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卡赞扎基斯研讨会在中国驻希腊使馆举行

卡赞扎基斯研讨会在中国驻希腊使馆举行

  • 作者:刘咏秋 陈占杰
  • 来源:新华社
  • 发布日期:2012-11-09
  • 浏览数:652

 

 

研讨会现场

 

     在简洁、古朴的卡赞扎基斯纪念研讨会大幅海报上,世界文学巨匠、希腊人民优秀的儿子卡赞扎基斯手拿中国折扇,穿透时空的眼睛微眯,仿佛正为中国的崛起而欣慰。

 

  2012年渐近尾声,中国和希腊建交40周年系列活动迎来又一个新高潮。7日傍晚,希腊文学家卡赞扎基斯纪念研讨会在中国驻希腊大使馆举行,包括希腊前副总理潘加洛斯在内的约200名政商精英、专家学者克服全国性罢工等困难赴会。他们的共同目标,就是要把卡赞扎基斯点燃的中希友好火炬传承下去并发扬光大。

 

 

马扎佩塔基斯向杜起文大使授予了卡赞扎基斯博物馆荣誉奖章,感谢其对两国文化交流的贡献,由大使夫人杨国华代领并简短致谢。


  有“希腊鲁迅”之誉的卡赞扎基斯(1883年-1957年)生于希腊最大的岛屿克里特岛,以《佐尔巴斯》、《基督的最后诱惑》等作品享誉世界文坛,多次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提名。同时,他也是中国近现代历史的见证者和研究者。卡赞扎基斯曾于1935年和1957年两次访问中国。在他生前最后一次访问中国时,周恩来总理为他安排了“特别行程”——沿着诗人李白的路线,从北京、汉口乘轮渡走长江三峡,最后抵达昆明。在李白“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的诗句中,卡赞扎基斯度过了他终生难忘的一段美好时光。与中国领导人见面时,卡赞扎基斯说:“中国和希腊都有光荣的文明传统,如何继承并超越古老的传统并把它向前推进,以适应时代的要求和愿望,这是很艰难的事业。”

 

  中国驻希腊大使馆临时代办赵丽莹在致欢迎辞时说,卡赞扎基斯是中希两国人民友谊的开拓者,是中国人民的好朋友,“在纪念中希建交40周年之际,我们希望通过研讨会这一平台加强两国学者和民众间的交流与沟通,不断深化中希两个文明古国和人民间的理解与友谊,从而为进一步发展两国关系奠定更加坚实的民意基础。”

 

  随后,赵丽莹向卡赞扎基斯博物馆基金会主席斯蒂洛斯·马扎佩塔基斯(Stelios Matzapetakis)赠送了卡赞扎基斯访华时受到周恩来总理接见的照片。

 

 


  马扎佩塔基斯在发言中说:“卡赞扎基斯看待中国不带任何偏见,把中国看得很透彻,同时对中国的未来感到乐观--他预言了中国将在世界历史的长河中发挥领导作用。”

 

  萨洛尼卡大学现代希腊文学教授吉奥基斯·克察吉奥古洛(Georgios Kechagioglou)在谈到卡赞扎基斯和中国文学的关系时说,卡赞扎基斯并不是希腊第一个真正关心中国、中国语言和文化的作家,也不是第一个去中国旅行并以旅游文学形式给我们留下关于中国的游记、日记、翻译作品的现代希腊游客,但他作为现代希腊人,对介绍中国各地、中国作家以及他们的思想和成就写下了脍炙人口的篇章。他说:“从20世纪20年代,直到他的生命结束,中国给了他一种独特的能力,能深入研究历史和哲学、文学、艺术、政治和当代的现实生活。”

 

  希腊作家吉奥吉斯·吉亚特洛马诺拉基斯(Giogis Giatromanolakis)在发言中分析了卡赞扎基斯对中国的发现和思考。他说:“他(卡赞扎基斯)以我们熟悉的乐观大气写道:中国是唯一一个能让我们展望‘人类未来的国家’……北京是我看到的世界上最美丽的城市。”

 

  旅希学者杨少波在发言中阐述了中国和希腊两个闪耀着灿烂光芒的文明古国在语言、文字、哲学等方面异曲同工之处,回顾了两个国家友好交往的历史。他说:“卡赞扎基斯,这个克里特的儿子,听到了希腊大地的声音,开始向东方进发。我认为,只有来自西方文明故乡希腊的他,才能够开始这样的奥德赛行程。这是上一个世纪的行程,但这一行程对我们今天有着惊人的预言作用。今天的世界,面临着新困境,让我们来再一次重温卡赞扎基斯的呼喊:东方和西方,必须联合,否则,我们都会成为奄奄一息的奴隶。”他说:“希腊智慧和中国智慧一旦联合,将会产生不可估量的威力。”

 

    中国知名作家周大新结合自己的生活和创作经历,谈了卡赞扎基斯对两国作家的影响。周大新说:“他对中国和中国文学的关注和亲近令我感动。我在心中早把他视为自己的老师和朋友。我会向他学习,时刻不忘脚下的土地和人民,对人的处境充满关切之心,永远勤奋地用笔去书写对人类的深切爱意。”

 

   参加研讨会的还有将卡赞扎基斯《佐尔巴斯》、《中国纪行》、《苦行》等作品从希腊语翻译成中文的新华社记者李成贵。他在发言中讲述了自己从学生时代开始与卡赞扎基斯的不解缘,回顾了自己从偶然获得卡赞扎基斯著作到阅读这些书产生的震撼,再到将其翻译成中文的曲折历程。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卡赞扎基斯在1935年就说,中国是蚕,蚕会变成蝴蝶;中日必有一战,中国必胜;东方和西方会汇合,但西方将没落,东方将上升。”在谈到这次研讨会的意义时,李成贵说:“卡赞扎基斯对中国太了解了,对中国文化的理解太深刻了,希腊人是通过他来了解中国的。”

 

    在中希两国纪念建交40周年之际,两国人民更加怀念这位开创了两国友好交往新篇章的作家和思想家。今年年初,中国驻希腊大使杜起文专程前往克里特岛拜谒卡赞扎基斯墓。在献给卡赞扎基斯墓地的花环缎带上,杜起文写下了这样的文字:“永恒的荣耀属于尼克斯•卡赞扎基斯——一个伟大的人、克里特杰出的儿子、中国人民的好朋友!”

 

  如果卡赞扎基斯能够听到这位中国特命全权大使发自肺腑的话语,如果他知道中国正如他所预言的那样迅速崛起,他一定会像一个真正的克里特人那样朗声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