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希腊的月光很彷徨

希腊的月光很彷徨

  • 来源:广州日报
  • 发布日期:2012-10-19
  • 浏览数:521

 

 

旅游胜地米斯特拉,空空荡荡的餐馆。

 

  “今晚的天空很希腊”,那一晚,坐在酒店的屋顶露台,沐浴着卫城的月光,我突然想起了余光中的这句诗。

 

  希腊,真是个适合发怀古幽情的地方。

 

  雅典国家考古博物馆、雅典卫城博物馆,一个个带着残缺美的雕像,仿佛那些只在神话里读过的神祇一一复活;三千多年前的迈锡尼遗址,似乎还有阿伽门农的幽灵在游荡;德尔菲遗址,神话中俄狄浦斯的父亲就是在这里的阿波罗神庙前,求来了未来的儿子将会杀父娶母的预言。而中国游客趋之若鹜的圣托里尼岛,蓝白相间的美丽建筑不仅仅是浪漫的天堂,原来还是这里的居民在外族统治期间,为了表达忠诚,将它漆成了代表自己国家的颜色。

 

  然而,当历史渐渐隐退,如今的希腊是什么模样?

 

  一出机场就被“宰”

 

  9月26日,刚踏上雅典的土地,原本计划坐地铁去市区的我们就遇上了地铁罢工。我们问行人地铁站怎么走,他们连比带划地告诉我们今天罢工。我们在地铁的售票机上也看到,上面贴了纸条提醒乘客有几站当日不开通。晚上看新闻才知道,希腊工人当天举行了新政府成立以来首次反紧缩案罢工,代表希腊半数工人的两大工人联盟呼吁工人走上街头抗议新一轮的紧缩政策。提着大箱子的我们只好坐公交到宪法广场再打出租车。不知道是不是被误认为阔佬的缘故,5欧元的路程居然被那老头宰了20多块!我们问司机老头,他嬉皮笑脸地咕哝了几句:“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就一溜烟地开跑了。他们的罢工是很有计划的,第二天地铁就恢复了正常营运。但在随处可见的涂鸦里,还是可以感受到民众激烈的情绪。连雄伟美丽的雅典大学院墙上,也被人用红漆写上了大字:“革命已经来临。”只有那高高矗立的雅典娜雕像,一如既往地注视着她护佑的城市。

 

  珍惜每个工作机会

 

  还有一次在出租车上,白眉毛白胡子的司机跟我们絮絮叨叨地聊天。他指着沿路关闭的大大小小的商铺,摇着头说:“雅典有一半的商店都关门了!”这位司机大佬自称以前是海员,到过亚洲很多地方,现在只能开出租车度日,连心爱的香烟都戒掉了。我问他如果失业,能够拿到多少保险金,他的回答是七八百欧元。按我们在希腊正餐平均每人消费10欧元左右看,这个水平不算高。削减养老福利是希腊政府应对经济状况的一个趋势,希腊民众对此深为不满,言谈中这位司机对政府也颇多诟病。不过,他不无庆幸地说:“我跟其他人比还算是好的了,至少还有个工作。”

 

  工作,工作,就业率,失业率,在和希腊人接触中随时可以听到这样的词汇。工作,确实能决定一个人的精神状态。我们住过的一个四星级酒店,前台老头就特别神采飞扬,又热情又体贴,临别还殷勤地送上拥抱加亲吻。而更多的景象是,小镇路边,咖啡店、餐馆门可罗雀,三两老年人无所事事地坐在那里聊天或喝上一杯。在德尔菲古代体育场遗址游览的时候,7点半天色已晚,整个遗址只有我们两个游人。只有一个年轻的女工作人员,说怕下山路滑,一直手执对讲机默默地站在一边直到我们离开。她不无遗憾地告诉我,自己很重视这份工作,但只能干到秋季,接下来还不知道去哪里,茫然的表情在渐渐浓起来的夜色中颇有几分萧瑟。

 

  不仅仅是雅典,德尔菲这样以旅游业为唯一支柱的小城受经济形势的影响更大,街道两边的美丽店铺空空荡荡,只有几个中国游人在那里逛街。我们进去随意看看,店主都无比热心地招呼。一个纪念品店里,有一个看上去足足有八九十岁、话都说不利索的老人家反复向我们推销他的银质咖啡勺,我们最终只买了件T恤,简直是充满了罪恶感地离去。

 

  昔日荣光 今日彷徨

 

  从希腊回来后,也时常关注那里的新闻。深深感到遗憾的是,由于语言的隔阂,和当地人没能作比较深入的交谈。但我也能体会到,在昔日文明荣光照耀下的他们,心中确实充满了冲突,对改变现状信心不足。

 

  突然想为余光中先生的诗续写一句,描写我感受到的现实中的希腊:

 

  “今晚的天空很希腊,希腊的月光很彷徨。”

 

   文、图/陈巧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