将是我们在连续六年陷入经济衰退后实现经济增长的第一年。

 

    日报:经济实现增长的同时,是否还会伴随着高失业率?尤其是青年的失业率居高不下?

 

    哈齐达基斯:这是我们的关键问题,也是经济持续衰退的后果。我们的失业率相当高,目前已达到27%,其中60%的失业人口是青年。因此,我们最基本的目标就是解决这个问题,而唯一的解决方式就是通过私人投资,因为希腊的公共部门已经无法再创造出新的就业岗位。这也是为何我们必须持续开放私人投资,无论是来自国内还是国外的投资。我们的首要目标就是让希腊成为“商业友好型”国家。这是度过危机、实现社会凝聚力目标的唯一方法。我们唯一的选择就是成功。

 

    日报:在希腊之后接受欧盟与IMF救助的爱尔兰和葡萄牙,在这几年中似乎比希腊取得了更多财政调整方面的进展。为何希腊的情况看上去更糟糕?

 

    哈齐达基斯:首先,希腊和这两个国家的起点不同。我们的起点要糟糕得多,因为我们需要弥补的财政鸿沟要大得多;其次,由于我们的救助计划大刀阔斧,刚开始的时候我们在满足财政调整目标上面临很多困难。如果看一下我们与“三驾马车”(欧盟、欧洲央行和IMF)最初制定的目标,我们刚开始很难达到这些目标。如今,我们正在加速前进,努力弥补这些丢失的时间。这就是为何我们今年一季度已经实现了基本预算盈余,并且我们会致力于继续保持基本预算盈余,因为这不仅会对经济有好处,还会对市场心理产生积极影响。

 

    日报:过去我们过于强调紧缩,如今开始更关注增长。你认为这种转变是否来得太晚了?

 

    哈齐达基斯:过去几年里,我们给世界、给市场和投资者带来不好的印象。我们现在的目标是带来“惊喜”。如果和一年前相比,甚至和去年希腊大选刚刚结束的时候相比,你会看到,本届政府成功做到了三件事:第一,创造了政治稳定的环境;第二,扼杀了“希腊退出欧元区”(Grexit)的可能性,如今我们在欧元区的地位很牢固;第三,希腊银行业资本重组即将完成。由于我们的公共债务问题,银行业也受到了负面影响,但现在已接近完成注资。这是本届政府的三大成就,也是我们试图重塑信心与信任的坚实基础。我认为,现在我们可以感到更加乐观。这一点得到了各界认可,包括市场的认可,希腊的国债收益率已大幅下滑。除此以外,投资者也开始研究投资希腊的可能性。政府的目标是将这场危机转变为机遇,不仅是投资者的机遇,也是希腊人民的机遇。

 

    日报:从长期目标来看,你是否有信心希腊能够实现在2020年将债务占GDP比率降低到124%、2022年进一步降低到110%的目标?

 

    哈齐达基斯:根据我们与“三驾马车”的最新协议,在去年11月的协议外,还有另外一项条款,即如果我们能够实现基本预算盈余,他们会对希腊债务比率进行重新评估。所以,为此我们必须成功,必须实现计划目标。我们的唯一出路就是做好自己的功课。

 

    日报:你认为希腊是否能在2014年重返国债市场?

 

    哈齐达基斯:我们会拭目以待。我们相信,如果我们不断做出成果、继续做到建设性和有效率,不断带来“惊喜”,这些都会逐渐在我们经济的方方面面反映出来。我们知道,目前阶段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做出成果。不仅要承诺,还要采取行动。我们通过的这项投资法非常重要,这能够使得希腊对投资者更有吸引力。

 

    中希合作:不限于基础设施

 

    日报:你们在私有化计划上似乎遇到了一些挫折,不久前降低了私有化收入的目标。

 

    哈齐达基斯:现在的环境还很艰难。如果你的银行业不能良好运作,资本流动性不够好, 投资者要参与到私有化项目中就很难,例如获得融资等问题。然而,尽管面临这些障碍,最近我们迎来了第一个好消息,就是我们的国有博彩公司(注:OPAP),现在我们正继续在谈国有天然气公司。到目前为止,我们有关国有企业和房地产的私有化计划是全世界最具雄心的。

 

    日报:你对中国投资希腊有何期待?

 

    哈齐达基斯:我们坚定地相信,由于希腊在战略上的重要性,尤其是其地理位置,能够成为中国通往欧洲的门户。我们相信,希腊能够为中国进入欧洲市场发挥重要且战略性的角色。我们有着成功的合作,例如中国远洋控股股份有限公司(COSCO)入股希腊港口Piraeus。我们坚信,在过去成功合作的基础上,我们能更上一层楼, 比如说通过跟COSCO 的合作我们可以跟其他国家企业(比如HP惠普)合作。当然,我们的招标程序要符合与“三驾马车”的协议,但我认为,像港口、机场、铁路这样的项目也能够吸引中方投资。

 

    日报:希腊新一届政府为希腊打开了全新的篇章,通过结构性改革促进竞争力,帮助希腊走向经济增长。在你看来,过去三年里希腊面临的最艰难的时刻是什么?

 

    哈齐达基斯:过去几年,希腊不得不行驶在一条颠簸的道路上。我们不得不大幅削减支出,这意味着大幅削减了工资和养老金、增加税收,改变了很多职业状态。这是极度困难的,引发了很多政治与社会问题。但实际上,在大选之后,整体环境变好了。这其中的基本原因是,首先,我们有一个联合政府,在希腊传统看来这是具有创新性的;第二,政府是成功的,尤其是与“三驾马车”达成了新协议;第三,我相信,尽管救助计划是痛苦的,但我们看到了胜利的曙光,看到了切实的变化。

 

    日报:对你个人而言,最艰难的时刻又是什么?

 

    哈齐达基斯:每一天都是艰难的时刻。我的感觉是,我是一名战士,这是一场战役,我唯一的选择就是胜利。这也是希腊总理所坚信的。这并不是希腊现代历史上的第一次危机,过去我们能够成功渡过难关,尽管我们国家并不大,但我们拥有历史自豪感,我们在很多活动上都很成功,例如海运,我们就是世界第一。如果我们能在一些领域取得成功,为什么不能在财政调整和国家竞争力上取得同样的成功?我坚信我们能够做到,而且我们会向世界证明这一点。

 

    日报:你想对中国潜在投资者说些什么?

 

    哈齐达基斯:尽管中希两国之间距离遥远,但过去我们两国关系从未发生过问题,而且我们双方都感到,中希两国都是历史悠久的国家,是历史悠久的民族。我们认为,中国太重要了以至于无法忽视。考虑到与COSCO以及其他中国企业的成功合作,我们未来一定能在此基础上进一步扩大投资。我们相信,基础设施建设是双方集中精力能够取得切实成果的领域,但双方合作绝不限于基础设施领域。

  

    (杨燕青 严婷 宋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