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希腊债务危机启示:货币与财政政策协调很重要

希腊债务危机启示:货币与财政政策协调很重要

  • 来源:中国金融杂志
  • 发布日期:2012-08-17
  • 浏览数:283

 

     在希腊的历史上,债务危机有多次,这些危机留给我们的教训是深刻的,值得深入研究和思考

 

     在希腊的历史上,债务危机有多次。比如,1893年12月时任希腊首相特里科皮斯在议会宣布“很遗憾,我们要破产”;1932年希腊再次陷入债务违约;2009年又爆发了希腊债务危机,这些危机留给我们的教训是深刻的,值得深入研究和思考。

 

     经济发展一定要有可持续性

 

     希腊经济曾有发展好的时候。1994年至债务危机爆发前,希腊经济连续增长15年。2001~2008年,希腊凭借进入欧元区的便利条件和举办2004年奥运会机会,经济发展走过了一段辉煌时期,希腊国内生产总值和国民收入都实现了较为平稳的快速增长,GDP增速基本保持在4%~5%,2008年希腊人均国民收入达27947美元,与2001年相比提高了28%。虽然希腊的经济增长速度和时间长度比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增长都要小,但在近20年欧洲经济发展历史中仍然是非常显著的。

 

     但是,希腊经济增长缺乏可持续性。第一,希腊债务危机的根本原因就在于其债务失控,可以说,希腊的繁荣景象是建立在不断高企的债务基础上的。第二,希腊社会问题突出,维基百科网认为,希腊经济面临着重大问题,迅速上升的失业率、效率低下的官僚机构、逃税、腐败和较低的全球竞争力,是造成希腊当前经济困境的关键原因和克服国家债务问题的主要障碍。据西方学者估计,2007年希腊的“影子经济”(不报收入、不交税的经济活动)占到GDP的25%以上,可见希腊逃税问题之严重。来自欧盟统计局的数据显示,希腊的人均收入(按购买力计算)在2007年、2008年和2009年分别为法国的90%、96.4%和97.9%,可见希腊人与法国人的人均收入越来越接近。其中,1999~2007年,政府公务员的薪金增加了50%,远快于其他欧元区国家。同时,希腊的失业率居高不下,从2008年第二季度7.2%的低点暴涨到2011年8月18.4%的高点,致使超过90多万人失去工作,在2010年最后一个季度中,青年失业率高达到36.1%。第三,产业结构不合理且容易受到外部冲击。旅游业是希腊的支柱产业,约占希腊GDP的18%左右,在国际金融危机的冲击下,希腊的旅游、食品、纺织等行业下滑明显,工业生产在2010年3月至2011年3月下降了8%,建设活动量在2010年1月至2011年1月减少了73.1%,零售营业额在2010年2月至2011年2月下降了9%。

 

     启示:第一,在经济发展较好的时期要有危机感,要努力调整经济结构,确保经济发展具有可持续性。我国改革开放以来以较快的速度发展了三十多年,但主要依靠资本投入和低劳动成本,过多地依赖投资和出口拉动,在国际金融危机的背景下,出口大幅下降,消费增长缓慢,又遇到调控房地产投资过热的关键时期,经济形势十分严峻。尽管多年来,我国反复强调经济结构调整和经济转型,但在全球经济衰退面前,我国的经济转型和经济结构调整的成效并不显著,科技创新能力和经济活力不强,离科学发展还有很大距离。第二,国家依靠债务的发展和繁荣迟早要付出巨大代价。虽然我国债务水平没有达到希腊的严重程度,但是我国房地产贷款以及地方政府存在的土地财政和融资平台等问题,业已成为我国金融机构和整个国民经济的重大风险,需引起高度关注。

 

     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协调非常重要

 

     欧盟治理存在严重缺陷,即统一的货币政策和主权国家独立的财政政策之间的矛盾,而且二者之间协调机制和监管机制不健全。由于使用单一货币,希腊等国无法通过货币政策或汇率政策实现国内国际平衡。然而,财政政策是各成员国主权范围内的事情,增发国债和对外借款成为那些自主发展能力不强国家的倾向性选择,希腊等国通过赤字财政和国外借款刺激经济,造成财政赤字和向外围国家借债过度,形成严重的债务积累,以至于到了危机程度。

 

     对于希腊不断高企的债务水平和不负责任的财政政策,欧盟各国并没有认真对待,有专家认为或许德国等国家乐享欧元区扩大的好处而不制止,对希腊债务问题视而不见。根据欧盟委员会报告,在金融危机爆发之前的10年间,德国、芬兰等国家的竞争力相比其他成员国稳步提升,德国从2003年至2008年持续保持世界第一出口大国地位,而其区内贸易比例高达70%。相比之下,法国、意大利和西班牙,特别是希腊和葡萄牙都出现了竞争力大幅下降的情况。

 

