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希腊悲剧 李六乙制造

希腊悲剧 李六乙制造

  • 来源:经济观察报
  • 发布日期:2013-04-04
  • 浏览数:424

 

    在北京“当代MOMA”的一处冷清的办公楼里,古希腊戏剧《俄狄浦斯王》的排练正在紧张地进行着。几个披着黑披风、穿着白袜子的小伙子在排练厅中间翻滚挪移,导演李六乙和北京人艺的老演员李士龙在一旁对词,演员卢芳风风火火地闯进来,男一号姚橹在边上坐着愣神,他发了一条微博说排练快要“累哭了”。过了一会儿,李六乙看见记者们陆续到场,抄起一个大糖罐子递到记者面前,“来两块糖吃,彩排这就开始。”

 

    今年4月11日到4月14日,李六乙导演的《俄狄浦斯王》会在国家大剧院迎来首演,演员姚橹、江珊饰演国王俄狄浦斯和王后伊奥卡斯特,北京人艺演员李士龙、卢芳和国家话剧院演员于洋等人饰演主要角色。

 

    《俄狄浦斯王》(Oedipus the King)是古希腊悲剧作家索福克勒斯在公元前427年,根据希腊神话中俄狄浦斯的故事所创作的希腊悲剧。底比斯国王俄狄浦斯为了平息国内的灾祸和瘟疫,按照神示,寻找令其“杀父娶母”的凶手,得知凶手是他自己的真相之后,他刺瞎了自己的双眼,离开家园独自流浪。亚里士多德在其著作《诗学》中称赞《俄狄浦斯王》为“古往今来悲剧的最高杰作”,佛洛伊德曾以这个故事命名他的著名理论——俄狄浦斯情结,即恋母情结。

 

    这是“李六乙·中国制造”戏剧计划的第二部作品。去年6月,这个以“重返文明之旅”为口号的戏剧计划启动,目标即是在三年之内推出三部古希腊作品《安提戈涅》、《俄狄浦斯王》、《被缚的普罗米修斯》以及藏族史诗《格萨尔王》(上中下三部)。去年年底,这个计划的首部作品《安提戈涅》在北京首演,在圈内引起了很大的讨论。在这之前,去年4月,李六乙重排阿瑟·米勒的经典剧作《推销员之死》,在北京人艺上演曾一票难寻。

 

    几乎所有的疑问都围绕“古希腊戏剧是否能够再唤起当代人的共鸣”这个话题。“俄狄浦斯王所承受的灾难是史无前例的,是我们的生活所不能理解和想象的。面对这种刻骨铭心的罪恶,一个人要怎么去接受和承受?”李六乙对《经济观察报》解释,“尼采说,悲剧的意义就在于接受。俄狄浦斯接受了灾难、恐惧和死亡,在接受过程中,他的人格显得无比伟大。”

 

    他其实并没有错,但他接受了这个错误带给命运的巨大影响,他将自己的眼睛弄瞎,将自己放逐,从此世界一片黑暗,但在排练中,我们都觉得,他的心灵更加地明亮了。“俄狄浦斯是英雄。他是一个具有人格魅力、充满智慧的王。一个有智慧的人如何去面对灾难,便是这个戏的经典所在。”李六乙补充。

 

    如同《安提戈涅》一样,李六乙将《俄狄浦斯王》的剧本原封不动照搬到舞台上,甚至连口语化的功夫都没做。他不指望观众在进入剧场之前对故事背景有任何的了解,“完全不了解就当做一个悬疑片来看,有一定知识储备的观众,可以品一品里头有关文化、哲学和神学的东西。”李六乙说。

 

    在彩排现场,剧组向媒体展示了先知指明俄狄浦斯是杀害前国王拉伊奥斯的凶手,俄狄浦斯怀疑先知与国舅克瑞昂共谋篡位,与克瑞昂争执不下的情景。姚橹的主要功课是改变观众对于俄狄浦斯阳刚、力量、有体魄的表面印象,试图展现出“释放内心力量的东西”,“如同掷铁饼那个时候的肌肉线条”。由数位男子扮演的拜神长老身披黑衫,面戴白色面具分队列展示剧情的变换。而面具,是李六乙惯用的“招数”,戴着面具可能是千娇百媚,摘下面具就是凶恶狰狞,正好比人性的多面。

 

    “这部戏有三个高潮。观众所期待的俄狄浦斯刺瞎双眼的剧情,并没有直接地表现,而他双目失明之后,对生命和生活有了重新的认识,那是在全剧结束时的一段非常精彩的戏;另一段高潮则是开场,先知说,‘你是罪人’,神告诉了俄狄浦斯他就是杀父娶母的这个人;还有一段高潮则是俄狄浦斯与妻子,同时也是母亲的对手戏。”李六乙说。

 

    “悲剧的意义在于给人一种力量,这种力量存在于自我的认知当中,反倒给予人正面的能量。”李六乙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说,“我们现在是走得太快了,都在往前走,所以我的中国计划是回头,往回看,去寻找灿烂的世界文明之中我们所丢失的东西。”李六乙表示,《俄狄浦斯王》仍然采取“空台”的形式,舞台仅有一块背板,但歌队的表演、服装造型的风格均与《安提戈涅》有很大的差别。“我还是要找到一些东方的神韵,李六乙可是个非常个人化的导演,”他笑谈,“因此,我也对票房没有任何的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