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希腊危机积重难返 债务减计论重出“江湖”

希腊危机积重难返 债务减计论重出“江湖”

  • 来源:金融时报
  • 发布日期:2012-10-30
  • 浏览数:353

 

     虽距离上一轮希腊债务减计结束已经半年多,但在加大紧缩力度以及经济深度衰退的双重重压下,希腊债务问题却如滚雪球般愈加严重。据德国杂志10月28日报道,正在对希腊减债进展进行审计的“三驾马车”在上周四的一次会议中,建议对希腊债务进行新一轮的减计。这次会议类似于下一次欧盟财长会议的预备会议,而希腊问题将成为下次财长会议的核心议题。不约而同的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本月早些时候公布的报告中也指出,希腊可能无法完成预定的减债目标,希腊或需进行新一轮债务重组。10月29日接受本报记者采访的中国社科院欧洲所经济研究室副主任熊厚表示,相比年初,希腊债务危机并未好转,甚至更为糟糕。从目前来看,不能排除希腊进行二次债务减计的可能性,但德国的态度十分关键。

  作为全球最大的主权债务减计,希腊债务重组曾一度让许多乐观者认为,希腊债务危机或将因此“柳暗花明”;然而仅半年多之后,希腊债务减计论却重回决策者视野,这让那些乐观者情何以堪。根据希腊政府的2013年预算草案,2013年GDP将萎缩4%,进入连续第六年的衰退。不少专家也警告称,超出预期的经济衰退幅度以及财政紧缩的力度过猛,希腊如约完成减赤目标已经成为“镜花水月”。IMF最新预测显示,希腊公共债务占GDP的比重今年底将达到170.7%,2013年将升至181.8%。IMF还指出,希腊要在2020年前实现债务比率降至120%的目标已经几无可能。

  “相比以往,希腊债务危机的严重性不减反增。”熊厚表示,一方面,希腊经济已经持续第五年衰退,而失业率更是飙升至22.6%的历史新高;另一方面,在经济持续恶化的拖累下,希腊在财政改革方面取得的成效也甚微。双重压力之下,即便希腊已经接受国际救援并进行大规模的债务减计,其债务数量仍在攀升,希腊依然不被市场接受,只能依靠持续“输血”来渡过难关。据悉,由于各方利益博弈再度上演,“三驾马车”对希腊改革进展的报告被推迟至11月12日之前公布。有消息表示,在获得下一笔315亿欧元的救助资金所需履行的改革义务中,希腊已完成的约为60%,正在考虑中的占20%,剩下的20%是完全没有实现的。

  德国杂志当天的报道称,在“三驾马车”的希腊资产减计计划中,并没有把欧洲央行纳入其中。这意味着一旦这项计划成真的话,私人投资者将再度首当其冲。而欧洲央行拒绝参与减计计划的原因是,目前的条约禁止欧洲央行以这种形式变相地为成员国进行债务融资。此外,“三驾马车”据说还在当天的会议上对希腊的紧缩义务附加了150项新条款,这些建议包括更容易地解雇希腊工人,减少最低工资水平,并且提高其在部分领域的特权等等。在上一轮“史上最大无序违约”中,迫于国际组织和成员国政府的压力,私人投资者成为希腊债务减计的主要参与者;在持续多日的“拉锯战”之后,私人投资者同意减计希腊债券面值的50%。而欧洲央行、IMF以及欧盟持有的希腊债券则几乎毫发无损。有数据显示,IMF和欧洲央行目前持有的希腊债券分别为200亿欧元和500亿欧元。

  然而,在希腊二次债务减计问题上,反对者的声音也十分响亮。10月28日德国财长朔伊布勒表示,欧元区主权国家不应该对其持有的希腊政府债务所导致的大规模亏损实施减计。这再度凸显出德国在此问题上的一贯立场。德国总理默克尔发言人本月早些时候也表示,对德国政府来说,新一轮希腊债务减计是不可能的。虽然德国希望希腊留在欧元区,但希腊也必须坚持采取痛苦的紧缩措施,以削减其沉重的债务负担,改善经济竞争力。令人略显困惑的是,希腊政府对于这个问题也持反对立场。总理萨马拉斯回应称,新一轮债务重组将使希腊自食其恶果。“我们不会落入这一圈套,我们既不需要投资者们减计更多的希腊债务,也不需要更多的援助资金。我们需要的是更多的时间来恢复经济增长。”他如是说。

  “从目前希腊危机的现状来看,不能排除希腊进行二次债务减计的可能性。”熊厚说,但是,考虑到欧洲央行自行持有的大量希腊债券,其未必肯在这个问题上轻易让步。虽然IMF力倡希腊债务重组,但它也不会轻易同意自己利益受损,德国的立场更是不必多说。事实上,在上一轮希腊债务减计中,德国强硬的态度令人印象深刻。考虑到德国民众目前对希腊救助问题普遍反对,且明年德国大选在即,德国政府在希腊债务二次减计问题上绝对不会轻易“松口”。如果欧洲央行、IMF将自己置身债务减计计划之外,那实际上能够实现的希腊债务二次减计的数量可能会十分有限,减计计划的效果也将大打折扣。“不管是第三轮救助计划,还是新一轮的资产减计,对于希腊来说,都只是权宜之计;毕竟给钱的一方不会给得痛快,希腊这拿钱的一方也不那么心甘情愿。”熊厚说,但综合各方面的因素来说,德国的立场应当是最为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