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希腊危机:腐败阻碍经济恢复增长

希腊危机:腐败阻碍经济恢复增长

  • 来源:纽约时报
  • 发布日期:2012-09-20
  • 浏览数:525

 

     《纽约时报》近日刊载文章称,受欧元区主权债务危机的影响,希腊的经济衰退周期已经进入第五个年头。但对于现在的希腊而言,是否还会继续留在欧元区中已经不是真正的问题所在;真正的问题在于,官僚主义和腐败的文化在希腊已是根深蒂固,导致希腊经济无法从根本上得到修复。

 

     以下是这篇文章的主要内容:

 

     格莱格里斯-斯克罗斯(Gregoris Skouros)走出一个矮小的货物集装箱,这里是他的家。不景气的经济状况已经迫使他安家在靠近小村庄Levidi附近的这个农业平原上,距离雅典大约有两个小时的车程。

 

     但有来访者提到所有人脑海中都在思考的事情——希腊在欧元区中的未来——时,斯克罗斯抿紧了嘴唇,过了好长时间才说话。“现在的问题已经不再是我们会继续留在欧元区当中还是离开。”今年54岁的斯克罗斯说道。“问题在于,希腊(经济状况)还能被修复吗?”

 

     这个问题已经呈现出新的紧迫性。本周,希腊总理安东尼斯-萨马拉斯(Antonis Samaras)作出了一项新的努力,他试图聚拢一项财政紧缩计划,目的是说服希腊的债权人在10月份向其发放315亿欧元(约合411亿美元)的贷款。而甚至是在这样紧迫的时刻,欧盟委员会、欧 洲央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这“三驾马车”的审计官员仍在对希腊政府的账目进行审查,以判定这个国家是否正处在修复自身财务状况的既定轨道上。

 

     但是,即使希腊能从欧盟伙伴那里收到另一笔的“生命线”援助资金,许多希腊人也已经做出了自己的结论:那根本就无关紧要。在日常生活的经济性继续遭到侵蚀的形势下,一个令人感到十分担心的问题是,希腊政府领导人几乎没有采取任何措施来根除包括官僚主义 和行贿受贿在内的根深蒂固的问题,而正是这些问题导致希腊经济无法恢复增长。

 

     这种阴暗的公众情绪——本周希腊所出现的广泛的停工现象以及定于下周进行的大罢工也证明了这一点——可能会让萨马拉斯领导下的希腊政府更加难以在国会中推进其总额115亿欧元(约合150亿美元)的财政紧缩计划。对于希腊政府来说,如果想要获得下一轮的国际援 助贷款,从而使其免于面临不得不退出欧元区的风险,那么一项预算协议可能会是该国最后的、也是最好的希望。

 

     欧盟官员已经意识到萨马拉斯所面临的本国政治挑战——在今年6月份,经过两次失败的大选以后,希腊终于组建了由三个政党结成联盟的政府,这个政府的根基并不稳定——因此看起来他们乐于给萨马拉斯更多时间来推进财政紧缩计划。欧盟各国财政部长上周在塞浦路 斯首都尼科西亚召开了一次会议,他们在会上暗示了这种意愿。而在本周一,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也同样表示有此意愿。鉴于希腊政治的不稳定性,欧盟各国领导人可能没有太多的选择,只能继续押注于萨马拉斯。

 

     而就目前而言,事实上萨马拉斯所面临的更大挑战是来自于日益失去耐心的希腊民众。最近几个星期以来,希腊极右翼政党“金色黎明”(Golden Dawn)的民意支持度有所上升,这个政党在上一次大选中赢得了18个国会席位。而与此同时,希腊主要的左翼反对党Syriza在 民意测验中实际上已经与萨马拉斯领导下的新民主党捆绑在了一起。

 

