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斯皮纳龙格:一座有故事的孤岛

斯皮纳龙格:一座有故事的孤岛

  • 作者:海生
  • 来源:中希时报/希中网
  • 发布日期:2013-06-04
  • 浏览数:976


    【爱琴海生记

 

    本报编辑部很荣幸地邀请到常驻希腊的知名媒体人士海生撰写专栏。从本期起,她将从希腊的旅游、文化、社会等方面与读者分享所见所闻。作为专栏首期,她为我们带来“斯皮纳龙格:一座有故事的孤岛”。

   

 

 

    斯皮纳龙格,这个对大多数人来说陌生的地名,一般很难会被纳入人们希腊之行的日程上。


    而这个因战略位置重要曾在无数战乱中成为最坚固堡垒的海中小岛,之所以再次逐渐进入人们视野,并让人心有牵绊的大多是因 为20世纪初长达半个多世纪成为麻风病人隔离区的那段尘封往事和一本以之为背景讲述四代人生命悲欢的名为《岛》的小说。 许多人在看完小说后会禁不住问,那些鲜活的人和事是否真的存在过?带着同样的疑问和追寻,笔者一路寻迹而来,探访这个藏着无数故事的孤岛。

 

 

 

 

     寻迹而来

 
     斯皮纳龙格,位于希腊最大岛屿克里特岛中南部。一路从雅典坐飞机抵达克里特伊拉克里翁后,又马不停蹄地坐上空调大巴向克里特东部的小城圣尼可拉斯的伊龙达湾进发。  巴士沿着克里特岛东北部海岸线海前行,透过大巴玻璃窗看到那成片深绿色的橄榄树林与再前方一簇簇散落于沿海一带红顶白房的小村落,再远处是一望无际蓝色的爱琴海,这样层次分明,令人心旷神怡的美景直到大巴转入山道才停止。从中部首府伊拉克里翁到小城圣尼可拉斯再到伊龙达,路越来越窄,但却越来越深入岛上村落的核心,看到的东西越来越具体而细微。海岛常见的玫红色的三角梅时不时地从居民家的白色院墙伸出一大片,三三两两地老人做在家门口或咖啡店门口的木椅上,看着马路上来来往往穿行的一切,淡定自若。大概1个半小时后,巴士驶入一个热闹繁华的小港湾,码头停满了大大小小的游艇,伊龙达湾到了。 


    从伊龙达湾到布拉卡沿途,一边是海湾,一边是依山而建的许多高档的度假村,不少自带私家码头,因此一路上都可见大大小小的渔船。而当我再抬头把视线拉远,发现前方离海岸线不远处,一座略微呈暗黄色的小岛 矗立海湾中心, 就这样在离我大概还有5公里海滨路的时候,走入了我的眼帘。我知道那就是斯皮纳龙格,本次旅行的目的地。
   

    从斯皮纳龙格进入视线的那一刻起,目光就无法再移向别处。我不经意地想到,这个从目测来看,显得并不那么遥远的小岛,竟然曾在某一段时间里,成为有些人与人及这个世界之间最绝望,最遥不可及的距离。

 

 

 

    故事的起点
 

    大约再过了10分钟之后,巴士终于抵达布拉卡,这里是离斯皮纳龙格最近的一个码头,是《岛》小说里故事发生的源头,克丽思探访母亲身世,揭开那段尘封岁月的起点。 在20世纪初到中期,布拉卡曾是作为斯皮纳龙格麻风病人隔离区的补及中心中转站。大多数病人以及所需的医药物资都是从各个地方汇集在此,然后通过渔船送到岛上。

 

    而今,布拉卡码头也成为了接待游客的中转站。沿岸不长的街道仍保留着当时的建筑,两边分别开了四家希腊餐馆,其中正对码头这家餐馆主人也经营轮渡,负责运送上岛的游客。

   

    岸边不到50米长的码头是用石块堆砌而成的堤坝,这里曾是许多麻风疯人与之前生活告别的最后一站,有多少悲欢离合曾在这里上演。站在堤坝最前端,第一次直面正前方的斯皮纳龙格岛。它依然是肃然沉寂,但是岛上修于16世纪的威尼斯要塞城墙的遗迹清晰可见,而这其中间或加杂着一两幢破损的现代房屋建筑更是因为它们带来的遐想而令这座孤立的小岛添加了许多鲜活的生命印记。另一个十分引人注目的是小岛不高的山顶插着有大约十面黑色的旗帜,这是唯一一次在小岛上看到没有插蓝白色的希腊国旗。我问码头即将带我们过去的船夫,从他那带有浓重希腊口音的英语中简单蹦出的几个单词,我大致明白这些黑色的旗帜是来自当年的麻风病人抗议政府没能为他们提供所需的物资以及改善岛上的生活条件。尽管这些黑色的旗帜更是给小岛增添了几分沉郁,但是这样强烈的表达方式或多或少也能让人感受到那些病人心中对于追求平等的生活权利强烈的渴求。

