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债危影响欧元 或迎来黑色九月

债危影响欧元 或迎来黑色九月

  • 来源:《环球》杂志
  • 发布日期:2012-09-11
  • 浏览数:463

 

 

      欧洲迎来黑色九月?

 

      欧元区如果把希腊踢出去,它的陆地边界将会后退上千公里。从历史、地理、政治和情感上来说,没有希腊的欧洲将是不完整的欧洲。

  

      刚刚度过了惬意的夏日假期的欧洲领导人,如今又回到了希腊债务危机的现实中:6月份上台的希腊总理萨马拉斯不得不说服民众接受“最后一轮紧缩”,以换取避免债务违约亟需的下一笔救援贷款;德法等欧洲大国领导人则得说服自己的同僚以及选民继续向希腊提供援助,以保持欧元区的完整。

 

      只要任何一方的努力失败,希腊退出欧元区的警报将再度拉响,欧洲大厦崩塌的噩梦也将重现。一些媒体惊呼:夏休结束后的欧洲可能迎来一个黑色9月。

 

      最后一轮紧缩?

 

      今年6月份,希腊新民主党领导人萨马拉斯喊着重新谈判救援协议、结束紧缩、以经济增长应对债务危机等口号入主总理府。但总理宝座还没坐稳,萨马拉斯就发现,要获得新一轮救援贷款,他就必须自食其言,提出新一轮紧缩措施。

 

      8月29日,希腊财政部长斯图纳拉斯走出萨马拉斯总理的办公室,向媒体宣布,2014年之前,希腊将削减115亿欧元的政府开支,“新方案将于下周最后敲定并提交(给国际债权人)。”而这也正是作为国际债权人的“三驾马车”(欧洲中央银行、欧盟委员会以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要求。

 

      新民主党的两个执政伙伴虽然不得不支持新的紧缩方案,但语气多有保留。泛希腊社会主义运动和民主左派党希望政府的削减开支计划是一个“公平的一揽子计划”,不致增加低收入居民的负担。

 

      时间非常紧迫。希腊政府需要在9月份向“三驾马车”提交令人信服的紧缩和改革计划,以便后者根据救援协议,向希腊发放315亿欧元贷款。而得不到这笔钱,希腊将难以为继。

 

      新的一揽子紧缩和改革计划预计于9月中旬提交希腊议会讨论通过,以便欧元区领导人能在10月份的首脑会议上,为向希腊提供进一步援助开绿灯。

 

      萨马拉斯领导的三党执政联盟在议会300个席位中占178席,通过新的紧缩措施理论上不存在问题。但近三年来,希腊民众已经因为一轮接一轮的紧缩,收入下降近三分之一,失业率也超过20%,新的紧缩措施将在国内引起多大反弹,目前仍难以预料。特别是左翼激进联盟党可能借机发难,使推行新的紧缩措施难度加大。

 

      新一轮紧缩措施的重要性还在于,“三驾马车”的代表将于9月上旬发布对希腊执行紧缩和改革措施情况的评估报告。这份报告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希腊是否能获得下一笔救援贷款,甚至能否继续留在欧元区。

 

      但萨马拉斯似乎对前途信心满满。他在向帕普利亚斯总统汇报最近与德国总理默克尔和法国总统奥朗德的会见成果时说:“轮船正在转变方向。”

 

      这两场重要会见的情形到底如何呢?

 

      德法态度变化

 

      为了能够延期实现援助协议规定的财政紧缩目标,萨马拉斯在8月24日和25日分别与德国总理默克尔与法国总统奥朗德进行了讨论。

 

      8月24日,默克尔接待了就职后首次到访的希腊总理萨马拉斯。在随后举行的联合记者招待会上,默克尔表示,德国将站在希腊一边,支持其进行经济改革。她还驳斥了主张希腊退出欧元区的论调。

 

      默克尔的这一表态,表达了德国政府与希腊重修旧好的愿望,也有助于平息德国国内外把希腊踢出欧元区的声浪。

 

