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救欧元区还是保德国政府 默克尔陷两难

救欧元区还是保德国政府 默克尔陷两难

  • 来源:外电综合
  • 发布日期:2012-08-22
  • 浏览数:447

 

未来几周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将面对她职业生涯中一个极为艰难的选择:是承担欧元区解体的风险,还是承担她所领导的德国政府解体的风险。



在安静了一个夏天之后,希腊再度成为让默克尔最头疼的问题。目前类似大萧条的境况已经将希腊经济逼到了崩溃的边缘,举步维艰的希腊政府可能需要获得更多巨额资金救助才能避免破产。



如果得不到援助,希腊可能将被迫退出欧元区,而金融市场对西班牙和意大利等其他南欧国家本已脆弱的信心将再造重创。

 

但对扩大今年春天达成的规模1,730亿欧元(合2,134亿美元)的希腊救助协议,默克尔中右翼联合政府中的其他联盟党派持强烈反对意见。



联合政府中的小党派尤其反对增加对希腊的贷款,这些小党派宣称若增加对希腊的贷款,他们将退出执政联盟,使默克尔的联合政府失去在德国联邦议院(Bundestag)的多数席位,进而失去执政地位,或者使默克尔无法拿出可信的填补希腊融资缺口的办法。



默克尔的一位顾问称,这是她担任总理以来面临的最艰难的选择之一。



默克尔周四将与法国总统奥朗德(Francois Hollande)会晤,周五将与希腊总理萨马拉斯(Antonis Samaras)举行会晤。默克尔的顾问表示,这些会晤将有助于德国政府确定未来的政策方向。



自欧元区危机2009年底在希腊爆发以来,批评人士就一直在指责默多克拖延时间、将艰难的决定拖延到最后一刻。但希腊目前的状况可能会迫使她出手:到10月份,除非欧洲当局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简称IMF)发放下一批救助资金,否则希腊的资金将耗尽。但对IMF而言,这要求希腊能够在未来数年达到该国接受救助时承诺的改革目标。

 

德国官员表示,未来几周默克尔都不太可能做出决定。他们称,部分原因是默克尔在等待可能增加或限制她选择的两个事件的进展:其一是德国宪法法院9月12日将就欧元区是否可以推出永久救助基金做出裁决,其二是来自欧盟(European Union)和IMF的监察员将报告希腊资金缺口的规模。一些欧元区官员表示,后者可能要等到10月份。



法国非常希望保全欧元区,但奥朗德的顾问表示,希腊的命运越来越与德国国内政治相关联。预计希腊总理萨马拉斯将强调希腊的改革进展,同时会以温和的态度要求在减赤方面给予希腊更多时间。



由于意大利和西班牙的经济总量较大,保护这两个国家免受资本外逃的冲击已成为欧元区最大的挑战。



不过,虽然希腊经济规模仅占欧元区整体经济规模的2%,但其债务危机仍可能冲击欧元区的稳定,因为如果希腊退出欧元区,将成为成员国可以退出欧元区的例证,这将导致更多投资者逃离陷入财政困境的南欧。



希腊不断膨胀的融资需求将是欧元区领导人未来几周主要考虑的问题之一。其他问题还包括:研究欧洲央行(European Central Bank)和欧元区救助基金如何提振动荡的西班牙和意大利国债市场;如何为欧元区银行业建立一个共同的监督和金融安全体系;以及欧洲还需要采取哪些措施才能建立全面的财政联盟。



一些德国和其他重要欧元区国家的官员希望,到欧洲领导人10月18日召开下一次峰会时,他们能够找到这些问题的答案。



一位欧元区高层决策者称,总的目标将是消除市场对于欧元存活问题的不确定性。



不过,欧洲此前为提振欧元区信心而分别于今年3月和2011年10月推出的“全面救助计划”也只是起到了短暂安抚市场的作用。



默克尔时常告诫称,危机的解决不可能一蹴而就。欧元区成员国过去多年逐步累积的财政实力和竞争力失衡问题可能需要多年时间才能纠正过来。



仅依靠欧洲和IMF今年春天提供的贷款方案,希腊仍将面临入不敷出的局面,因为该国的衰退程度超出预期,计划中的私有化收入则难觅踪影,希腊政客实施的国家和经济改革也已落后于承诺进度。



欧盟、欧洲央行和IMF国际三方检查团预计会在报告中称,即使希腊能够履行承诺、完成115亿欧元的开支削减计划,从现在到2014年希腊仍将面临巨大的融资缺口。

 

希腊此前请求将开支削减计划的完成期限由2014年延长至2016年,此举也将大幅推高希腊的借贷需求。



另外,外界普遍预计希腊到2014年的私有化收入将远低于120亿欧元的目标,而由于预算赤字高于预期,加上国内经济严重衰退,预计到2020年。希腊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重将远高于120%这一救助计划的长期目标。



虽然国际三方最早也要到9月底才会公布希腊的资金缺口,但欧元区高级官员称,这一缺口太大,希腊不可能凭一己之力填补;更大幅度的削减开支只会加剧希腊经济的衰退,而不会带来预算平衡。



这就给欧洲出了一道难题:是借给希腊更多救助资金,还是放任其自生自灭?



如果希腊无力发放养老金和公务员工资,最终该国要么必须启用本国货币,要么就将面临社会骚乱。



德国许多议员早已对希腊政客无法完成救助协议中的任务感到厌烦。不止德国,荷兰、芬兰、爱沙尼亚、斯洛伐克、奥地利等国也纷纷反对向希腊提供更多救助。



默克尔执政联盟中的两大盟友--巴伐利亚基督教社会联盟(Christian Social Union)以及自由民主党(Free Democratic Party)今年夏天就纷纷反对继续援助希腊。



基督教社会联盟的高级官员表示,如果希腊不能靠今年3月份达成的救助协议生存下去,就应当退出欧元区。自由民主党领袖Philipp Rosler则在7月时指出,希腊退出欧元区的想法并不那么可怕。



默克尔所属政党基督教民主联盟(Christian Democratic Union, 简称:基民盟)内部许多成员也对希腊失去了耐心,坚持认为希腊必须遵守今年3月份的救助协议,否则就要离开欧元区。



基民盟高级议员Michael Fuchs表示,扩大希腊救助规模的问题不值一提。



默克尔政府面临的问题是,3月份达成的救助协议是建立在乐观预期的基础上,而现在看来根本就不现实。

 

德国政府官员认为,希腊破产和退出欧元区将比许多议员想像的情形要更混乱、代价更高,殃及欧元区其他成员国的可能性更大。默克尔及德国财政部长 沃尔夫冈•朔伊布勒(Wolfgang Schaeuble)同样深深意识到了南欧诸国对德国的强烈不满,也不想被视为将希腊踢出欧元区的元凶。



有鉴于此,默克尔不太可能今年秋天就停止对希腊的援助,但她还需要找到能够继续给希腊提供援助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