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欧债危机为欧洲衰退敲响警钟

欧债危机为欧洲衰退敲响警钟

  • 来源:华尔街日报
  • 发布日期:2012-11-19
  • 浏览数:518

 

     欧洲的战略研究者已开始担心欧元区出现“心力衰竭”,即核心成员心力交瘁,无意再去面对外围成员的难题。

     在欧元区债务危机的初期阶段,许多研究者都对这种可能性不以为然,认为危机只是短暂的财政和经济现象,不会产生长远的地缘政治影响。但现在看来,由于债务危机长期无法解决,更深远的影响似乎无法避免。

     鉴于欧元区大部份地区出现经济滑坡,个别国家还陷入衰退,外界越来越怀疑欧盟(European Union)能否维系下去。但即便欧盟得以为继,当前的困境也说明,欧洲在全球的影响力正持续下滑。

     巴黎战略研究基金会(Foundation for Strategic Research)的特别顾问Francois Heisbourg在《Survival》杂志发表文章称,政治联盟的命运往往会因“心力衰竭”而告终。

     历史上的奥匈帝国和前苏联都是因为类似的问题而瓦解。但在美国内战中,由于北方愿意作出必要的牺牲来防止南方脱离联邦,美国最终得以保全。

     Heisbourg在文中描述了欧洲可能出现的四种战略远景:在危机中继续蹒跚;内部凝聚力增强;希腊等成员国退出,欧元区分裂;欧元区彻底解体。所有这些可能性都意味着欧元区的战略蓝图存在重大变数。

     他表示,欧元区能够蹒跚前行已属幸运。由于欧元区陷入衰退且政治气候恶化,每个月的形势都在变化,风险不断上升。Heisbourg上周四表示,欧元区的好运可能已经到头,如果2013年不出现重大事件才属意外。

     即使不出现分裂,由于欧洲领导人的危机应对方式仍然拖沓乏力,欧元区的影响力也会在危机拖累下受到削弱。欧盟经济专员Olli Rehn 8月份承认,当前的动荡局面已导致欧洲在全球经济决策中的影响力下滑。他表示,欧洲在全球经济中的地位正在下降,这绝不是个好兆头。

     内部来看,随着欧洲经济陷入停滞,内部政治似乎也会趋于激进。

     按照Heisbourg等人士的构想,要想实现欧洲联邦的梦想,首先要建立联邦机构,在欧洲公民的首肯下修补欧元区制度建设的漏洞。但Heisbourg也承认,这种情况不太可能出现,欧洲人自己就不支持。

     而且,这种状况可能会导致英国甚至其他国家脱离欧洲,目前英国和欧盟的关系就已经非常疏远。

     他表示,如果推进欧洲联邦化,欧洲势必会出现战略上的分裂,届时一边是英国(防务和政治思路与美国接近,但对欧洲贡献寥寥),另一边则是“大陆系统”。

     “大陆系统”(拿破仑语)将由德国来领导,而不是法国。失去了英国,欧洲将更加封闭,并且更加不愿动用武力。这会让法国坐立不安,因为尽管法国和英国之间存在诸多分歧,但两国的战略思路不谋而合的地方也很多。

     第三种可能性就是核心抱团,外围分裂,一个或更多边缘成员国退出欧元区。

     如果出现这种情况,先不谈危机蔓延至其他经济体影响金融市场的问题,各国之间的战略地位也是不均等的。希腊的经济规模可能不大,但历史证明,希腊在地缘政治中的重要性却是爱尔兰或葡萄牙无法比拟的。

     当前预期显示,到2014年希腊经济结束下滑势头时,希腊经济产值将萎缩近四分之一。考虑到希腊的经济形势,Heisbour认为政治体制出现一定的变革也不无可能。如果出现政局动荡或政治体制变革(即由军方或极端分子掌权),希腊退出欧元区的影响还会更加深远。

     届时巴尔干半岛国家(克罗地亚可能是个例外)加入欧盟的进程将会受阻。一旦通往欧盟的大门关闭,巴尔干半岛可能会陷入动荡,欧洲的能源安全将受到威胁。届时俄罗斯等国可能会趁机介入(目前该国对塞浦路斯已具备一定的影响力),甚至还有中国。

     Heisbourg指出,最终结果如何将主要取决于领导层的决策能力,以及欧盟的治理水平(尤其是德国,但希腊和土耳其也很重要)。

     还有第四种可能性,即欧元区分崩瓦解。短期来看,随着贸易和资本壁垒重新恢复,欧洲经济将会衰退,全球经济将会下滑。Heisbourg表示,这将引发经济、社会升至政治层面的动荡,情形将与上世纪三十年代非常相似。

     如果出现这种情况,中期内的安全形势将存在高度不确定性,因为欧元区的废墟上将分化出新的对立阵营。不过考虑到20世纪的欧洲历史,应该不会出现妄图支配整个欧洲的军事政权,这也是个小小的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