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对冲基金热捧希腊国债

对冲基金热捧希腊国债

  • 来源:华尔街日报
  • 发布日期:2012-10-23
  • 浏览数:344

 

     过去几个月最热门的交易之一是购买某个国家的国债:该国正陷于严重的经济和社会动荡之中,这种严峻的形式已使该国新纳粹政党的支持率在民调中排到了第三位。

     没错,对冲基金一直在购买希腊的国债。

DPA/Zuma Press
本月早些时候,德国总理默克尔和希腊总理萨马拉斯在布鲁塞尔。

     自从希腊于3月份完成债务重组并将2,000亿欧元(约合2,610亿美元)债券置换为约600亿欧元债券之后,不良债务投资者(很多是美国对冲基金投资者)一直在挑选希腊债券。对冲基金分析师纷纷要求希腊财政部官员提供大量信息,而希腊国债的价格则一直在攀升。

     总部位于纽约的Third Point LLC在本月早些时候给投资者的信函中对希腊国债表达了积极的看法,该公司提到了同样接受救助的葡萄牙的国债。该公司在信中称,他们预计希腊的情况将继续改善,并将经历与葡萄牙类似的变革。

     购买希腊国债的还有纽约对冲基金Greylock Capital Management,该基金专门投资因希腊的形式已连续数月上涨的不良债务。此外,总部位于纽约的多重策略基金Fir Tree Partners也购买了希腊国债;该基金管理的资产规模为80亿美元。

     Appaloosa Management LP的一位投资者表示,该基金的管理人David Tepper也通过购买希腊国债赚取了利润。

     据Tradeweb的数据显示,2023年到期的希腊国债周一收益率为16.53%;国债价格较前一交易日小幅下跌,但收益率已较本月初下跌3个百分点。

     在今年夏天买入希腊国债的基金都有不错的表现。

     希腊国债良好的表现对希腊本身来说没什么意义。一些希腊基金和银行实现了增长,但希腊政府还要数年之后才能发行新的国债。

     的确,即便从最乐观的角度来看,希腊仍身陷危机之中。几乎没有人相信希腊能够很快从深度衰退中复苏,甚至都没人相信希腊能够偿付所有债务。希腊国债风险较高,市场也很小。在希腊3,000亿欧元的国债中,仅有20%由私人债权人持有,其余都由欧洲央行(European Central Bank)、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简称IMF)和救助希腊的欧元区成员国政府持有。

     不过多头们辩解称,希腊国债很便宜,上述情况的影响几何可以忽略不计。希腊国债给投资者提供了一个以低廉的价格购买一个欧洲国家国债的良机。Greylock的Hans Humes表示,这是个难得的好机会。他的投资组合中约有20%的希腊国债。

     据一位投资者透露,在7、8月份买入希腊国债后,对冲基金投资者Daniel Loeb掌管的Third Point已实现数亿美元的帐面盈利。在认定希腊不太可能退出欧元区后,该基金以相当于债券面值约17%的价格买入了希腊债券。

     即使是发生债务违约,债权人应该也不会血本无归。一位购买了希腊国债的对冲基金投资者表示,在近期主权债务重组案例中,很难找到低于面值10%的情况。

     知情人士说,Fir Tree是在今年夏天逐步买入希腊国债的,买入价是面值的12%-20%,该基金相信,即使希腊退出欧元区,这批债券的价值也能达到面值的35%左右。

     2042年到期的希腊最长期国债在6月份希腊大选前的价格为面值的12%,这一比例后来翻了一倍,接近24%。

     在3月份的希腊债务重组中,旧债持有人置换到一批2023年至2042年到期的新债。希腊目前为这批债券支付2%的利率,过后几年这批债券的票面利率会上升。

     许多希腊债权人在债务重组之后拿到了他们并不想要的债券。许多人出售了这些债券,这也导致原本已经更低的希腊国债价格进一步下挫。财务报告显示,德国商业银行(Commerzbank A.G.)卖光了他们手中的希腊国债。

     截至希腊债务重组时,意大利银行Intesa Sanpaolo SpA (ISP.MI, ISNPY)手头有超过10亿欧元的债券,文件显示,该行用这些旧债置换了3.48亿欧元的新债并转手卖出,现在只剩下7,300万欧元的新债。

     不过,这对于那些愿意承担风险的投资者来说,这不过是一个偶发事件。

     希腊新上台的总理萨马拉斯(Antonis Samaras)已试图让欧元区其他领导人相信,希腊仍愿意留在欧元区。而欧洲央行(European Central Bank)推出的债券购买计划虽然针对的是西班牙和意大利,却也提振了投资者对希腊的信心。

     还有人指出,希腊大规模的支出削减计划也证明该国在清理财政积弊问题上的态度是严肃的。

     但人们仍不可忽视风险。

     首先,希腊国债波动率很大。希腊国债价格5月份大幅下挫,用了好几个月的时间才恢复到3月份债务重组后不久的水平。

     其次,持续性经济衰退的痛苦可能让不那么热衷于偿还债务的希腊领导人取代萨马拉斯登上权力宝座。

     再者,希腊国债问题现在还是由欧洲决策者说了算,这对私人债权人尤其不利。在3月份的债务重组中,欧洲决策者强迫私人投资者接受债务扣减,却对自己手中的希腊债券“网开一面”。欧洲央行与希腊单独达成协议,因而没有遭受任何债务减记。如今私人投资者有了更好的法律保护,但主导权仍不在他们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