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希腊将迎“最终审判” 9月后或有转机

希腊将迎“最终审判” 9月后或有转机

  •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 发布日期:2012-08-16
  • 浏览数:423

 

     欧央行提高了希腊的融资上限,但这只是权宜之计,如果希腊达不到国际社会提出的救援条件,很可能拿不到新的救援贷款,届时其退出欧元区的可能性将大大提高。

 

    8月14日,希腊公共债务管理局拍卖了约40亿欧元的短期国债,这些三个月期的短期国债收益率为4.43%,高于7月17日的4.28%,其中30%为非竞争性投标,认购倍数为1.36倍。

 

    由于8月20日欧洲央行持有的一笔31亿欧元希腊债券即将到期,此次拍卖所得资金的绝大部分将用来偿还欧央行贷款。如果希腊不能按时偿还欧央行贷款,则构成实质违约,如此一来,希腊银行就无法继续从欧洲央行获得贷款支持,岌岌可危的希腊银行业可能就此崩溃。

 

    短期债券是欧洲央行认可的抵押品,而希腊银行业又极其渴望获得欧央行的紧急流动性援助,因此,在此次短期国债拍卖中,希腊国内银行为主要买家,国际买家则仍对希腊国债的风险避之不及。上周,希腊刚刚发行了期限为26周的国债,融资10亿欧元。希腊多次采取高收益率方式发行短期国债以解燃眉之急,这使市场对希腊政府的财政状况更加担忧。

 

    9月将迎“最终审判

 

    偿还债券剩余的资金将进入希腊的公共财政,以保证政府有足够资金维持到9月底,届时希腊如果通过国际救助机构的评估,将从三驾马车(IMF、欧洲央行、欧盟)处获得下一步救助贷款。本月初,国际救助机构的代表已完成对希腊实行紧缩和结构性改革情况的初步评估,拟于9月初再回希腊,完成最终评估。

 

    距离9月份的“最终审判”所剩时间已经不多,如果希腊不能通过该评估,就无法获得下一笔金额为315亿欧元的救助贷款,这意味着希腊政府将很快宣告破产,被迫退出欧元区

 

    希腊要通过国际救援机构的评估,必须遵守的主要条件有:一、执行今年30亿欧元的减赤目标;二、在2013年和2014年继续减赤115亿欧元;此外还须同时加快私有化和结构改革。

 

    从历史上看,希腊对于国际救援条件的执行并不令人满意,而对于“三驾马车”提出的救援条件,未来希腊执行的难度仍然比较大。

 

    “对于115亿欧元的减赤目标,目前希腊三党联合政府只是达成了初步一致,未来具体如何落实,新政府的三个党派还存在一定分歧,因此未来的执行还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另外,希腊自身的经济状况也给财政减赤增加了很大困难。”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世界经济预测与政策模拟实验室特约研究员熊爱宗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说。

 

    希腊统计局8月13日公布最新数据显示,未经调整的希腊第二季度国内生产总值同比萎缩6.2%,经济下滑速度分别比去年第四季度和今年首季减缓1.3个和0.3个百分点。尽管经济衰退速度呈放缓迹象,但有关专家认为,这些迹象尚不足以构成触底反弹的积极趋势。截至5月底,希腊的失业率已攀升至23.1%。而未来115亿欧元的减赤目标,将使希腊国内的消费需求进一步受压。

 

    重获债权人信任难上加难

 

    虽然希腊联合政府已经通过了在未来两年内削减开支115亿欧元的计划,但由于在通过该减赤方案上花的时间远远超过预期,也引发了国际债权人的不满,尤其是作为希腊援助计划中最大出资国的德国。

 

    为了重获国际债权人的信任,遵守最新的金融援助要求,希腊政府承诺实施改革并进行私有化。但事实上,希腊的私有化改革进行得十分艰难。

 

    7月20日,希腊私有化计划的负责人科斯塔斯·米特罗普卢斯提出辞职,他解释说:“政府没有给我们提供所需的支持。”由于希腊两度举行议会选举,相关私有化计划已被延时了三个月。而希腊私有化改革面临的挑战还远不止这些。

 

    希腊欧洲和外交政策基金会的埃万耶洛斯·韦内蒂斯说:“我们的国家在经济活动上有一种社会主义观念,私有化和我们的一贯做法是背道而驰的。”在1981年到1985年间,希腊总理安德烈亚斯·帕潘德里欧对近230家公司实行了国有化,建立起国家经济。公共事业在希腊国民经济中占重要地位,2011年占国内生产总值的40%,从业人员达到78.5万人。而主要的工会希腊总工会和公职人员工会联合会有一定的决定权,希腊政府为了获得工会的选票,因而在这些组织面前表现软弱。在希腊历史上,每次私有化尝试都会遭到工会的反抗。

 

    9月之后或有转机

 

    此前,据德国《世界报》报导,欧洲央行管理委员会同意提高希腊央行可以接受的作为紧急贷款担保品的希腊短期国库券上限。在此之前,希腊央行只可以接受不超过30亿欧元本国国库券,作为紧急流动性支持(ELA)的担保品,但该报援引央行消息人士的话称,它已申请将该上限提高至70亿欧元。此举使得希腊政府暂时避免破产。

 

    “虽然欧央行提高了希腊的融资上限,但这和希腊发行短期国债一样都只是权宜之计,只能解决一时的问题,如果希腊达不到国际社会提出的救援条件,很可能拿不到新的救援贷款,届时其退出欧元区的可能性将大大提高。”熊爱宗说。

 

    对于有分析指出希腊若在9月份得不到新的国际援助而就此退出欧元区,熊爱宗认为,现在还不能断定希腊在9月份一定会退出欧元区,希腊通过发行短期债券也可以支撑一段时间,在此期间以寻求转机。

 

    复旦大学欧洲研究中心主任丁纯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不管是希腊还是参与救助的“三驾马车”抑或是德国,均没有用尽其所有的办法,所以不排除任何其他手法如通过债转股等办法来解决眼前危机。“我以为应该可以渡过这一难关,手法可以是多样的。”丁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