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欧元危机走过拐点之年?

欧元危机走过拐点之年?

  •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 发布日期:2012-12-31
  • 浏览数:482

 

  2012年,欧洲债务危机风云迭起。这一年,全球市场曾为希腊退出欧元区悄悄作准备;葡萄牙西班牙意大利等重债国融资成本一度攀升到危险水平;欧洲政坛更迭频繁并几度引发市场动荡。所幸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在任职第一年勇敢地承担起了危机管理者的角色。

 

  2012年这一年似乎正如欧洲理事会主席范龙佩指出,是欧元危机的“拐点年”。行至年末,让我们一起来回顾一下2012年的欧债关键词。

 

  Grexit

 

  “Grexit”恐怕是2012年欧债危机中最流行的关键词了。

 

  所谓“Grexit”,即“Greek exit from the Eurozone” (希腊从欧元区退出)的缩写,由美国花旗集团经济学家易卜拉欣·拉赫巴里(Ebrahim Rahbari)和威廉姆·比特(Willem Buiter)在2012年2月6日出版的《全球经济观察》中首次使用。

 

  这也是欧洲领导人2012年最可怕的噩梦之一。

 

  2012年3月,私人部门参与(PSI)希腊债务重组计划宣告成功,为希腊削减了1000亿欧元债务。但欧元区也因此迎来了其13年历史上的首次主权违约:由于私人债权人承担巨大损失,国际互换及衍生品协会(ISDA)宣布希腊已经构成“信用违约掉期”(CDS)的信用事件。

 

  尽管如此,希腊一直在尽最大努力维持主权信誉。欧元区各国政府,尤其是德国,至少在公开场合始终排除“希腊退出”的可能性,认为其代价太过昂贵。德拉吉今年夏天也承诺将“尽一切可能”保持欧元区完整。

 

  为了防止希腊再次违约,欧元区财长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2012年11月27日就希腊新一轮救助协议达成一致。在宽限后的减债目标下,2016年希腊债务占其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重降至175%,2020年降至124%。欧元集团于12月13日批准给希腊491亿欧元援款,缓解了希腊的燃眉之急。

 

  然而,Grexit阴影并未完全消散。希腊财政部长斯图纳拉斯上周表示,希腊仍面临可能退出欧元区的风险。一些机构也依然认为这一风险很高。花旗集团经济学家预测,希腊在2013年起的18个月内退出几率高达60%。

 

  LTRO和OMT

 

  两轮“长期再融资操作”(LTRO)加上“直接货币交易”(OMT),让今年的欧债危机“拯救者”非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莫属。

 

  自去年11月1日接替特里谢担任欧洲央行行长以来,今年65岁的意大利人德拉吉在捍卫欧元的道路上以“超级马里奥”般的身手,不断颠覆游戏规则,采用了多项充满争议的货币政策工具,为欧洲央行开辟出了一块前所未有的新战场。

 

  2012年2月29日,欧洲央行推出了第二轮3年期LTRO,共向800家银行注入5295亿欧元资金,超出2011年12月21日第一轮LTRO时的4890亿欧元。

 

  规模空前的两轮LTRO向欧元区银行业注入超过1万亿欧元的流动性,避免了一场严重的融资危机。但银行业高度参与LTRO也提醒人们欧洲银行业的健康状况堪忧,并由于可能助推通胀而引发一定争议。欧洲央行已经明确表示,不要指望第三轮LTRO。

 

  然而,真正引来无数非议的正是德拉吉9月6日宣布的OMT:这一极具颠覆性的计划将允许欧洲央行在欧元区二级国债市场无限量购买期限为1~3年的短期国债,并完全冲销。只要西班牙等国申请援助并服从严格监督及救助条件,欧洲央行就启动OMT从而降低其借贷成本。

 

  作为欧央行管委会里唯一的OMT反对派,德国央行行长魏德曼认为,欧洲央行通过OMT为政府融资,超出了欧洲央行使命范围。但德拉吉却认为,欧洲央行此举是为了保证货币政策正常的传输,目的并非为政府融资。

 

  银行业联盟

 

  2012年12月13日,欧盟财政部长就建立欧元区银行业单一监管机制(SSM)达成协议,欧洲央行将在2014年3月1日成为欧元区银行业的“超级监管者”。

 

  今年6月的欧盟峰会上,欧元区各国领导人同意,一旦欧元区银行业单一监管机制生效,永久性救助机制“欧洲稳定机制”(ESM)就能够通过成员国国债对欧元区银行业进行直接注资。这对于欧元区而言将是至关重要的一步,因为这能够打破银行业与主权国家之间的恶性循环——这是欧洲债务危机的关键症结之一。

 

  不过,相比SSM,银行业联盟注定是一个高度复杂、技术含量极高又充满争议的过程,在一体化的道路上,欧元区依然有很多路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