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北漂”的南欧青年

“北漂”的南欧青年

  • 来源:新浪财经
  • 发布日期:2013-04-10
  • 浏览数:574

 

 

居高不下的青年失业率已经成为欧盟新的社会问题(图片来源: 英国卫报)

 

 

    欧盟统计局上周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欧盟27国失业率触及10.9%,欧元区17国失业率创历史新高达到12%。排名榜首的希腊与西班牙的失业率纷纷突破26%,两国青年失业率高达58.4%及55.7%。毕业即失业,越来越多不愿“被啃老”的南欧年轻一代不得不背起行囊北上寻工。

 

    那些幸运的“北漂族”

 

    28岁,来自加泰罗尼亚的茱莉亚(Julia Rodriguez Salas)是布鲁塞尔众多西班牙“北漂一族”中的一员。她在Regus(雷格斯:全球最大办公场所提供商)布鲁塞尔办公室担任客服代表,还被幸运选中调至卢森堡办公室。

 

    根据欧盟统计局的资料,卢森堡的最低月工资为1801欧元(约人民币14400元)。能去欧元区内平均工资最高且个人所得税最低的卢森堡工作,意味着茱莉亚每月能多挣几百欧元。

 

    茱莉亚说西班牙人心中永远装着两件宝贝:一个是南边的太阳,另一个就是家庭。

 

    和说六门语言(西班牙语、葡萄牙语、意大利语、法语、英语、德语)的茱莉亚相比,大多数南欧年轻人甚至连北漂的机会都没有。

 

    “学校外语教育疏漏,很多毕业生都不会说英语或是法语。”茱莉亚坦言自己的幸运绝非偶然。很多西班牙青年既没语言优势,又不愿离开乡土,他们的遭遇显然就要“危机”得多。

 

    希腊女孩瑞塔(Drita Vogli)与朱莉娅的情况类似,她商科本科毕业时正赶上2008年经济危机爆发。英语成绩不错的瑞塔离开了希腊,来到了比利时并先后取得了两个硕士学位。即便如此,瑞塔依旧为能找在比利时找到一份工作马不停蹄。

 

    相比很多希腊毕业生的蹩脚英语,瑞塔除了自己的母语,还精通阿尔巴尼亚语、英语,为了找到工作,瑞塔又在比利时学了法语和荷兰语。

 

    “不知道有多少次简历被直接退回;不知道参加了多少考试,要获得一次面试机会都很难。”从研究到银行,再到现在的咨询顾问工作,瑞塔回忆自己的求职路,充满荆棘。

 

    “不过至少这里有公平的考试和面试,不像在希腊,不光政府腐败,行行业业处处充满腐败。”瑞塔介绍说“开后门”“走关系”让希腊仅剩的少量岗位都让“有资源”的毕业生给占据了,一般没有关系的孩子只能搬进父母的房子等着父母养。

 

    希腊还有个不成文的传统:父亲给孩子买房。这样的传统也无形中助长了“拼爹”风。

 

    “只要你爸爸给打个电话,你都不用投简历,更不用参加面试,直接上班就行。去医院看病也得给医生准备‘信封’,做什么都是有关系占先。”瑞塔批评腐败成风、严重不公正的社会加剧了希腊的经济危机。

 

    南欧人传统的重家庭观念让曾经下定决心不回希腊的瑞塔渐渐动摇。“我们漂泊在外的希腊人常常一起聚会。有谁回家,就让他给大伙捎货。”

 

    但瑞塔认为希腊民众对政府的失望让希腊经济重生雪上加霜。“老一代已经定型了,贪都贪成这样了,改不了。希望新一代政府官员能学习北欧的廉洁透明,或许这样希腊还有希望。”

 

    尴尬的南北差距

 

    欧盟的就业问题呈现明显南北两极化,同在欧元区,奥地利、德国、卢森堡三国的失业率仅为4.8%、5.4%、5.5%,而希腊和西班牙每四人中就有一人失业,青年群体更是每两人中就有一人无业。继当年欧盟东扩后的东欧劳工大批西涌后,经济危机下的欧洲又迎来了南民北迁潮,尤其是在家乡无工可做的青年毕业生。

 

    经济危机的地区差别、欧盟区域内悬殊的收入差距,让不少青年咬牙饮恨被迫离乡。然而,巨大的文化差异、悬殊的气候条件,北漂的日子,让生性恋家、有点阳光就灿烂的南欧人而言实属艰难。

 

    在西班牙,硕士毕业生应聘餐馆招待的事已屡见不鲜。即便如此,最低月工资仅有600欧元(约人民币4800元)对于在西班牙、马德里等高房租高物价的大城市打工的毕业生来说,根本连最基本的生活都保障不了。

 

    时限一年的失业保险也“保不了”完全没有存款的青年毕业生,借钱过日子成了无奈的选择。茱莉亚说:“即便你欠债,房子被银行没收了,你的债务还在。”护子心切的西班牙父母于是背起了孩子的债务。

 

    在西班牙,被迫“啃老”的青年们并不甘心情愿长期靠父母接济过日子。这群不愿离家又无工可做的青年没有完全放弃,天性乐观的西班牙人仍相信经济会好转。

 

    “我们需要外来投资来帮助我们,比如来自中国的投资者。”茱莉亚说自己学习汉语已有一段日子,为的是有朝一日能去中国工作或者回西班牙给中资企业工作。

 

    经济危机,越来越多的南欧年轻人开始学习汉语、日语。同茱莉亚一样,很多西班牙人奋斗的目标就是能存够钱给自己的下一代创造一个好的生活环境。而眼下,经济依旧萎靡的西班牙让他们实在想回却回不起。

 

    同茱莉亚一样,瑞塔现在也希望自己能在家乡经济好转后能回家。而比起西班牙缺少外资的窘迫,要挖掉希腊腐败的根实在难得更多。

 

    而西北欧就业市场并不能消化如此庞大的南欧求职军团,大批滞留的南欧青年毕业生或将成为欧盟一个新的社会问题。

 

    (本文作者:Katholieke Universiteit Leuven 欧洲研究硕士,兼任前欧洲议会议员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