 

 

 

 

    故事的发生 

 
    随着船夫的一声吆喝,我上了船。大约十分钟后,船一点点靠近斯皮纳龙格东侧的码头,一个十多米高,反光镜面材质的巨大的十字架非常醒目地躺立在城墙正面,太阳光反射下直逼人心。 在城墙的左侧我发现了小说里常常描述的那个洞穴入口, 如今通道的两边 装有反射镜,每隔一步长都装有一个白色十字架,这个原本狭窄阴暗的洞穴在反射下形成多维空间,并显得神圣。经过的人仿佛是在接受一种仪式型的洗礼。

 

    穿出洞穴,就正式进入当年的麻风病隔离区。 从眼前所看到的一切更像是进入了一个小村落。 街道不太宽,两边的芭蕉树有些干枯,树荫下座落着一些低矮的两层楼房。顺着街道往前走,可以看到有些房屋旧舍变成了残墙破瓦,但从废墟的结构和规模看,这里曾经有过很系统的生活。在一些遗残缺的木质门框上还写有号码, 窗台旁边贴着一张张白底黑原点的标致,每一家门户后面都曾有着一个个鲜活生命的存在。 另外一些房屋的前院还有两到三平米空地,从那些还残留的枯枝,可以看得出这里曾是一个开满鲜花的小花园。再往里走,有一条色彩相对明亮,建筑规整的小街。从这些保存相对完好的门面的风格来看,应该是一条主要的商业街。 目前,这些店铺里其中有几间被用来做为展览室,分别陈列斯皮纳龙格岛曾在16到18世纪作为威尼斯人与土耳其人要塞的历史,以及20世纪初长达半个世纪作为欧洲最后一个麻风病人隔离区的故事。

 

    从那条街继续向前,走上杂草丛生的小路。现代建筑逐渐消失,取尔代之的是威尼斯人修建的坚固城墙。偶尔经过一个城墙口,看到紧锁的铁栏门将蓝色的大海与对岸的大陆分隔,阳光映射的影子打在墙上,一股强烈的囚禁感袭来。在战争中这是安全的防门,但在隔离时期它曾令多少麻风病人感到孤立与绝望。顺着小路上坡,会经过一幢白色的教堂和一幢三层楼高的废弃的建筑,按条件判断应该是医院。这是两个当年最能让麻风病人感到些许安慰与释放的地方。绕过医院继续沿着山路走,来到岛的另一半,这边除了又一幢白色小教堂几乎再没有其它建筑。一路沿海的城墙及两个要塞堡垒与远处的半岛隔海相望,使这里的荒芜人烟显得更加孤寂。

 

    就在快绕岛一圈回到码头方向时,又沿着一条上山的路爬到山顶。走到这片威尼斯城墙保存得最为完整的一部分最高处,这里与对面的伊龙达湾遥遥相望。一个女人双臂残缺的妇女模型被放置在从城墙中心伸出的一个长杆上,这项最近一个月在斯皮纳龙格岛上进行的展示不禁让人们联想到当年那些因承受不了病痛折磨和精神崩溃选择在此了断自己生命的病人。而在城墙的右下方有一片隔成一块块的空地,面朝布拉卡,那里是当年的墓地,但却没有立一个墓碑。

 

    后来我爬上了岛的最高处,那十面黑色抗议旗帜在海风里被吹得呼呼作响。坐在断壁残垣间, 看到对面不远处的布拉卡码头,如此近在咫尺,而对于当年的麻风病人来说,这看得见却无法触及的距离带来的才是终极的痛苦与绝望。然而回想这一路走来看到的一切,那些散布在村落里充满生活气息的细节,那些规划良好的街道及门面还有这夺目的抗议方式,却又在告诉我这里不仅仅承载病痛的悲伤与放逐后的卑贱挣扎,这里也有人们对生活的渴望与追求。

 

 

 

 

    尾声


    这个被世界隔绝的岛屿曾自成一个小社会,在这里,那些在外界受歧视的人再次变得平等,在某种程度上来说,这里不是他们的生活的终结,而是新生命的开端。因为真正的孤独是置身于一个不被理解的世界,而真正的自由是心灵的解放。

 

 

 

【本文由希中网独家授权刊登,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刊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