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希腊私有化新政蓄势待发

希腊私有化新政蓄势待发

  •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 发布日期:2012-09-21
  • 浏览数:407

 

     刚上任第二周,希腊公共资产发展基金会(TAIPED)主席Takis Athanasopoulos就出现在9月18日的雅典第二届中希经贸论坛暨企业洽谈会上。他带来的信号是:中国给正进行结构性改革的希腊提供了学习榜样,而希腊则能提供给中国投资机会。就即将推出的私有化计划,他向中国企业发出邀请,并称希腊人若改变心态,就可能使该国成为投资者的“Eldorado”(理想中的黄金国、传说中的宝山)。

  眼下的希腊正处于未来高度不确定的关键时刻,全希腊乃至国际金融市场都在等着“三驾马车”对希腊改革进展的审核结果,这将决定着能否给希腊预算赤字达标宽限两年并拨出下一笔315亿欧元救命钱。

  远在中国的投资者们显然对来自希腊的机遇心存疑虑、不愿冒险。这个以私有化及投资机会为主题的论坛上希腊政商学界精英济济一堂,来自中国本土的企业家却屈指可数。

  论坛主办方雅典商务孔子学院中方院长、来自中国对外经济贸易大学的杨秀琴教授对此感到惋惜。她对本报记者说,希腊目前处在经济最困难的时期,搭建这个民间交流平台最重要的是想让中国企业家透过迷雾看到投资希腊真实的机会和危险在哪里,真正了解希腊的投资环境,不要错失可能的绝佳投资机会。

  外经贸大学副校长赵忠秀透露,计划明年在国内首次举办中希经贸论坛,推动中国企业探寻刚刚涌起的希腊商机。

  拖沓的私有化进展与激进新政

  希腊政府曾推出一份2011年到2015年的私有化项目清单,其中包括雅典国际机场、国家彩票等53项国有资产让股权或特许经营权以及10块国有土地拍卖,但预定的私有化进展出奇缓慢,只有极少数项目完成招投标,且在今年大选前几个月该项工作已陷入停滞状态。

  去年成立的希腊公共资产发展基金会是负责国有资产出售工作的最主要机构,不单进项寥寥,该机构迄今花出去的雇员成本和专家咨询费已超过600万欧元,这在正想尽办法节约政府开销的节骨眼儿上显得格外刺眼,基金会的原管理层在本月初被全面调整。

  希腊财政部日前已拟定出一份新的私有化清单,据已拿到这份清单的人士对本报记者透露,新的私有化项目与之前清单内容差别并不太大,将在6年内分步实施,新政府预计将于10月份对外公布这份私有化清单,并提交给公共资产发展基金会进入操作层面。

  新的私有化举措被希腊总理萨马拉斯描述为“非常激进”,而且“远超预期”。他抱怨此前导致私有化进程缓慢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形势的不确定性“欧洲官员整天公开猜测希腊退出欧元区可能性,这叫我们怎么搞私有化?!”

  据本报记者了解,实际上,对于通过出售国有资产筹集资金,在希腊政坛内部仍有较大分歧,反对者担心在债务危机的关头私有化速度过快,会导致国有资产被廉价出让;激进的反对党更斥责分拆出售基础设施等公共资产是从根本上破坏国家的未来。

  希腊财长斯图纳拉斯(Yanis Stournaras)也承认私有化进程一度缓慢是受各方因素阻碍,但新一届政府对推动私有化进程有坚定的信念。

  “本届政府非常相信私有化的作用,欢迎外国投资者来参观我们的私有化项目,”他对本报记者说,“我们现在已组织强有力的团队处理私有化问题,这将成为今后克服财政困难的利器,我们会尽可能快地对列在单子上的公司实施私有化。”

  在新私有化计划启动前,已有包括雅典旧机场改造等6个私有化项目完成招投标,进行到一定程度。Takis Athanasopoulos预计,来自国际广播中心(IBC)私有化和国家彩票运营许可证的收入,到今年底就可以给政府带来3亿欧元入账。

  排在新私有化名单最前列的项目还包括OPAP博彩公司和28个国有建筑售后回租,以及石油公司ELPE、水务公司EYATH、希腊邮政以及酒店、支线机场和游艇码头等,这些项目可能在未来几周内就会被发布。

  Athanasopoulos说,他期待看到更多像中远投资比雷艾夫斯港那样的成功案例。希腊政府希望通过国有资产管理改革吸引投资者,改善投资环境,利用私有化进一步增加国家税收,提升希腊竞争力,增加就业,对经济发展带来巨大促进。

