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希腊国库近空危机逼近 欧元区逃生需过三重门

希腊国库近空危机逼近 欧元区逃生需过三重门

  • 来源:经济参考报
  • 发布日期:2012-09-06
  • 浏览数:529

 

      欧债危机爆发近三年来,欧元区可谓命运多舛,多次命悬一线又化险为夷。9月,欧元区将再次面临生死考验。记者走访多位权威专家获悉,欧洲央行将宣布推出折中“模糊”的购债方案框架,德国从法律层面也很可能同意欧洲稳定机制的实施,从而力阻希腊退出欧元区以及后续连锁效应导致的灾难性后果。但这一切又在微妙的博弈和不确定中,专家断言欧元区经济风险短期很难消退,甚至会重回危机原点。

 

  目前市场关注的是:国际救助机构将于9月决定是否向希腊政府发放新一笔救助贷款。如得不到这笔钱,希腊将因国库亏空而宣布重回原有货币德拉克马,进而退出欧元区,开启欧元联盟崩溃的序幕;

 

  9月6日,欧洲央行将召开货币政策会议,能否出台新的国债购买计划将决定着岌岌可危的西班牙和意大利在巨大融资压力泥潭中看到曙光还是越陷越深;

 

  9月12日,德国联邦宪法法院将对欧元区永久救助工具欧洲稳定机制(E SM )是否违宪作出裁决。如果德国否决E SM,已经异常脆弱的市场信心将濒临崩溃。

 

  欧洲央行出手?附加条件受关注

 

  9月6日,欧洲央行理事会将召开货币政策会议,届时能否出台新的国债购买计划将是决定欧债危机走势的重大焦点事件。日前,欧洲央行宣布,行长德拉吉因“工作任务极其繁重”,拒绝参加上周末在美国举行的全球央行年会。有观察人士指出,“极其繁重”的工作任务应该与制定新的购债计划有关。

 

  自从德拉吉8月2日宣布将设计新的购债计划之后,此前几乎就要被高企的融资成本压垮的西班牙和意大利获得了难得的喘息机会。近日,西班牙和意大利的10年期国债收益率持续下降,分别从德拉吉讲话之前的7.5%以上和接近7%下降至6.5%和6%以下。

 

  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3日透露了更多有关该行将如何支持西班牙等问题国家的线索,他暗示,欧洲央行可以购买三年期或更短期限的欧元区成员国国债。

 

  德拉吉是在欧洲议会的一个闭门听证会上作出上述表态的,据出席听证会的几名议员透露,德拉吉指出,欧洲央行将对购买两到三年期国债持开放态度,他强调称,上述购买方案不会违反欧盟协定。欧盟协定不允许欧洲央行向成员国政府提供融资,理由是这样做可能会推高通货膨胀。

 

  据参加听证会的另一位人士表示,德拉吉称,欧洲央行这一国债购买方案不会违反欧盟协定;他还称,购买更长期限的政府债务可能构成对成员国政府提供货币融资,进而违反欧盟协定。

 

  此前曾经担任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微博)经济顾问的欧洲著名智库欧洲政策研究中心资深研究员保罗·格罗韦说,这充分说明欧洲央行出手将对稳定市场和重建信心具有极为关键的作用。但是,如果德拉吉的承诺在9月6日欧洲央行货币决策会议上被证明是“空头支票”,融资压力将卷土重来袭击西班牙和意大利,甚至会报复性反弹。目前,欧元区没有一个防止危机扩散和恶化的有效工具,唯有欧洲央行出台一些“大手笔”的举措,才能真正稳定市场,缓解危机。

 

  尽管新的购债计划的细节还在紧锣密鼓的制定当中,种种传言已经引发广泛关注。德国《明镜》周刊日前援引欧洲央行消息人士的话说,欧洲央行正在讨论以德国长期国债收益率为基准,为其他欧元区国家设立国债收益率与基准之差的上限。一旦这些国家的收益率超标,欧洲央行将介入二级市场购买国债,直到其收益率重新回到限值范围之内。

 

  曾在欧洲央行做研究咨询工作的格罗韦此前一直主张,欧洲央行的强势介入是避免欧元体系陷入动荡、中短期内解决欧债危机的最重要途径,而为西班牙、意大利等重债国家设立国债收益率的上限,则是最为有效的方式。他说,“欧洲央行启动现行国债购买计划时强调,欧洲央行不喜欢这种做法,会尽快停止,从而给市场传递了一个信号:现在趁着欧洲央行还在市场的时候高价卖掉意大利和西班牙的国债,而不是等到明天,因为欧洲央行有可能随时退出国债市场。从这一点上看,现行购债计划不仅无法稳定市场,反而起到反作用。”