     债务危机爆发以来,希腊人一直指责德国把痛苦的紧缩措施强加于希腊,而希腊无法根据救援协议如期实施改革和紧缩则让德国人感到不耐烦。

 

     默克尔说,现在是欧洲政治家弥合这种差异的时候了。

 

     萨马拉斯则表示,关于希腊退出欧元区的评论和猜测必须停止,因为它将吓退投资者,阻碍希腊履行救援协议条款。

 

     但是,萨马拉斯访问德国的核心目的是,争取将减少财政赤字目标的时限延长两年,这一目的并没有达到。默克尔说,希腊接受国际救援的条件没有改变,她确信萨马拉斯会不遗余力地解决希腊面临的问题。

 

     8月25日,萨马拉斯在巴黎与法国总统奥朗德会晤时,也从奥朗德那里得到了使希腊留在欧元区之内的保证。

 

     奥朗德明确无误地向媒体表示:“对我来说,不要再问我(希腊是否会退出欧元区的)问题:希腊是欧元区的一员,也将留在欧元区之内。”

 

     德法领导人在希腊问题上做出类似的表态并不奇怪:8月23日,默克尔与法国总统奥朗德在柏林共进工作晚餐,协调在希腊问题上的立场。双方同意等待“三驾马车”关于希腊执行救援协议情况的报告出炉,再决定是否答应希腊关于对救援协议进行微调的要求。

 

     海外媒体评论认为,法国与德国联手出击,代表两国关系与6月高峰会议时已截然不同,当时以法国为首的多个国家,反对德国在对抗危机时以紧缩优先的路线。

 

     黑色9月

 

    德国和法国是欧元区的“双发动机”,两大国领导人的表态,暂时给萨马拉斯吃了一颗定心丸。但这并不意味着,希腊可以高枕无忧了。

 

    债务危机进入第四个年头的希腊,经济形势只能用糟糕来形容:今年头两个季度,国内生产总值分别衰退了6.5%和6.2%;第一季度的失业率高达22.6%。萨马拉斯对德国媒体说,过去三年,希腊经济萎缩了五分之一,民众生活水平下降了三分之一,退休人员的养老金减少了五分之一,一半以上的年轻人没有工作。

 

     在这种情况下,希腊政府在“三驾马车”压力下提出的“最后一轮紧缩措施”能否被国内外认可,最后能否落到实处,仍然是个未知数。

 

默克尔和奥朗德排除政府内外把希腊踢出欧元区的杂音,至少在口头上力挺萨马拉斯,实属不易。不过,在希腊问题上对德法真正的考验,是它们是否能给希腊“喘息空间”,即对救助协议进行适度调整。

 

     根据今年2月份敲定的第二轮救助协议,希腊政府必须在2014年年底将其财政赤字占国内生产总值比例从目前的9%左右降至3%。萨马拉斯希望能将达成上述目标的时间延长两年至2016年年底,以便给政府和民众一点缓冲时间。

 

     在这个问题上,默克尔和奥朗德的态度很默契——等待“三驾马车”9月份发布的希腊紧缩与改革情况评估报告。

 

     当然,从大局上来说,欧元区国家围绕救助希腊进行的讨论乃至争吵,是欧洲国家的家务事。

 

     希腊是西方文明的发源地,西方国家特别是欧洲国家,都对希腊怀有一份特殊的感情。打开欧洲地图,人们不难发现,希腊是整个欧洲的东南大门,扼守欧亚非三大洲要冲。更不要说,它周围,是北非、中东以及阿尔巴尼亚、保加利亚等前社会主义国家。

 

     欧元区如果把希腊踢出去,它的陆地边界将会后退上千公里。从历史、地理、政治和情感上来说,没有希腊的欧洲将是不完整的欧洲。

 

     因此,危机归危机,争吵归争吵,不到万不得已,欧元区国家以及整个西方世界,绝不会弃希腊于不顾。现在谈论希腊退出欧元区,可能为时尚早。

 

     9月6日,欧洲央行宣布“直接货币交易计划”,重新启动国债购买计划,不再设定购买上限。此举有助于稳固欧元区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