     启示:一是欧元区的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的协调机制不完善。欧元区17个成员国之间经济与竞争力表现参差不齐,两极分化非常明显。希腊等经济实力较弱的国家依靠举债发展的倾向应当成为欧盟监督监测的重点,除了《马斯特里赫特条约》(下称《马约》)的原则性规定之外,理应制定更加详细的更加有执行力的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协调机制。事实证明,欧盟没有做好。二是监督机制和应急机制不健全。且不说希腊以会计欺诈和统计欺诈手段进入欧元区,仅就希腊进入欧元区后债务水平不断攀升的问题,欧盟就没有相应的监督机制和应急处置计划,时至今日,希腊债务危机发生近三年,仍然拿不出有效办法。其实我国也有类似的教训,前几年地方土地财政和融资平台急剧膨胀,曾也引起各方面关注,但是为了追求GDP增长速度以及国家财政收入增长,我们也一度视而不见。

 

     底线是要坚守的

 

     根据《马约》规定,欧洲经济货币同盟成员国必须符合两个关键标准,即预算赤字不能超过国内生产总值的3%、负债率低于国内生产总值的60%。但是从现实执行情况看,《马约》的底线没有得到坚守。希腊聘请美国高盛公司对本国尚未达标的财务状况进行了巧妙掩饰,突破《马约》底线,顺利加入欧元区,却为日后的债务危机埋下隐患。

 

     启示:一是投资银行贪得无厌的行为值得警惕。投资银行在公司重组并购、融资、证券发行、投资咨询、财富管理等方面,以及促进金融市场快速发展方面有着积极作用。但是近几年来,国际投行让不少国家、许多企业吃尽苦头,它们在衍生品交易、国际石油和贵金属市场等领域频频出手,使得国际金融市场和商品市场动荡不安。它们贪得无厌、不择手段的敛财行为,不仅让发展中国家深恶痛绝,也让美国欧洲等发达国家深受其害。规范投行的行为不仅是发达国家的责任,也是我国必须认真思考和对待的问题。二是高盛造假行为不仅得到希腊政府认可,而且也得到了欧盟和欧洲各国的默许和支持,因此,希腊债务问题既有希腊的责任,也有国际投行的责任,同时还有欧盟的责任。

 

     评级机构任何时候都应发挥积极作用

 

     从2009年12月8日起,全球三大评级机构不断调低希腊主权和银行信用级别,至2010年6月13日,标准普尔把希腊信用评级从B级下调至CCC级,希腊成为世界上信用等级最差的国家。随着主权信用评级被降低,希腊政府的借贷成本大幅提高。希腊政府不得不采取紧缩措施,希腊国内也举行了一轮又一轮的罢工活动,致使经济发展雪上加霜,政治动荡,社会问题日益突出。不仅希腊经济恢复更加艰难,整个欧洲和世界经济复苏也非常艰难。面对三大评级巨头的降级行为,欧盟各方随即作出强烈反应,纷纷把指责的矛头对准了信用评级机构,批评它们滥用评级大权,加剧了市场恐慌,成为危机扩散的推手之一。

 

     启示:评级机构作为专业中介机构,在市场经济发展过程中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但它们在亚洲金融危机和欧洲主权债务危机中确实发挥了破坏性作用。中国评级机构应认真研究思考三大评级机构暴露出来的问题,研究对危机中国家主权和银行信用的适当评级,更好地发挥评级机构的积极作用和建设性作用。

 

     应考虑跳出欧元区研究解决希腊债务危机

 

     欧盟没有解决希腊债务问题的实质性办法,反而围绕希腊是否退出欧元区以及希腊是否应该实施紧缩财政政策争吵不断。

 

     之所以不想让希腊退出欧元区,主要是各债权方的代价高昂。一旦希腊退出欧元区,希腊最可能做的是宣布国家破产和债务违约,那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微博)(IMF)和欧盟手中持有的2400亿欧元希腊国债、德国央行的“泛欧自动实时全额快速结算”支付系统中对希腊的1300亿欧元敞口以及欧元区银行约250亿欧元的贷款,将立刻面临损失。如果希腊留在欧元区,欧盟和希腊就必须在“节约”还是“增长”财政政策上作出选择。主张“增长”的阵营认为,政府应采取更多刺激措施促进经济增长;而主张“节约”的阵营则认为,对于高筑的公共债务,希腊政府需采取一切必要措施尽快降低公共债务水平。欧盟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给予希腊的拯救条件是希腊必须推行节约措施。

 

     启示:解决重大问题应当跳出框框,可以考虑让希腊退出欧元区。因为,在欧元区的范围内,让希腊实行扩张的货币政策是不可能的。实行扩张的财政政策、继续扩大债务水平显然与《马约》要求相违背。而且留在欧元区内,其债务水平仍然不断上升而无法解决经济增长问题,债务问题无解。相反,希腊退出欧元区,就可以通过制定适度的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逐步恢复其经济发展。■

 

     作者单位:天津财经大学博士生、中国人民银行监察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