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希腊复兴新形象:中国投资成希“能量泵”

希腊复兴新形象:中国投资成希“能量泵”

  •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 发布日期:2013-05-25
  • 浏览数:560

 

    对于希腊总理安东尼斯·萨马拉斯刚结束的访华之行,希腊政府内部人士给出的评价是:“绝对的成功”。

 

    就在希腊代表团访华前夕,惠誉将希腊主权评级以及货币评级均由CCC提高至B-,这无疑是一个重大利好——在亲身面对中国潜在投资者的这一关键时刻,市场信心的上升让萨马拉斯底气更足。

 

    中国投资一直是希腊渴望吸纳以助力其私有化进程的“能量泵”。但这一被称为二战以来世界最大的私有化进程坎坷不断,希腊政府的雄心已经再三下落,降至最初预期的一半。

 

    中国送出“大礼包”

 

    此次访华萨马拉斯收到了不少“大礼包”,两国友好的外交词藻还仅是礼包上的美丽缎带,让希腊代表团喜笑颜开的还有礼包中的实际内容:一些实打实的合作已经开启了可能性。

 

    据希腊官方媒体雅典新闻社报道,希腊政府人士称中国铁路企业与中远集团都有意参与希腊铁路公司TrainOSE的私有化,这家希腊铁路公司一直都是数家欧洲铁路公司的竞逐对象。同时,中国投资者也对雅典国际机场和其他地区的机场颇感兴趣。

 

    希腊代表团在此次访华中同时拜访了华为和中兴等企业,后两者都表示了对在希腊建立研究设备中心和物流中心的兴趣。还有一些中国企业对克里特岛上的一些旅游地产十分关注,在这方面,希腊还将通过中国的电视频道宣传以进一步吸引中国游客。

 

    雅典新闻社的另一篇报道还提及,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已经和希腊Paragon航运公司签署了一项价值6900万美元的贷款协议,为后者两条新集装箱船的建造提供了部分融资。

 

    希腊官员也强调了萨马拉斯和中国国家开发银行进行的会面“极端重要”,并称后者对进一步拓展中远在希腊比雷埃夫斯码头的投资以及雅典国际机场有特别兴趣。

 

    除了希望中方在基础设施领域投资之外——这一领域向来被认为是双方集中精力就能够取得切实成果的领域——萨马拉斯还提出了一系列更为广泛的合作建议。

 

    “希腊向中国的出口在去年增长了42%,尤其是在食品和饮料领域,出口翻了三番。这使中国从希腊货物进口国的第14名上升到了第10名……双方合作的机遇存在于更多的领域。”萨马拉斯在5月18日晚参加上海“希腊-中国商业论坛”时发表演讲称,他随后提及了一系列包括航运、旅游、纺织、烟草、食品饮料、高新科技在内的合作领域。

 

    不过,希腊官方人士也称,更重要的是合作可能性展现之后的后续发展。

 

    私有化进程频受挫

 

    对中国投资者强烈渴望的背后,是希腊国有资产私有化进程的频频受挫。

 

    私有化是欧盟对希腊救助协议的一部分。此前欧盟和IMF要求希腊在2019年前通过对国有资产私有化筹措500亿欧元资金,然而这一目标再三下调后已经降至在2020年达到250亿欧元。

 

    为了加速这一进程,目前希腊政府已经拿出了两块最具吸引力的资产——国有博彩公司OPAP和国家天然气公司DEPA的少数股权进行私有化。

 

    在解释私有化计划目标的下调时,随萨马拉斯一起访华的希腊发展、竞争力、基础设施、交通与网络部长科斯蒂斯·哈兹达基斯(Kostis Hatzidakis)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私有化计划上的一些挫折“缘于现在的环境还很艰难”。

 

    “如果你的银行业不能良好运作,投资者要参与到私有化项目中就很难,例如获得融资等问题。”哈兹达基斯说。

 

    “然而,尽管面临这些障碍,最近我们迎来了第一个好消息,就是我们的国有博彩(OPAP)公司(的私有化),现在我们正继续在谈国有天然气公司。目前为止,我们有关国有企业和房地产的私有化计划是全世界最具雄心的。”他说道。

 

    接受捷克私募股权财团艾玛德尔塔对希腊国有博彩公司OPAP提出的6.52亿欧元报价,是希腊延迟已久的出售国有资产进程中第一宗大规模的交易。不过,OPAP仅获得两份最终报价,最终成交价也处于希腊政府能够接受的价格区间最低位。

 

    哈兹达基斯还向记者称:“我们坚定地相信,由于希腊在战略上的重要性,尤其是其地理位置,能够成为中国通往欧洲的门户,但我们并无意与其他欧洲国家竞争。我们相信,希腊能够为中国进入欧洲市场发挥重要且战略性的作用。”

 

    “我们有着成功的合作,例如中国远洋控股股份有限公司(COSCO)入股希腊比雷埃夫港口……当然,我们的招标程序要符合与"三驾马车"(欧盟、欧洲央行和IMF)的协议,但我认为,像港口、机场、铁路这样的项目也能够吸引中方投资。”哈兹达基斯说。

 

    “私有化,我并不将其仅仅看作是一个单纯的资产出售,我将之看成是一项改革,是重建信誉、恢复增长、塑造希腊全球投资胜地的关键措施。”萨马拉斯也在上海的演讲中称。

 

    “复苏”代替“退欧”

 

    距离萨马拉斯带领新民主党赢得大选出任联合政府总理至今,已经几近一年。

 

    如果说去年那场悬胜暗示着当时希腊国内的巨大分歧,联合政府在过去一年中似乎正在逐渐弥合此种分歧,虽然反抗紧缩的罢工还在时不时地爆发,但政府削减预算的决定已经是板上钉钉。

 

    在回顾近期的成就时,萨马拉斯首先就提到了,希腊国内政治和社会的稳定“得到了保证”,“由三个党派构成联合政府,已经证明了是稳固而坚定的”。

 

    萨马拉斯还认为,希腊退出欧元区这个说法已经彻底告终,如今讨论的议题层面已由“希腊复苏”代替了“希腊退欧”。

 

    另外,希腊银行系统的充分资本化将会完成,这将提振对希腊银行系统的信心以及为企业创造更好的融资渠道,萨马拉斯说。

 

    在投资领域,新的法律正在出台,旨在以一站式服务机构来便利投资者;同时出台新的措施以改变不必要的拖延、官僚习气等。这些一直是此前希腊政府最让投资者心烦意乱的积弊所在。

 

    实际上,除了惠誉评级上调外,希腊在减赤和结构改革上也受到了国际债权人的肯定。欧盟委员会上周一即表示,希腊有望在今年和明年实现其财务目标。

 

    对于萨马拉斯而言,紧缩政策和刺激增长的难以协调依然像是一个魔咒。

 

    “紧缩政策是必要的,只有这样才能解决巨大的债务问题,”萨马拉斯在中国社科院发表演讲时提道,“然而我每天早上醒来首先想到的就是失业率。”

 

    当萨马拉斯于“希腊-中国商业论坛”再次详细地介绍28项正在进行的私有化项目时,一位已多次参加过类似希腊私有化项目推荐论坛的商人说:“有投资冲动,但冲动和预期之间还有很长的距离。”目前,除了中远和复星两大被希腊官员反复强调的案例之外,更多的中国商人似乎依然停留在观望阶段。(宋冰 严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