 

  格罗韦说,“反之,如果欧洲央行为西班牙和意大利的国债收益率划定一个上限,承诺将使用无限量的‘火力’介入国债市场,这样就能够带来信心,投资者就愿意持有而不是尽快抛售这些国债。”

 

  然而,德国的很多官员和专家担心,如果欧洲央行做出这样的承诺,就会使得重债国失去紧缩和结构性改革动力和压力。对此,格罗韦说,“现在的情况是,西班牙和意大利已经在竭尽全力地实施紧缩和改革。即便两国没能尽全力紧缩和改革,也决不能让市场左右国家的宏观政策,因为市场是非理性的。而且欧洲央行可以在实施购债计划时附加条件,如规定只有达到相关标准的国家才能使用新的购债计划。”

 

  欧洲央行领导已经表示,欧洲央行的任何新干预行动都是有条件的,即这些国家必须首先寻求欧元区援助基金的帮助,而且接受以紧缩为核心的相关改革计划。“将附带苛刻的条件,将关注短期国债,而且也未打算将国债收益率压低到意大利和西班牙所期望的水平。”Berenberg分析师H olger Schm ieding预测道。

 

  如果想为欧洲央行将如何处理西班牙的问题找到线索,摩根大通利率策略师瓦德瓦建议留意葡萄牙的动向。这个位于伊比利亚半岛的国家要求并已经获得了援助,这些援助附带了一个改革计划。如果欧洲央行大量购买葡萄牙债券,就会被解读为一个强烈的信号,表明欧洲央行正准备以同样方式对待西班牙──前提是西班牙提交改革计划。

 

  苏格兰皇家银行欧洲宏观信用研究部门负责人盖洛说,去年,欧洲央行完全就是在被动招架,今年的情况不一样了,我们看到,危机管理框架已经出现。有了这个框架,救助基金将能提供一些财务和执行方面的支持,同时央行用其造钱能力填补缺口。由于救助基金规模太小,无法独力资助西班牙和意大利。

 

  时间将耗尽?分歧或令救助回到原点

 

  尽管欧洲央行新的购债计划令人期待,但最新迹象显示,这一计划难以很快出台。格罗韦说,“目前欧洲央行内部还未达成一致。但是,如果希腊退出,就必须出台。与其坐以待毙,不如现在就开始。欧洲央行只要不作出这一行动,市场就会一直充斥着恐惧和不确定性。”

 

  摩根大通利率策略师瓦德瓦说,随着西班牙短期国债收益率近期下降,西班牙已经没有寻求救助的迫切需求了。这意味着欧洲央行6日在谈论其方案时可能会吞吞吐吐──这就增加了西班牙寻求帮助的可能性。

 

  尽管如此,欧洲央行也不能过于扭捏作态。欧洲央行已经表示,正在制定一项新的债券购买方案,但它没说该方案针对哪个国家。对投资者来说,欧洲央行不提供细节可能意味着欧洲央行缺乏行动的意愿,或者是内部存在意见分歧。

 

  欧洲央行重要成员德国央行的行长魏德曼已经表明了反对立场。据《德国画报》报道,德国央行总裁魏德曼威胁辞职,相关报道已给欧洲央行总裁德拉吉带来更大压力,必须化解买债新计划的反对意见。不过曾担任德国副财长的欧洲央行6人最高决策机构执委会成员阿斯姆森认为,欧洲央行应更加积极介入国债市场。布鲁塞尔欧洲与全球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韦龙表示,各种迹象表明,德国政府的立场更倾向于阿斯姆森。

 

  路透社评论称,欧洲央行准备不顾德国央行的反对,采取措施降低令西班牙和意大利痛苦不堪的举债成本,以为欧元区政府争取谈判时间来解决立法和政治障碍,从而达成欧元区危机较长期应对方案。

 

  德国商业银行和摩根大通的经济学家认为,缺乏一个明确的共识,问题的复杂和时间的短缺,为德拉吉是否能在6日发布会上给出购债计划的具体细节带来很大的不确定性。据外媒援引消息人士话透露,欧洲央行可能选择在9月12日德国宪法法庭裁决ESM合法性之后,才会给出更多细节。

