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从历史教训看希腊退出欧元区

从历史教训看希腊退出欧元区

  • 来源:银行家
  • 发布日期:2012-12-18
  • 浏览数:417

 

     当前的欧元区危机并非没有先例。事实上,在欧元之前,欧洲已有过不少货币联盟的案例,一些成功了,而另一些则没有那么成功。例如,一个不太为人所知的先例是希腊曾经在1908年由于行为不当而被当时的拉丁货币联盟拒之门外。这本应成为欧盟在2001年宣布希腊符合加入欧洲货币联盟条件之前需要认真考虑的事情。

 

  在欧元推出之前,欧洲最近的一次货币联盟是捷克和斯洛伐克的共同货币区。它创设于1993年1月1日,就在原来的捷克斯洛伐克一分为二之时。这两个新国家分别享有政治上的独立性,但为确保维持紧密的经济联系而同时存有共同的海关联盟,共同的劳动市场,当然也还有共同货币。这个迷你型货币联盟的真实故事至今还在讨论之中。最终还是很快夭折了,连名字还没来得及取,我们姑且称之为捷克—斯洛伐克货币联盟吧。

 

  当欧洲货币联盟的规则被写入《马约》时,有一些重要的要素是缺失的。欧元区没有财政保险机制、没有统一的银行监管机构、没有具有很强执行力的政治领导层。或者说,它先天就被设计为经济和货币联盟,而不是财政联盟、银行联盟或政治联盟。当它启动时,与当初捷克和斯洛伐克设计的货币联盟完全一样。那么捷克—斯洛伐克货币联盟对欧元的前景有些什么启示呢?

 

  启示一:良好的制度设计和强有力的政治决心都至关重要。捷克—斯洛伐克货币联盟在制度设计上就先天不足:除了没有财政保险的机制和统一的银行监管部门外,也没有共同的中央银行。货币政策由双方代表组成的中央委员会来决定,这种安排使各方互不让步最后陷入僵局。更重要的是,货币联盟被宣布为一种过渡性安排:最初将时间拟定为6个月,但留下根据需要可能变动的活口。公开宣布结束日实际上等于邀请个人投资者和机构投资者来参赌这种共同货币。果然,投资者充分地利用了这一点,使这一体系的存活时间连6周都没到。今天,我们焦虑地看到,欧洲政治家们正在犯同样的错误,用希腊退出欧元的可能性作为谈判的筹码。同样这一次,投资者也利用了这一点:希腊(还包括西班牙)的银行几个月来存款大量流失。

 

  启示二:赌共同货币崩溃的成本是较小的,而潜在的收益是巨大的。在1992年底和1993年初,斯洛伐克的居民和企业通过将存款换成硬货币或将他们存入捷克的银行来避免引入一种新的较弱的斯洛伐克货币的风险。在共同货币不再成立时,他们得到了大约20%的回报。对希腊人来说,赌希腊退出更加容易,因为他们不需要将资金转出希腊:只要将储蓄用欧元纸币保存而不是用银行账户形式保存就够了。其成本就是,到银行取钞票的路上成本、随后几周或几个月的利息损失以及租一个银行保管箱(或者将欧元放在衣柜中的鞋盒里)的租金。如果欧元还将在希腊外继续流通的话,那么鞋盒里的欧元价值还会保持不变,而在希腊银行中的欧元账户将会自动转换成贬值得一塌糊涂的希腊货币(如果希腊真的退出的话)。

 

  启示三:散伙是件容易的事。撤销捷克—斯洛伐克货币联盟的决定是在1993年2月2日(周二)晚上作出的。在余下的几周内两个国家的支付清算被搁置下来,边境控制得到加强。在转换期,没有新的硬币和钞票发出。相反,每个国家通过对纸币加戳的办法来区分在本国境内流通的纸币。对个人账户转换为现金有严格的数量限制,确保大多数货币转换成银行存款。到2月8日(周一)早晨,两种货币完全分离了。在随后的一段时间内,两个国家继续使同样的硬币和加了印章的纸币,六个月后,新的硬币和纸币替代了原来的捷克斯洛伐克货币。

 

  在希腊,如果允许人们持有欧元直到新的货币的汇率得到稳定为止,就不大可能有大量的货币会换成新货币,这就将使得希腊银行的任务变得非常简单,但也会给欧洲中央银行带来了额外的麻烦,欧洲银行需要考虑对付希腊欧元的潮水般的流入。这就是说,除非欧洲中央采取一些非常规的手段,如对待希腊发行的欧元(系列号上以Y开头的钞票即是)与希腊货币一样,在其余欧元区国家是不能使用的。

 

  总之,希腊退出的可能性仍然很大,而且可能不一定仅仅是希腊退出。如果形势变得无法维持下去(例如:如果希腊不能满足下一次救助方案的条件),希腊退出则将很快启动而不需要太多的事先告示。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发生,希腊和欧元区其他国家的债权人需要显示比以往更大的政治决心来力挽狂澜。长期来说,欧元区自身需要改革。

 

  在结束本文之前,需要传达的积极信息是:危机很有希望成为进一步改革的催化剂,通过改革给我们留下一个设计得更好、更有活力的货币联盟。不过,可能在改革尚未完成之时,希腊已不在其中了。

 

  (作者系英国布雷内尔大学经济金融系 高级讲师,由欧明刚翻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