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希腊危机迫使国民纷纷移居国外谋生

希腊危机迫使国民纷纷移居国外谋生

  • 来源:新浪财经
  • 发布日期:2012-09-08
  • 浏览数:619

 

     作为一名在希腊工作了17年的药品销售员,Tilemachos Karachalios曾身穿西服,开着公司的一辆车,拥有一个公款支付账户。而时至今日,他已经被希腊的经济危机打垮,被迫离开这个国家,目前正在瑞典的学校中负责清洁工作。

 

  “那是一份很好的工作。”现年40岁的Karachalios在谈及自己以前的生活时这样说道。“而现在我正在清洁瑞典人的学校。”

 

  Karachalios已经将他6岁的女儿交给自己父母抚养,他是成千上万个逃离希腊的人之一,这个国家的失业率已经创下24%的历史最高记录,财政紧缩措施已经给该国经济增长带来了破坏性的威胁。在2011年中,申请到瑞典定居的希腊人比2010年增长了将近一倍,至1093人 ,而且这个数字在今年还将再次增长。与希腊相比,瑞典的就业市场上有更多的工作岗位,而且这个国家的经济状况也更加稳定。

 

  “我正在尝试生存下去。”Karachalios在斯德哥尔摩接受采访时说道。“在这里生活很艰难,非常艰难。我更希望能呆在希腊,但在那里我们找不到工作。”

 

  希腊的经济衰退周期已经进入第五个年头。总部位于雅典的经济与工业研究基金会(Foundation for Economic and Industrial Research)称,预计今年该国经济将下滑6.9%,与2011年的降幅相同。自2008年以来,到今年6月份为止,希腊的失业人数已经增长了两倍以上 ,达122万人,创下历史最高记录,而该国的人口总数也只不过才有1080万人。

 

  “在希腊,我们没有未来。”Ourania Michtopoulou说道,她在2010年与丈夫一起从希腊迁居到瑞典,此前两人都丢掉了自己在希腊古城塞萨洛尼基(Thessaloniki)的纺织业工作,他们在希腊原本过着舒适的生活,有房有车。“在这里,我能希望某些好的事情将会发 生。可能并非对我而言——毕竟我已经48岁了——但对我的儿女们来说可能如此。”

 

  回家

 

  他们一家现在挤在一狭小的公寓中,Karachalios的丈夫Nikos为一个庭院设计家及其十来岁的孩子们工作,这些孩子们正在为功课大费脑筋。

 

  “对他们来说,那些功课并不简单。”她说道。“我女儿曾很多次这样说过:‘我恨瑞典——我想要回家。’”

 

  在服过义务兵役以后,Karachalios在药物销售行业中开始了自己的职业生涯,他曾在希腊南部城市佩特雷(Patras)的三家公司中工作。他娶了一个中国女人,两人是在2004年的雅典奥运会上认识的,后来生了一个女儿,然后离婚了。

 

  “你可以计划,可以组织,可以制定10年或是20年的长远计划,但你不会知道生活会给你带来什么。”他说道。

 

  Karachalios说道,自从迁居到瑞典以来,他的体重已经减轻了20磅到30磅(约合9千克到14千克)。他的手上布满尘垢,不再象以前那样身穿西装,他现在身穿工装裤和工作鞋。他的西装留在了希腊。

 

  丢掉工作

 

  在荷马史诗《奥德赛》中,忒勒马科斯(Odysseus)是奥德修斯(Odysseus)的儿子,后者是一位花费了十年时间才好不容易从特洛伊战争(Trojan War)回到家乡的希腊英雄。Karachalios的名字是以他父母最喜欢的一个姑老爷的名字取的。

 

  Karachalios麻烦是在2010年初开始的,当时希腊政府强迫制药公司降价最多27%。为了降低成本,他当时的雇主PharmaSwiss就把他和其他两名销售员解雇了,让他原来的上司来管理账目,他说道。随后Karachalios一直都在寻找工作,最后在2011年在雅典找到了一份电 话销售员的工作,但只做了两个月就辞职了,因为拿不到薪水。他还曾试图开一个养老院,但不幸的是,这种尝试在花了他几个月时间以后最终还是失败了,而且花光了他大多数积蓄。

 

  最后他决定要离开希腊,他最先考虑去的地方是澳大利亚,但随后否决了这个想法,原因是移民程序过于昂贵。他在瑞典有个朋友,此前他曾去过那里,而且知道瑞典的声誉很好。

 

  “我知道他们有很好的组织性。”他说道。“所有人都会纳税,一切都很公平。没人会才从事欺骗活动。”

 

  一个盘子

 

  Karachalios在3月份抵达瑞典。他的朋友帮他找到了一个房间租住,每个月的费用为4500瑞典克朗(约合670美元),那个房间是一幢安静的公寓大楼中的一间,这幢大楼中还住着其他移民,其中很多人都来自于中东地区。

 

  这个房间中没有火炉或是烤炉,只有一个电炉和微波炉。他只有一个盘子;当有客人来访的时候,他会用一个原本盛放羊乳酪的塑料(10220,-5.00,-0.05%)容器吃饭。墙上贴着一面小小的希腊国旗,房间里有一台电视机,但Karachalios说他从来不看。在晚上,如果他有精力的话,那么就会学 习瑞典语。

 

  由于拥有医疗背景的工作经验,Karachalios最早申请的工作是照料老人,但他被拒绝了,甚至连面试都没有,就是因为他不会说瑞典语。

 

  为了找到工作,他开始敲开酒店和房屋管理员公司的大门,最后找到了一份清洁出租房屋的工作。这是一份艰难而孤独的工作,连休息时间都没有,他说道。他第一个星期的工作没有报酬,因为他被告知那是培训期。在第二个星期以后,他开始能拿到工资,但只能拿到 32个小时的工资,而他实际上的工作时间多达40个小时。所以他就不干了。

 

       节俭的生活

 

  在今年7月份,他找到了另一份清洁工作,聘用他的清洁承包商是由另一名希腊人负责的。虽然工作时间很长,而且工作很难做,但Karachalios说到,至少他受到了公平的对待。

 

  在希腊,Karachalios的税后月薪在2500欧元到3000欧元(约合3143美元到3772美元)之间。而在斯德哥尔摩,他的时薪为80瑞典克朗。按每周工作40个小时计算,他的月薪大概是1907美元。

 

  现在,瑞典的海外出生人口总数已经达到了140万人,在该国人口总数中所占比例为15%;而在二战结束时,瑞典还还没外来人口。瑞典社会学教授克拉斯-包莱尔(Klas Borel)说道,虽然瑞典以自己是一个宽容而进步的国度而感到自豪,但在2011年的选举中,一个反移民 党派获得了5.7%的支持票,创下历史最高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