 

  《华尔街日报》文章称,欧洲央行或可拖延到10月4号召开会议时,但时间已经不多了。西班牙有大约200亿欧元(约合250亿美元)的债务将在10月底到期。此外,欧洲的政策制定者正在努力使金融市场相信他们可以战胜危机──他们不想因无所作为而令这一印象受损。

 

  正如《华尔街日报》评论称,“市场对欧洲的耐心正在逐渐耗尽。”“三驾马车”对援助计划的检查员定于9月末或10月初发布关于希腊的报告,报告将评估希腊的情形有多糟糕以及还可以做哪些事。

 

  除了给希腊更多的钱或同意希腊不用偿还欧元区国家政府已经借出的钱之外,几乎不存在其他可行的选择。

 

  这两种选择都会让北欧国家的领导人在政治上面临巨大压力,尤其是荷兰。荷兰即将在9月12日举行大选,在大选之前,荷兰领导人一直对希腊格外强硬。如果类似强硬立场拒绝软化,希腊退出欧元区的可能性仍然存在。

 

  这将会让欧元区危机又回到原点。北欧的投资者不愿意借钱给西班牙的一个主要原因是存在着这样的风险:西班牙将退出欧元区并用另一种更疲软的货币偿还债务或者根本不偿还债务,无论这种可能性有多么小。如果希腊退出欧元区,这种风险将大大增加。

 

  德国推倒“防火墙”?完全救助成本难承

 

  9月12日,德法联邦宪法法院如何裁决ESM的合法性,将是决定欧元区命运的另一大事,因为这是避免出现“退欧多米诺”的最直接护盾。因此被媒体认为可能是攸关欧元命运最重要的一天。

 

  保罗·格罗韦告诉记者,一旦希腊退出欧元区,金融市场将陷入动荡,市场的目光随即转向西班牙、意大利等重债国家,唯有一个强大的金融“防火墙”才有可能避免这些国家步希腊的后尘。

 

  E SM原定今年7月1日生效,需经占出资份额90%以上的国家批准。作为ESM的头号出资大户,德国的议会两院6月底以2/3多数通过了ESM,但总统应宪法法院要求拒绝签字,以给法院足够时间处理对ESM的违宪指控。指控来自德国左翼党议会党团、基社盟议员以及上万名学者和普通德国民众,他们认为,ESM生效将意味着德国需向欧盟让渡更多财政主权,同时增加德国人经济负担。

 

  格罗韦说,德法联邦宪法法院很可能会裁定E SM合法,但是“并不能完全排除意外的发生”,而一旦欧元区永久“防火墙”的设立“不幸”在欧元区第一大经济体遭遇挫折,已经非常脆弱的市场信心将遭受致命的打击。

 

  格罗韦说,即使希腊短期内不退出欧元区,一个强大的“防火墙”也是防止危机扩散、重建市场信心的重要工具。总规模为4400亿欧元的临时救助工具欧洲金融稳定工具(E FSF)已经向希腊、葡萄牙和爱尔兰等三国提供大约2000亿欧元的救助贷款,对防止债务危机传染至其他欧元区国家和银行业起到了重要作用。

 

  今年3月,欧元区各国同意将其临时救助工具E FSF和尚未启动的永久救助工具E SM合并,总放贷上限为7000亿欧元,加上欧洲金融稳定机制(EFSM )的490亿欧元和已经对希腊投放的530亿欧元贷款,欧元区金融“防火墙”的总规模约为8000亿欧元。

 

  格罗韦说,如果德国连永久“防火墙”的设立都否决,那就更不用谈此后“防火墙”的扩建了。格罗韦说,一旦修筑“防火墙”的第一步就遇到障碍,市场的担忧会急剧加深。此外,即使ESM能够生效,也只能勉强应付西班牙的救助,一旦拥有两万亿欧元公共债务的意大利求救,欧元区将爱莫能助,整个欧债危机形势将陷入失控。

 

  如果法院判决E SM违宪,将使欧元区17国陷入震荡,并导致投资人担心债台高筑的欧洲南方国家能否获得更多援助,引发债市恐慌。

 

  希腊是走是留? 国库近空危机逼近

 

  9月,希腊近期内是否会退出欧元区的谜团会渐渐解开。8月初,国际救助机构已完成对希腊紧缩和改革情况的初步评估,于9月初返回希腊完成最终评估。据悉,专项评估报告将于本月底或十月出公布。