     斯克罗斯在上一次大选中投票给泛希腊社会正义运动党(Pasok),这个政党已在今年被驱逐出权力中心。斯克罗斯称,如果现在再次举行大选,那么他不确定自己要投票给哪个政党。“希腊所面临的问题是如此广泛。”他说道。他朝着现在被其称之为家的这个农庄的远处 看去,刺眼的阳光让他不得不抬起手来挡住眼睛。“我们需要需要一项由外部监察人员来执行的马歇尔计划,对政府的每项操作都进行监察,确保改革措施会真的发生。”

 

     马歇尔计划(The Marshall Plan)的官方名称为欧洲复兴计划(European Recovery Program),是二战后美国对被战争破坏的西欧各国进行经济援助、协助重建的计划,对欧洲国家的发展和世界政治格局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该计划于1947年7月正式启动,并整整持续了4 个财政年度之久。在这段时期内,西欧各国通过参加经济合作发展组织(OECD)总共接受了美国包括金融、技术、设备等各种形式的援助合计130亿美元。

 

     希腊的经济衰退周期已经进入第五个年头,而最近几个月以来该国经济已经更进一步地陷入滑坡状态,原因是此前希腊政府已经实施了一系列的薪酬和支出削减措施,此外还实施了大幅提高税收的措施,从而令本已对财政紧缩措施持警惕态度的希腊民众更受打击。

 

     在第二季度中,希腊经济下滑6.2%,预计今年将会下滑近7%,远远超出“三驾马车”在几个月以前所预期的降幅。在上个月,希腊的失业率已经上升至23.6%。

 

     萨马拉斯政府最新的财政紧缩计划提议进一步削减公务员薪酬和养老支出,这促使希腊人——包括医生、消防员和警察机关中的许多人——都走上街投进行游行抗议活动。到目前为止,这些游行抗议活动还都比较和平。但与哦卸任预计,9月26日可能会出现城市动荡局面 ,届时举行的全国性大罢工活动预计将让希腊的许多事务都陷入停滞状态。

 

     虽然萨马拉斯已经作出承诺称,这项最新的财政紧缩计划将是他领导下的希腊政府所实施的最后一轮紧缩措施,但批评人士指出,更大的问题在于希腊政府几乎没有采取任何措施来恢复希腊经济的竞争力或是吸引海外投资。而“三驾马车”则一直都坚决主张,希腊政府 必须采取更加大胆的措施来为膨胀的国有部门“瘦身”,打击浪费行为、效率低下现象和腐败活动,清除阻碍希腊企业家精神发展的行政障碍。

 

     斯克罗斯对此表示同意。他认为,如果在根本上实施改革措施,那么希腊除了在未来几年中最终退出欧元区以外,几乎没有任何其他希望。“在希腊,腐败已经成为一种平常不过的事情——无论你是想要拿到驾照,还是到医院就医,甚至就连要开家公司时也是如此。” 他说道。“现在,所有事情都已经变得如此糟糕,而这种趋势甚至已经变得更加严重。”

 

     “三驾马车”的监察官员也都认为,贿赂行为和裙带关系是阻碍希腊经济复苏的障碍。而根据斯克罗斯的说法,这些行为是如此明显,以至于他现在所处的小村庄也未能免俗。

 

     在很多农村地区中,拥有公务员工作的人一边种着庄稼,另一边还继续拿着国家俸禄的事情并非什么罕见的事情。斯克罗斯提到,有个人经常都会在夏季农忙时分照料自己的西红柿作物,而不是到他作为公务员的办公室去上班。这个人种植的西红柿作物每年能为其带来 2.5万欧元(约合3.3万美元)左右的收入,其中大多数都是现金,这样可以避免全额纳税。

 

     当地的税收官是那个人的好友,“所以毫无疑问不会向其收取全额税收”,斯克罗斯说道。“而与此同时,这个人还会从国家支薪,哪怕当他是在地里劳作时也是如此。”

 

     斯克罗斯觉得,他无法确定萨马拉斯政府——或是其他任何一届政府——将有能力克服这种腐败的文化,因为这种文化甚至已经污染了希腊社会的大多数基本职能。“我们能改变所有这些事情吗?”他问道。“如果不进行一场革命,那么就很可能无法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