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希腊债务危机最终要由纳税人买单

希腊债务危机最终要由纳税人买单

  • 来源:华尔街日报
  • 发布日期:2012-11-30
  • 浏览数:545

 

     主权债务危机每每会引发债权人和债务人之间围绕损失应该由谁来承担的纷争。

     自从希腊主权债务危机近三年前爆发以来,这类纷争一直贯穿于欧元区峰会和财长会议的始末,并成为各大媒体追踪的焦点。

     由于希腊问题如何解决事关各方利益,涉及到希腊和欧元区另外16个成员国,欧盟机构以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简称IMF),因此这类纷争在希腊危机中显得比以往更为错综复杂。

     无论多么复杂,本周就希腊债务问题达成的协议还是暴露出主权债务危机近乎铁定的本质:由于由私营领域债权人发放的贷款转弯抹角地落在了公共部门的帐上,大部份损失最终落在了债权国纳税人的身上。

     欧元区各国政府从未公开表示准备好承担这方面的损失,但欧元区财长周二一早达成的协议将不可避免地造成这样的结果。尽管各位财长现在不愿意承认这一点,在未来某个方便的时候他们还是会承认这样的结局。

     政府债权人往往会用屡试不爽的“拖延和掩饰”的手法来处理这类烂摊子:将救助贷款的利率降至不足以弥补成本的水平,再把债券的偿还期限延长到遥远的未来。这样做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许多国家的公共会计规则不允许政府通过最干净利落的冲减资本的方式来削减冗余债务。

     尽管如此,“拖延和掩饰”所能达到的效果也有其局限性。如果希腊经济像许多经济学家所预期的那样进一步萎缩,政府偿付债务的能力就将进一步下降,对债务进行冲销最终也将不可避免。

     总部设在纽约的Eurasia Group分析师Mujtaba Rahman周四在一份邮件中写道,尽管债务冲销目前并不在计划之内,但不等于板上钉钉。他补充说,允许冲销希腊债务对于北欧国家来说无异于政治自杀,而在南欧国家看来,目前这样做还没有理由。

     本周达成的协议不大可能是围绕希腊问题达成的最后一个协议,但我们不妨利用现在这段时间静下心来,回顾一下这一路是如何走过的。

     危机从来都是举债人和放债人共同造成的。在欧元诞生的十年中,北欧国家的投资者和银行要么直接或间接地为希腊等南欧国家的财政缺口融资,要么为西班牙购房者和建筑商的按揭或建房贷款提供支持,而且借款的利率都非常低。当后来意识到这类投资风险太高时,危机便由此产生。

     就在德国等北欧国家为了向希腊和其他受困国发放援助贷款而苦不堪言时,有必要回顾一下这些国家的政府是如何淌进这滩浑水的。这些北欧国家的私营金融机构原本视南欧国家为乐土,如今却避之唯恐不及。

     的确,最初对希腊主权债务危机所做出的反应是基于以下两个方面的驱使:首先是要迫使希腊改正其盲目借债还不思悔改的毛病,并通过对救助贷款征收惩罚性利息来彻底断掉该国及其他国家故态重萌的念头。

     其次是设法避免希腊债务重组给北欧国家、特别是德国和法国等北欧国家资本充足水平不高的金融机构的资产负债表造成冲击,这些机构持有大量的希腊国债和其他资产,一旦发生债务恐慌,这些资产势必损失惨重。这就迫使这些国家的政府动用公共资金进行干预,以免其中一些银行因此垮台。

     北欧国家政府最初对提供救助感到担心的原因是这样做会让一些受困国养成不良习气,却没有太多考虑放款人的道德风险。

     大家担心的问题现在已经有所转变。虽然北欧国家政府还在设法避免损失,但已经慢慢接受了本国私营金融机构有时间消化损失的看法,特别是考虑到政府已经为尽量降低危机蔓延的风险而设立了救助基金。

     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和法国总统萨科齐(Nicolas Sarkozy)于2010年10月在法国多维尔达成的协议就是沿着这个路子走下来的,其中谈到了私营部门的参与,换句话说就是私营部门放款人要准备好承担相关损失。

     即便如此,希腊的债务还在一天天上升,很大程度上是该国经济土崩瓦解造成的。官方债权人也进一步调整了它们的策略,从逐步降低救助贷款的惩罚性利息,到一步步承认自己沦为危机的一部份、而不单单是危机救星的现实。

     时至今日,特别是在回购部份私营部门所持希腊债券的提议浮出水面之后,希腊债务的绝大部份将落入欧元区成员国政府,欧洲救助基金,欧洲央行(ECB)和IMF等公共部门的手中。

     现在的问题是如何让这个累赘不再失控,希腊救助的担子如今落在了北欧国家纳税人的肩上,尽管这些国家的政府竭尽全力避免这一情况的发生。能够到今天这一步已经历了极其痛苦的旅程,更不要说希腊民众在其中所遭受的种种苦难,而这一切还不算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