 

  有专家警告,希腊届时有可能因通不过评估而得不到新一笔贷款,进而导致希腊政府因无钱支付公务员工资和提供公共服务而宣告破产,进而退出欧元区。

 

  希腊财长斯图纳拉斯的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助理私下对记者说,“希腊国库的资金所剩无几,目前只能靠发行国库券度日,如果救助机构拒绝发放已经因两轮大选而耽搁数月的新一笔救助贷款,希腊将走到悬崖边上,后果不堪设想。”

 

  然而,希腊的前方并非绝路一条。这位财长助理说,“希腊财政部得到的信息是,国际救助机构对希腊的初步评估是满意的,认为希腊正在赢回信任。尤其是希腊执政三党8月初通过未来两年内削减政府开支至少115亿欧元的计划之后,我们认为,几乎可以肯定希腊将通过评估,得到救助贷款。”

 

  希腊著名智库希腊经济与工业研究基金会研究部主任查斯卡尼卡斯对记者说,“鉴于希腊经济已陷入深度衰退,而且新政府确实展示出了紧缩和改革的决心,国际救助机构极有可能会在近期发放这笔贷款。”记者采访的多个欧盟智库的专家也认为,希腊很可能会获得这笔贷款。

 

  布鲁塞尔欧洲与全球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韦龙也指出,“至少在未来三四个月,希腊的问题导致整个欧债危机明显恶化的可能性从一两个月之前的很高已经降至很低。”

 

  然而,希腊退出欧元区的中长期风险依然存在,作为最早提出希腊需要债务减记的少数专家之一、布鲁塞尔欧洲与全球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绍尔特·达尔沃什说,即使希腊能够如期得到这笔贷款,持续的经济萎缩、居高不下的财政赤字率、难以偿付的巨额公共债务、大规模的财政和信贷紧缩以及极度下滑的投资与消费信心使得希腊在欧元区的命运依然堪忧。

 

  韦龙也说,希腊并未高枕无忧,三四个月之后的情形,目前还很不确定。一方面是希腊的经济已陷入持续的深度衰退;另一方面,希腊政府目前展现出来的决心、作出的承诺以及制定的紧缩和改革计划还需要时间的验证。

 

  希腊总理萨马拉斯日前对德国媒体说,过去三年,希腊的经济萎缩了1/5,民众的生活水平下降了1/3,退休人员的养老金减少了1/5,一半多的年轻人没有工作。达尔沃什说,在当前的经济形势下,希腊的债务和赤字已经没有回归可持续的可能。

 

  8月底,萨马拉斯与欧元集团主席容克、德国总理默克尔和法国总统奥朗德频繁会晤,请求欧元区能够给希腊更多时间去实现把财政赤字率降至3%的目标。欧元区的搪塞让希腊大为失望。德国财长朔伊布勒日前表示,“更多的时间意味着要提供更多的资金,而欧洲对希腊的帮助已经达到了经济上的极限。”

 

  达尔沃什指出,默克尔所在的基民盟在去年的数次地方选举中落败,国内政治压力使得德国很难向希腊作出实质性让步;另一方面,希腊政府也将因为无法从欧元区得到妥协而面临已经遭受众多痛苦的国内民众的强烈反对,而希腊联合政府一旦在空前压力下出现裂痕,甚至瓦解,希腊退出欧元区的风险将大增。

 

      英国《金融时报》与哈里斯(H arris)合作进行的一项民调发现,只有1/4的德国人认为,希腊应当留在欧元区或者从其他欧元区国家获得更多帮助。

 

  这种一边倒的结果凸显了默克尔在国内遭遇的两难处境。她正面临欧洲的压力,要求她同意给予希腊更长时间或资金,以使1740亿欧元的第二轮希腊纾困计划得到落实。据估计,由于经济环境恶化,加上两轮严重分化的选举加剧希腊政治僵局,希腊纾困计划自2月达成以来已经错过了至多200亿欧元。在下月向希腊提供已拖欠的310亿欧元纾困资金之前,各方必须就如何弥补上述缺口做出决定。

 

  到目前为止,有些人看到了一些好迹象。但是,大规模一揽子援助计划只能赢得解决问题的时间。计划解决不了欧元区深层次的问题,比如经济缺乏竞争力,增长前景暗淡以及政府无法吸引私人资本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