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西门子在希腊的贿赂黑幕

西门子在希腊的贿赂黑幕

  • 来源:新金融观察报
  • 发布日期:2013-03-18
  • 浏览数:341

 

    美国助理总检察长弗里德希曾在记者会上称,西门子的业务遍及世界各地,贿赂的"黑金"随着业务的推广也遍布各国高层,金额高达约13.6亿美元,简直到了利令智昏的地步。而西门子的首席执行官冯皮尔(Heinrich von Pierer),也没有躲过美国当局的穷追猛打。

 

    希腊,因为主权债务危机似乎拖累了整个欧元区的经济复苏。不过,雅典市的交通灯却终于被固定了下来,没有因为临时的解决方案而凑合着指点交通。大家一定很奇怪,为什么要提及交通灯呢?因为2010年11月11日,德国制造业巨头西门子因贿赂希腊官员获取合同,被希腊政府指控,并处以5亿欧元罚款。因此,西门子在雅典市中心关闭35盏交通灯,以示抗议。

 

    而事实上,西门子的声誉经此事件已经抹上了污点,可说是希腊战后史上最大的公司丑闻。据称西门子将数百万欧元通过瑞士银行秘密汇入希腊两大党的高级政客的账户里,使希腊付出接近20亿欧元的经济成本。其中,西门子公司扮演了最主要的角色。

 

    而论起西门子在希腊做生意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847年公司成立的那年起,当时的西门子(Werner von Siemens)率先在希腊建造了第一条国际电报线路。在20世纪20年代,希腊电话有限公司的董事佛皮尔提斯(Ioannis Voulpiotis)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了西门子,这独特的地位使西门子轻易赢得电话公司的合同。

 

    1926年西门子在希腊安装了第一条电话网络,并赢得安装电话交换及无线电设备的合同。根据《希腊现代百科全书(1830年-2010年)》的记载,佛皮尔提斯获得合同的先决条件,是必须按照合同的金额,支付3%到5%的费用给希腊的政客和政府官员。在纳粹占领时期(1941-1944),佛皮尔提斯把希腊所有的生意全部承包给德国企业,包括希腊无线电管理局。当纳粹投降后,佛皮尔提斯和西门子移居德国。

 

    20世纪50年代,佛皮尔提斯回到了希腊,他代表西门子公司,与当时的希腊经济协调部长麦肯兹(Spyros Markezinis)达成协议,竞标到希腊全国各地电话、无线电现代化升级换代和铁路工程的合同。1954年4月3日东窗事发,麦肯兹辞去部长的职务。几个月后,德国政府迫使希腊政府要么信守合约,要么失去德国的经济援助。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中,佛皮尔提斯指控公共工程部长卡拉曼利斯和副部长帕帕康斯坦丁努向西门子索贿。但是,这两位政治人物反过来攻击和指责佛皮尔提斯,指他要求100万美元的技术顾问费,结果以诽谤罪被判18个月监禁。转眼到了1956年,卡拉曼利斯成为了希腊总理,他授予西门子公司无需投标获得合同的权利,成为希腊国家电信设备最大的供应商。

 

    在之后的50年中,西门子公司从希腊各部委、政府机构、铁道、文化部和电信局,获得令人眼花缭乱的各种合同。例如,1997年12月与希腊铁道部签署了7项合同,总金额7.05亿马克(3.97亿美元);在1999年与希腊国防部签署爱马仕电信计划,金额为3亿欧元,贿赂希腊国防部长等军队高官的“黑金”,高达1000万欧元。

 

    也许最有争议的工程合同,是西门子与总部位于圣地亚哥的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以3.25亿美元承包2004年奥运会的安全系统包括指挥(Command)、控制(Control)、协调(Coordination)、沟通(Communication)及整合系统(Integration system),简称缩写为C4I。

 

    在2005年4月下旬,希腊当局开始调查C4I的贿赂情况。几乎是同一时间,美国司法部也开始调查西门子的贿赂案,慕尼黑检察官办公室密切与之合作,他们在阿根廷、孟加拉、伊拉克和委内瑞拉广泛地调查西门子的业务。最终得出结论,从20世纪90年代中期一直到2011年为止,西门子为获得伊拉克政府的联合国石油-粮食计划、委内瑞拉的通勤铁路项目、孟加拉国的网络移动电话、以色列的电厂和俄罗斯的交通控制系统等合同,不惜巨额贿赂上述各国的高层官员。

 

    对此,美国助理总检察长弗里德希曾在记者会上称,西门子的业务遍及世界各地,贿赂的“黑金”随着业务的推广也遍布各国高层,金额高达约13.6亿美元,简直到了利令智昏的地步。而西门子的首席执行官冯皮尔(Heinrich von Pierer),也没有躲过美国当局的穷追猛打。

 

    多年来,这位一度被大家尊称为“西门子先生”的公司领头羊,2006年第一次曝露在丑闻的聚光灯下。美国人感兴趣的,是他使用什么样的手法将大把“黑金”神秘地输送到对方的账号上,而“西门子先生”却拒绝接受记者的采访。

 

    冯皮尔的沉默,并不意味着他的案子就此了结了。美国司法部、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和联邦检察官,以管理职责疏忽和行为不端起诉冯皮尔,并处以罚款500万欧元(660万美元)的惩罚,对其他高管分别罚款1450万欧元,而对西门子公司则罚款8亿美元,创历来罚款额的最高纪录。

 

    人们不禁要问,仅靠罚款能杜绝贿赂腐败的犯法行为吗?美国宾夕法尼亚州参议员斯佩克特(Arlen Specter),在华盛顿召开的关于犯罪和毒品的听证会上,严厉抨击华尔街赌徒式的交易行为,以及西门子输送“黑金”的行径。他认为尽管西门子被罚8亿美元,但其公司在2008年仍然盈利25亿美元,仅仅罚款是不够的,作为立法者在这种情况下,应该考虑“监禁”犯法之人以示威慑。

 

    然而陷入财政危机的希腊政府,被西门子捏住了软肋。希腊政府同意撤销指控,双方在2012年4月初签署了一项和解协议,获得希腊议会的批准。根据协议条款,西门子必须支付1.7亿欧元给希腊政府,2012年还必须在希腊投资1亿欧元;另外还必须考虑投资6000万欧元开设一家工厂,至少雇用700名员工。作为回报,希腊决定把扩展雅典地铁和修理交通灯的合同交给西门子。

 

    由此可见,是走上一步“与魔鬼握手”做交易,还是制定法律遏制犯罪,美国和希腊政治家的见解与做法都有所不同。(陈思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