  突破“官僚”障碍的改革冲动

  在希腊经济产业研究院执委、阿尔法银行首席经济学家Michael Massourakis看来,自己的祖国就像是刚从类似中世纪的行事方式中解脱出来,过去苏联式的福利社会已破产,必须尽快进行改革,增强经济和投资环境的国际竞争能力,不然就会被丢进历史的垃圾桶。

  他对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对外经济研究部部长隆国强介绍中国当年吸收外国投资的经验非常感兴趣。隆回顾中国改革开放之前面临的困难和挑战不亚于如今的希腊,而当时中国领导人认识到,紧缩不是出路,要靠发展,一是调动自身潜力,二是引进外国的投资技术和管理。

  “对投资者来说,什么是好的环境?就是能赚钱的环境,最根本的是,要让投资者赚到足够利润,靠投资者的口碑以商招商。”隆说。

  在私有化过程中,要摆脱过去的束缚,解放封闭领域,也并非一夕之功。希腊面临国有企业效率低下的问题,同时国家对私有经济的控制也比较严重。 “希腊人非常羡慕中国人能成功转为市场经济。”Massourakis说。

  Massourakis相信通过私有化,希腊社会经济结构将发生巨大变化。而在希腊发展竞争部及基建交通网络部战略投资秘书长Petros Selekos看来,在希腊种种问题中首先要解决的就是官僚主义。

  “过去三年改革成效有限,我们的机构已处于崩溃边缘,对我们来说已没有任何退路,”Petros Selekos说,“要走出危机,希腊必须变得更有效率。”

  Selekos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现阶段希腊所需要的结构改革中,投资审批快速通道(Fast Track)是一个重要举措。“Fast Track”会加快对在希腊进行的重大战略投资的发放牌照程序,同以前相比将更快取得结果。他希望下一步是可以不需要通过类似Fast Track的立法,就可以让企业在希腊市场取得成功。

  实际上,建立经济特区也已纳入考虑。Selekos说,虽然政府层面还没有明确意图,但各方对此反应都比较热烈,有在这方面尝试的意愿。

  投资机遇背后的政策缺位

  世邦魏理仕向中国投资者推荐参与希腊岛屿开发等前景广阔的不动产投资机会,在当地成立有特色的国际旅游度假中心,建造海滨度假别墅。不过,这家不动产投资咨询机构的雅典公司主席Yiannis Perrotis也批评政府的财政审批手续到目前还没有看到有效改变,税收政策不够稳定和平衡,透明度方面也存在问题。

  已进入希腊5年的天华阳光董事长苏维利也对此深有同感。天华阳光是一家总部设在上海、在全球有20多家子公司的太阳能电站开发投融资公司。苏维利以切身体会出发,希望希腊政府从立法上能真正做到保护可再生能源发展的投资环境、投资体制和收益,保护中国投资人投建希腊电站项目的资金安全,并简化项目许可、成立公司以及投资人在希腊办理居留的手续,也希望能提供给可再生能源投资人稳定的税收政策,增强中资银行为希腊光伏项目投资贷款的信心。

  稍早因为欧盟取消太阳能发电补贴政策,已导致数个正在积极洽谈或推进的中国光伏企业在希投资项目陷入停顿。

  除了欧盟政策改变造成的被动,希腊也受制于来自欧盟的移民政策。其本身对于外国人获得居留的政策也相当严苛。以中远比雷艾夫斯港投资为例,40亿欧元的投资,希腊只批给了7个居留证。

  希腊的签证政策不单给中国投资人本身造成不便,影响办企业的积极性,在当地办的华人背景企业也难以从中国聘用必要的员工,签证问题还直接影响到中国游客的数量。

  拥有爱琴海得天独厚环境的希腊是中国民众最向往的旅游胜地之一,但前来旅游的人与每年去法国旅游的人数相比只有1/200。

  希腊丝绸之路旅行社总裁兰孝程说,游客人数上不去,除了因债务危机担心社会不够稳定,主要原因就是签证难,拒签率高。

  他建议政府改善对华签证环境,并出台有利于投资移民的措施,推动希腊经济。

  温州籍的希腊华侨华人总商会会长徐伟春说他近来不断收到国内温商的委托,希望深入了解希腊投资环境,在私有化进程中寻找投资合作机会,现在,每个月他都要跟雅典负责国际事务的副市长碰碰头,专门讨论如何促成与中国企业间的合作。

  他认为希腊政府有必要出台几项针对性的对华政策,通过创新模式创造更好的投资环境。“希腊经济现在缺少的是造血机能,可以借鉴韩国济州岛吸引中国游客的模式,突破现有法规,对中国公民开放一周免签证的政策,”他大胆建议,“此外,推动投资移民,不用怕中国人来了不走,他们会带来投资和就业,给希腊房地产等市场带来前所未有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