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希腊经济正在复苏似乎言之过早

希腊经济正在复苏似乎言之过早

  • 来源:汇通网
  • 发布日期:2013-06-11
  • 浏览数:506

 

    希腊的企业正在从低迷之势中苏醒过来;久违的打钻和锤击声又再度从雅典工地上传出,人们在银行安静地排队等着存钱,而不再是恐慌挤兑。

 

    不过,希腊政府宣布经济正在复苏,似乎有些言之过早。因为数据暗示经济处于停滞状态,而不是实现债务目标及降低高企失业率所需的强劲增长。

 

    家具生产商Nikos Papadopoulos表示:“的确,电话又开始响了起来,但还没有人下订单。”

 

    无疑,市场正愈加乐观地认为,希腊可以摆脱经济急剧恶化的态势。

 

    有关“希腊发生债务无序违约且被迫退出欧元区的”传闻也已不复存在。现在希腊总理萨马拉斯谈论的是“希腊经济复苏”,强调该国公债收益率的降低,以及他的预算政策受到了国外贷款机构的赞赏。

 

    人气的改变比经济基本面更明显,该国经济衰退已经持续第六年,失业率接近27%,接近三分之二的希腊年轻人没有工作。

 

    经济信心改善,债券收益率下降,以及股市反弹更多的是反映放松情绪,认为希腊避免了违约,而不是经济持续复苏的前景。

 

    欧盟(EU)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主管希腊事务的官员现表扬希腊达到减赤目标,但用来达到这些目标的办法,可能是以未来增长为代价。

 

    对于萨马拉斯所有有关“成功故事”的言论,各种迹象都显示接受两次救援的希腊经济债务负担要进一步减轻,才能自立自强。

 

    法兰克福德国商业银行(Commerzbank)经济分析师Christoph Weil称:“我非常审慎地看待成功故事的说法,经济在某个时候触底是很正常的,但若想要持续复苏,希腊需要真正贯彻改革,进一步减轻债务负担。”

 

    上个月公布的经济信心数据跃升至五年高位,但仍低于复苏水平。

 

    Angelos Tsakanikas分析师称:“严重的悲观情绪在缓解,但尚未出现乐观情绪。”该公司IOBE研究机构编撰上述信心数据。

 

    Berenberg Bank上周在一份研究报告中称,目前经济信心水平与迟滞的国内生产总值(GDP)相符。

 

    经济分析师称,提供帮助者目前预测的2014年希腊国内生产总值增长0.6%是符合实际的。但若要提升其债务负担能力,2015-2021年间每年经济成长率应达到3%,而上述预估远低于此一水准。

 

    今年年底时希腊债务与GDP之比料在175%以上,远高于要求其在2020年达到的124%的水平。

 

    要实现这一目标不仅要靠减赤,还需要通过出售国有资产获得资金偿还债务。这一方面进展不是很好。

 

    所有迹象都预示,希腊债务将进一步减计。

 

    由于希腊债务现主要为救援贷款,这可能意味着多数减计是针对欧元区伙伴国政府。这将深受德国选民的反对,而在9月大选前,德国对此的反对不大可能软化。

 

    原地踏步

 

    尽管国际金主强制要求进行一系列改革调低薪资并增强企业竞争力,但出口、投资和旅游这三大本应推动希腊经济复苏的产业却尚未显现出清晰的改善迹象。

 

    第一季旅游业收入按年下降3.7%,让假日季收入喜人的预期落空。该国央行数据显示,非石油商品出口走势震荡,3月出口按年减少6.5%。

 

    企业抱怨政府通过增税来实现预算目标的作法打压了投资,并侵蚀了出口商的竞争地位。

 

    现金短缺的希腊银行业减少向企业发放贷款,或收取每年高达10%的利息,导致企业难以筹得资金用以投资或出口,从而打击经济增长。

 

    当地银行将在今年夏天为获得援助进行资本重组,但若期望在这之后银行将恢复放款可能会事与愿违,因为银行一般要等到经济增长后才会扩大放贷。央行在一份报告中指出:“资本重组只是重建银行信贷的一个起点……要实现这一点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而且不一定会成功。”

 

    表象优于内在

 

    雅典政府决心今年实现基本预算盈余,以取得减轻债务负担的资格。希腊实现预算目标的表现超前,1-5月赤字仅为目标缺口的四分之一。基本预算盈余当中不包含庞大的偿还债务数额。

 

    但这当中有部分是以牺牲未来经济成长为代价。财政部数据显示,额外节约出来的资金中,有三分之二是来自于削减公共投资支出和退税。

 

    然而与此形成对照的是,总税收比目标低5.62亿欧元,反映出经济衰退严重,且打击逃税的行动迟迟未能成功。

 

    过早讨论“希腊经济复苏”(Greekovery)可能会引燃自满情绪,减缓改革动力,但希腊仍然需要通过打破垄断及既得利益等改革来整顿经济。

 

    政治分析师John Loulis说:“政府变得愈发傲慢。他们认为复苏势头要大于其真实情况。”他仍对希腊经济持悲观态度。

 

    他指出:“比较好的状况就是希腊经济蹒跚前行,长达数年。在当前的体制下,很难令希腊经济增长率达到能够压低债务规模所需的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