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希腊私有化缓慢推进阻碍重重

希腊私有化缓慢推进阻碍重重

  •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 发布日期:2013-01-11
  • 浏览数:320

 

 

希腊海边小镇卡塔科洛私有化进程碰壁。

 

     政府检查员从雅典出发,前往他们原以为是爱奥尼亚海边的一段未开发的沿海地带。他们的任务是确定那片属于希腊政府的阳光海岸可以卖出多少钱,这是在希腊不耐烦的债权人要求下,该国正进行的范围广泛的私有化项目的一部分。

 

     但检查员看到的却是7000栋住宅,其中没有一座是合法建筑。在从未在地政局登记的情况下,这些房屋就被盖起来了。

 

     当地市长马基斯·帕拉斯基沃普洛斯(Makis Paraskevopoulos)说,“如果政府想要出售这片地,他们就需要把所有的房子推倒,但这永远不可能发生。”

 

     雅典方面同意了。政府把卡塔科洛镇从一个可能出售的财产清单上勾掉。但是,当希腊加倍努力筹集巨额资金,以缩减债务、刺激经济之际,卡塔科洛的情况正说明了政府所面临的巨大障碍。

 

     随着希腊经济进入衰退期的第六年,失业率已达到25%,国家的近期目标是通过长期租赁国有资产来吸引各方投资,以创造就业、为空虚的国库注入现金。

 

     “这会使经济重返正轨,”希腊公共资产发展基金会(Hellenic Republic Asset Development Fund)的主管安德烈亚斯·塔普兰蒂斯(Andreas Taprantzis)说,该基金会是为加快私有化进程而新成立的一个机构。如果投资者开发土地、重修高速公路,或者建设商业园区,“这些活动将帮助就业,而这是希腊所面临的一个主要问题”,塔普兰蒂斯说。

 

     的确,私有化是希腊吸引外资的最后希望之一。这是出于这样的考虑:如果现在能售出一个主要资产,投资者会更愿意把钱花在希腊。

 

     政府官员正在炫耀希腊最诱人的财产:希腊博彩公司(OPAP),这是一家由政府控股的高盈利赌博公司。其博彩机构遍布雅典和希腊的小村镇。11月,希腊政府曾到中国进行巡回宣传,招揽投资兴趣,后来共得到八个投标,其中包括一家中国公司。

 

     然而,塔普兰蒂斯领导下的机构面临着一个艰巨的任务。要卖掉国家御宝的想法触及很多人的痛处。许多希腊人说,政府对被称为“三驾马车”的债主唯命是从,“三驾马车”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欧洲中央银行(European Central Bank)和欧盟委员会 (European Commission)。几乎每一份要出售的国有财产都引起了希腊民众的激烈抗议,包括那些长期给国家带来经济损失的资产,虽然抛掉它们,希腊的财政状况会得到改善。

 

     其他人则说,政府如此地迫不急待,将导致优质资产被低价出售。以OPAP为例,希腊民众感到不解,政府为什么要卖掉给国家财政带来稳定收入的为数不多的机构之一。

 

     鉴于依附主义文化充斥在希腊的商业往来之中,有些人也担心这些财产最终将落到势力强大的寡头政客手中,批评者担心这些强势人物可能正在等待机会,以低价拿下这些资产。

 

     成立希腊公共资产发展基金会这个机构的目的,是为出售数额巨大的资产扫清法律障碍。资产中大约有15%是银行、公用设施,以及国有彩票的股份。

 

     但是,其中有很一大部分是需要好几年时间来开发的资产,不会马上产生大量的现金。约有30%的资产是港口、机场、高速公路,以及其他基础设施。剩下的大部分则是房地产,包括一所以前的皇家宫殿,还有雅典警察局总部,以及黄金地块,比如罗德岛和科孚岛的度假胜地。

 

     人们对这些地产的兴趣浓厚。单罗德岛一处,就有六个竞标者,其中包括伦敦音乐与戏剧艺术学院(Lamda)。

 

     但即便说服了投资者把钱拿出来,这些地产的开发仍有许多错综复杂的问题需要解决。

 

     一个参与该项目的人说,“现实情况是,拨给发展基金会的资产不适合于私有化,几乎每项资产都有很多问题。”因情况敏感,他要求匿名。

 

     比如,政府预期投资者注入股本,但外国银行对贷款给希腊项目仍存戒心。一些融资必须来自希腊银行,而这些银行现在却几乎无款可贷。

 

     不少资产还有法律问题。很多情况下,这些问题必须通过政府法令或者充满政治气息的立法才能解决。本月,议会曾为一条私有化法令争吵不休,该法令将废除国家必须在公用设施和港口持有最低股份的要求。

 

     这项法令获得了勉强通过,为私有化像希腊水力公司这样的资产清除了障碍。但即使这样,还必须成立一个新的监管机构,以及制定一项如何给水定价的公共政策。

 

     希腊政府拖欠水力公司约7亿欧元的水费,到底什么时候支付还不清楚。

 

     更为严重的是,希腊人在政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时,在国有土地上盖房。这就是塔普兰蒂斯的机构在卡塔科洛发现的情况,这里曾是古奥林匹亚附近青翠的海滨,数千人擅自在国有土地上建起了房子,既没有花钱购买土地、也没有注册房产。

 

     当地政客让这种行为成为可能。几十年来,每当全国大选的那几天,就有数百人用空心砖几乎在一夜之间搭起了房子。作为回报,当地人支持那些不会惩罚他们或者迫使他们为建房交税的候选人。通过政客的恩惠,这里最后还通了电,渐渐地,一个社区在这里形成了。

 

     “政客们为了获得选票对此不闻不问,”市长发言人克里斯托·康斯坦托普洛斯(Christos Konstantopoulos)在最近一次访问这里时说。

 

     结果是:这里有了数英里长的滨海房产,其间混杂着简陋地搭建起来的房屋框架。没有人交税。有些房子随着时间的推移被整修一新,有了门廊秋千、观赏树篱,有一家还修了一个假灯塔,附带一个小游泳池。康斯坦托普洛斯说,“镇上每个人都有个兄弟、姐妹、叔伯或表亲住在这里。”他称目前的情况令人沮丧,“但我们现在没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国家损失了无法估算的收入,其中包括没有交的税,虽然居民必须在电费单上交附加的房产税。但是,在康斯坦托普洛斯的机构看来,要想把这片土地私有化已经不可能了。

 

     目前,政府正在急于建立一个电子的土地登记系统。康斯坦托普洛斯说,这是一项艰难的任务,但并非不可能完成。

 

     雅典旧机场所在地海尼利肯,是欧洲将被私有化的最大一片土地之一,“这块地还算没有法律问题,”工程负责人兼哈佛大学设计学院教授斯皮罗斯·N·鲍拉里斯(Spiros N. Pollalis)说。他说,房地产纠纷已经被优先安排解决,当地人对过度开发的担心也已经大部分消除了。

 

     如果一切顺利,一些投资者将会在这个巨大的城市景观项目上花60亿欧元,把这块面积为1500公顷的工地变成一大片商业中心和步行区,鲍拉里斯说。这可能将会吸引创新公司,并可创造出两万多份高薪工作。

 

     鲍拉里斯希望开发商会用同样的眼光看问题,虽然他们的目标是将利润最大化。

 

     他说,“在海尼利肯,我们需要的,不仅仅是合作伙伴,而是了解希腊人民需求的投资者。我们不要贪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