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罗锦鳞谈《晚餐》:今天的事已被写进古希腊戏剧了

罗锦鳞谈《晚餐》:今天的事已被写进古希腊戏剧了

  • 来源:中国艺术报
  • 发布日期:2012-11-05
  • 浏览数:322

 

“今天的事已被写进古希腊戏剧了”

――著名导演、古希腊戏剧专家罗锦鳞谈《晚餐》

 

话剧《晚餐》的排练现场, 76岁的导演罗锦鳞充满激情,会亲自坐到地上为演员示范。他有一个让年轻演员们羡慕的好身体:“每天排练都不喝水,吃饭的时候吃点饼干就饱了” 。北京人艺打造的小剧场戏剧――希腊悲剧《晚餐》于11月2日至12日登陆北京人艺实验剧场,这也是自2010年以来该剧的第三轮演出。“每轮演出演员们都会有新的体会,总觉得剧本里有挖不尽的东西,这恰恰是经典话剧的魅力所在。 ”罗锦麟说。说到希腊戏剧时,他总是很兴奋,语速很快,每个话题对他来说都可以生发开去,所以,“这个问题,有时间再详说”就成为他中止某个话题的常用语。关于希腊戏剧,他的确是最有发言权的人之一,他是第一个把古希腊悲剧呈现在中国戏剧舞台上的导演,近30年来,他共执导11部希腊戏剧, 17次带戏出国,足迹遍布拉丁美洲、欧洲等。凭这些数字就可以想象,在那些没有展开的话题背后,隐藏着多少细节和故事。

 

《晚餐》讲的是大爱

 

《晚餐》是希腊当代最著名的剧作家卡巴奈利斯的名剧,其故事前情取材于古希腊悲剧作家埃斯库罗斯的三联剧:《阿伽门农》 《奠酒人》和《复仇女神》。迈锡尼王阿伽门农率领希腊联军花了十年的时间血洗了特洛亚,当他带着自己抢占的女奴特洛亚公主卡桑德拉回到自己家中时,他的妻子克吕泰墨斯特拉和情人埃癸斯特斯一起将其和卡桑德拉杀死,随后,阿伽门农的小女儿厄勒克特拉和儿子俄瑞斯特斯为了给父亲报仇,则杀死了自己的母亲和她的情人。《晚餐》的剧情续接三联剧,讲述几个活着的孩子和他们死去的父母等几个人的灵魂共进晚餐。几个死去的人已经原谅了彼此,但活着的孩子们却因为杀人精神几近崩溃,最后,孩子们决定用结束自己生命的方式来破除这个家族亲人们之间互相杀戮的诅咒。

 

“今天我们理解这个诅咒,就是要反对战争,反对仇恨和杀戮,所以这个戏写的是一种大爱。 ”罗锦鳞说,“它看起来讲的是战争,其实是讲人的灵魂问题。 ”所以他称《晚餐》是部具有学术味儿的作品,即有哲理性,让观众看完之后有所启迪。《晚餐》的原作是现代演员在排这部戏,几年前着手执导该剧时,罗锦鳞考虑到中国观众的理解和接受问题,以及北京人艺此前还从未排演过古希腊悲剧,就决定采取古希腊戏剧的创作方式排《晚餐》。

 

为了减少观众的理解障碍,罗锦鳞曾在每场演出前都用10分钟左右的时间向观众介绍古希腊悲剧的常识和该剧的背景,但出乎他意料的是,观众不仅完全能看懂这部戏,而且非常喜欢。“观众95 %都是年轻人,他们坐住了,没有中途离场,看完后觉得很不错。 ”所以他感叹:“千万不要小看现在的戏剧观众! ”今年11月16日至18日,该剧还将作为今年北京人艺送戏进校园的唯一剧目在北京大学演出3场。“听说票已经卖光了。 ”罗锦鳞欣喜地说。

 

将东西方美学融合一起

 

