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希腊债券回购计划债务减计或进入“深水区”

希腊债券回购计划债务减计或进入“深水区”

  • 来源:金融时报
  • 发布日期:2012-12-05
  • 浏览数:242

 

     继上周欧洲决策者就希腊减债达成一揽子协议之后,本周一希腊便“马不停蹄”推出了针对私人投资者的债券回购计划。当天希腊债务局宣布,将动用100亿欧元的资金用以回购今年年初发行的债券。具体来说,这项计划针对的是希腊3月债务重组时发行的620亿欧元债券。希腊提出的最低回购价为债券面值的30.2%~38.1%,最高回购价为债券面值的32.2%~40.1%。私人投资者可以在预设范围内指定愿意出售债券的价格。上述消息公布之后,希腊债券持续第3天走高,推动10年期希腊国债收益率下滑至15%以下,创下该数据自3月债务重组以来最低水平。

 

  卢森堡财长弗里登表示,希腊债券回购计划的大方向是正确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微博](IMF)总裁拉加德[微博]表示,她将先看债券回购计划的结果,再决定是否同意向希腊支付额外的救助款。不过,针对这项计划,市场分析人士看法各异。有经济学家表示,第一轮债务减计是经历过千辛万苦之后才得以完成的,新的债券回购计划可能也会因为伤及部分私人投资者利益而遭到抵制。有数据显示,在希腊拟回购目标债券中,希腊银行约持有150亿欧元,希腊养老金持有80亿欧元,而私募基金持有的数额则高达220亿欧元。日前已有希腊银行和投资者对债券回购计划表示反对。

 

  但乐观者则认为,与11月23日欧元区财政会上提出的最高希腊债券回购价格是债券面值的28.1%相比,目前希腊政府提出的回购价格更具吸引力。这可能会加大本次计划的成功性。而根据花旗策略师的预测,100亿欧元的债券回购计划将有助于希腊减轻总计为300亿欧元的债务。“任何希腊债务削减都是好的。”有经济学家表示,从目前来看,这个计划可能会成功;即便不能完全达成设想的目标,但也会相差不远。

 

  “从恢复市场信心和获得外部援助的角度来看,债券回购计划是非常重要的。”本周二接受本报记者采访的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欧洲所副研究员姚铃表示,在上周欧元区财长会上,财长们同意到2020年将希腊债务削减至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24%,并承诺到2022年进一步削减至110%。同时,他们还提出了一系列削减债务的措施,包括希腊债券回购、将证券市场计划(SMP)产生的利润返还给希腊、降低希腊贷款机制(GLF)的利率、大幅延长GLF和欧洲金融稳定基金(EFSF)的贷款有效期,以及推迟EFSF贷款利息支付等。姚铃认为,相比贷款利率优惠政策,回购债券是效果较快和直接的债务减计方式。

 

  随着希腊危机的不断恶化,欧洲决策者有关希腊危机治理的理念也正悄然生变。上周日德国总理默克尔表示,不排除今后为希腊减免债务的可能。但她强调,这要等到2014年或2015年以后。众所周知,德国之前一直在希腊二次债务减计问题上保持反对的强硬态度。有专家表示,欧洲决策者早先所持有的紧缩为先的理念正在转变为更为均衡的危机治理思路。

 

  事实上,近来市场中有关欧洲央行等也应当参与希腊债券减计计划的呼声卷土重来。不少专家认为,在经历过第一轮的希腊债务减计之后,私人投资者持有的希腊债券数额已经大为减少,大量的希腊债券积聚在包括欧洲央行以及欧元区成员国政府手中。因而,仅仅依靠向希腊提供救援款是不足以解决希腊危机的,要想真正让希腊债务走向可持续道路,则必须加大其债务减计的力度;而实现这一目标不能光依赖私人投资者对希腊债券的减计,欧洲央行以及欧元区成员国政府也应当参与其中。

 

  “客观来说,一旦欧洲央行等参与到希腊债务减计中来。”姚铃认为,这将有助于希腊尽快走出危机。债务负担沉重是希腊经济增长的重压之一,而没有经济增长,实现希腊债务可持续基本上是纸上谈兵。从这个角度来看,目前包括欧洲央行在内的欧元区机构进行希腊债券减计有一定的必要性,希腊债务减计有必要进入官方减计的“深水区”。

 

  但姚铃同时提出,从目前来看,这方面的难度很大,可能性也尚小。其一,从道德因素来看,这样做可能会带来对欧洲央行、欧盟等欧元区机构质疑,毕竟这些机构手中的钱来自于共同出资;其二,欧盟目前的法律禁止这种做法;其三,如果欧洲央行、欧盟等同意对希腊债务进行官方减计,这一定程度上也等同于其承认早先的希腊救助措施已经失败,欧洲官方心理上可能难以接受。

 

  有专家认为,在经历过第一轮的希腊债务减计之后,私人投资者持有的希腊债券数额已经大为减少,大量的希腊债券积聚在包括欧洲央行以及欧元区成员国政府手中。因而,仅仅依靠向希腊提供救援款是不足以解决希腊危机的,要想真正让希腊债务走向可持续道路,则必须加大其债务减计的力度;而实现这一目标不能光依赖私人投资者对希腊债券的减计,欧洲央行以及欧元区成员国政府也应当参与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