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专家激辩欧债危机:希腊或不能留在欧元区

专家激辩欧债危机:希腊或不能留在欧元区

  • 来源:凤凰财经
  • 发布日期:2012-11-17
  • 浏览数:706

 

     11月16日至17日,财新传媒举办的“2012财新峰会:中国与世界”在北京举行。16日下午的分论坛“再救债务危机”以辩论的形式探讨了欧债危机的未来走向与最终解决方式。希腊50亿债务的即将到期以及与欧盟就援助条件等问题迟迟不能达成一致的背景下,希腊是否会继续留在欧元区成为了众所瞩目的问题。

 

     希腊留在欧元区难度加大

 

     11月16日希腊所欠50亿欧元欧洲央行债务到期,且欧洲央行拒不同意将该债务展期。虽然希腊债务管理局通过标售国债,已于周四筹齐到期债务偿还金额勉强过关。

 

     然而,根据欧盟统计局(Eurostat)周四(11月15日)公布数据显示,欧元区17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第三季度季率萎缩0.1%,延续第二季度季率萎缩0.2%的颓势。欧元区经济今年第三季度陷入衰退,这是从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再度衰退。虽然法国和德国经济呈现微弱增长,但无法弥补欧洲各国萎缩的趋势、也不能力抗历时三年的欧债危机。

 

     从市场反映来看,投资者对欧洲政策让欧元区团结的能力也存有疑虑。今年以来欧元/美元今年已贬值1.5%,且走势看起来很不稳固。主要是由于投资者担忧欧元区经济增长放缓,欧洲央行未来恐进一步降息与希腊和西班牙救助的不确定性抑制欧元升幅。

 

     由于希腊的经济占据欧元区的2.7%,是引爆整个欧洲债务危机的导火索。关于希腊能不能继续留在欧元区的议题,现场嘉宾观点分歧较大。斯坦福大学经济学教授麦金农认为情况尚不明确,需看公共财政的控制能力,而法国驻华大使白林则抱持乐观态度,认为欧盟成员达成一致的可能比较大。

 

        巴克莱资本董事总经理黄益平、独立经济学家谢国忠、美国花旗集团中国部研究主管沈明高却有着比较一致的看法,三人分别从欧元区联盟的困难性、希腊竞争力衰弱以及结构性问题三个方面对该观点做了诠释。

 

     从希腊竞争力衰弱的问题出发,谢国忠指出欧元区内部劳动力因素的自然流动受限制,从而使得希腊等国与德法等大国在竞争力上的偏差。在此基础上,黄益平进一步指出目前欧债危机的解决关键在德国,即德国是否愿意短期内承担一定程度的通胀,并做好长期承担财务负担的准备。此外,他表示,除劳动力流动受限外,欧元区财政体系未能统一亦会使欧债危机的解决矛盾重重。

 

     针对他们的观点,沈明高则表示政治的决定或将影响最终的结果,并表示如果保住欧元区的决心强烈,则欧元区内部会做出相应的政治妥协。

 

     欧债危机给亚洲留下教训

 

     虽然欧债危机对亚洲影响不如欧洲各国,却也留给亚洲一些经验教训。麦金龙教授特别反驳了关于欧洲应统一财政系统以化解危机的观点,并指亚洲因为公共财政与独立的货币政策导致了汇率无法自由浮动。

 

     针对这种说法,黄益平并不赞同,并表示中国从固定汇率中获益颇多,且从不可能三角的角度来看,即稳定的汇率、独立的货币政策与自由流动的资本不可同时实现。中国稳定汇率的做法有其现实原因。

 

     危机的下一站或许是日本

 

     根据日本内阁府12日公布的相关数据显示,日本今年三季度GDP环比下降0.9%。其中,出口额出现了5%的大幅度下降。有分析称,日本经济已经进入衰退阶段。

 

     由于出生率低与严重老龄化带来的财政负担加剧对于日本逐渐衰退的经济而言,无疑是百上加斤。长年的财政赤字已使日本政府负债累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布的最新《财政监测报告》显示,截至去年,日本的政府债务总额的GDP占比已经到 229.6%,预计今年更将高达236.6%,这一数字是美国的一倍左右,甚至比意大利或西班牙等深陷欧债危机的国家都要严重。

 

     今年日本财政情况面临持续恶化。如果日本10月29日召开的第181次时长33天的“临时国会”国会不能顺利通过允许国债发行的《特例公债法案》,届时已支出2013财年政府税收和“建设国债”所筹财源的日本财政会面临枯竭。

 

     谢国忠指出,日本很可能成为下一个陷入危机的苦主。他表示,日本国债水平是全世界最高的,GDP占比近230%。日本经济持续萎缩伴随偿债能力也随之下降。他表示,这两个结合起来是危险的。进一步的,他指出造成该现象的主因是人口增长的下降与老龄化的加剧使得储蓄匮乏,继而导致财政赤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