希腊戏剧对演员的台词、形体有相当高的要求。在《晚餐》第一轮演出前排练时,调整演员们的表演状态非常难。“他们已经习惯了生活的、自然的、京味儿的表演,但是这个戏不要生活的,而要诗剧式的状态。 ”罗锦鳞介绍,“台词像散文诗,演员们不是说而是诵,形体要雕塑型的。儿化音在这个戏里是不能用的,比如‘这儿’是不能说的,一定要说‘这里’ 。 ”

 

这正是希腊悲剧的美学精神:简洁、庄严、肃穆。“为什么是这样的?因为古希腊戏剧是广场演出,面对10000多个观众,演员们不放大肢体动作和情绪怎么行?温吞吞绝对不行。 ”罗锦鳞解释。几十年来他执导希腊戏剧时,一直坚持两个原则:古希腊美学原则和中国美学原则,将东西方美学融合,他强调:“不是结合。 ”

 

他执导的《美狄亚》 ,当年去巴黎演出时轰动了整个城市,用他的话说是“掀起了一股旋风” ,如今已在国外演出300多场。在他看来,这部用河北梆子演出的希腊戏剧,在东西方美学的融合上,做到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在外国人看来就是中国戏曲,而中国人看就是改良的戏曲” 。

 

在《晚餐》中,即便看起来是西方风格的服装上,他依旧会在细节上突出中国元素。而中国戏曲美学的写意、象征、虚拟等,更是被他创造性地运用到希腊戏剧中。他以《俄狄浦斯王》为例向记者介绍,俄狄浦斯王最后要自挖双目,所有西方戏剧的处理都是不当场挖,而是在台下挖,后来呈现给观众的俄狄浦斯王形象就是衣服上都是血,两只眼睛是两个黑窟窿。“这一点都不美,为什么不可以虚拟表现呢?我就让他当场挖眼睛! ”于是就有了后来的表现方式:俄狄浦斯王在舞台上当着观众双手挖眼睛时,他一下子蹲下去,歌队马上站起来挡在他面前,他在后面飞快用黑纱把眼睛蒙上,再回到观众视线时,身上一点血也没有,但是观众全明白了。“这个处理让西方导演佩服之极,其实这就是用的中国戏曲的美学。 ”他对记者说。

 

希腊戏剧的魅力在于深刻

 

虽然父亲是古希腊戏剧和古希腊文学专家罗念生,但罗锦鳞并非一开始就对古希腊戏剧感兴趣。他向记者回忆:“直到‘文革’前,我其实是抵触希腊戏剧的。为什么?觉得特难懂,光一个希腊人物的名字就那么长,念不清楚,就烦。 ”但是“文革”后,他重读希腊戏剧,“了不得,我们今天发生的事情, 2500年前的希腊剧作家都已经写进戏里了” 。

 

1986年,他开始导《俄狄浦斯王》,该剧是第一部在中国上演的古希腊悲剧,从此一发不可收拾,他执导的主要戏剧作品都为古希腊戏剧。古希腊戏剧如今在全世界还在演,他认为源于它们深刻的内涵,其和当下的现实依旧能够契合。他分析:“2500年前创作的古希腊戏剧之所以能够这么深刻,是因为古希腊的民族运动以及民主精神,他们追求的比如男女平等的民主精神我们现在还在追求。 ”在他看来,古希腊戏剧的魅力正在于此。

 

对文本的理解,导表演手法,观众接受度,这些都是中国导演执导古希腊戏剧所可能面临的困难因素。上世纪80年代,初涉古希腊戏剧的罗锦鳞像一个孤独的战士在执导希腊悲剧,到如今,排古希腊戏剧的艺术家们逐渐多了起来。他为记者分析原因:“以前大家对遥远的希腊感觉很陌生,现在没有距离限制了,也逐渐认识到了希腊戏剧的价值。 ”

 

罗锦鳞曾执导过古希腊悲剧《安提戈涅》,今年北京人艺著名导演李六乙执导的另一版本《安提戈涅》也即将公演。两人的表现方法截然不同,罗锦鳞介绍:“李六乙用的是现代派戏剧的表现手段,我用的则是传统戏剧。他对文本一个字儿没改,我还改了点。但我们都遵循古希腊戏剧的原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