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中国式职业打假:“恶意敲诈”还是“合法维权”?

中国式职业打假:“恶意敲诈”还是“合法维权”?

  • 作者:子建
  • 来源:中希时报/希中网
  • 发布日期:2016-09-01
  • 浏览数:499

       “假货”,这个刺眼而的词在中国人的眼中早已屡见不鲜,少数利欲熏心的商人用假冒商品充斥市场,不仅令人厌恶,更是一次又一次刷低了中国人的信任感。


        俗话说:“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在中国消费领域的魔与道之外,还有一支争议不断、“亦正亦邪”的力量,一直并存于市场监管者与经营者之间。他们,就是“职业打假”。


       最初,打假人的出现是为了遏制制假售假商家,然而随着时间推移,部分打假人利用法律法规漏洞获取盈利空间,变成了职业打假人。


       目前,职业打假人与商人已经进入一种焦灼对立的状态。而在互联网时代,职业打假人变身职业差评师,从诞生之初就偏离了打假轨道,靠故意抹黑商家、敲诈勒索牟利。


        虽然随着大数据介入,职业差评师的生存空间较高峰时段锐减不少。但是更多转到向工商、消协等部门投诉,造成行政、司法等资源的极大浪费。


        日前《工商部门受理消费者投诉处理办法》出台后,规范了投诉受理,本意是服务消费者,提高行政效率,却沦为打假人的“武器”,执法人员反而成了弱势群体,收到职业打假人的投诉信,7个工作日未受理,会被复议或起诉,两个月内没有调解结论也会被复议或起诉,不予受理,直接被投诉到市长热线或效能热线,有的还被举报到纪检委。


        从网上披露的数字看,基层行政部门接到的投诉三分之二是职业打假人投诉,三分之一是一般消费者投诉,基层法院受理的行政诉讼也大多为职业打假人提起,极大浪费了有限的执法资源。用一句危言耸听的话来形容:职业打假人绑架行政部门,成为其牟利的工具!


        有人说,所有以赚钱为目的的打假都是耍流氓。提到“职业打假人”,相信没有商家不恨得牙痒痒的,他们总是游走于法律与道德的边缘,打着“消费维权”的旗号干着敲诈勒索、栽赃陷害的勾当。


           法治社会讲究结果公平、程序正义;市场经济建立在信用、诚信的基础之上。而所谓的“职业打假”与法治精神、市场信用格格不入:“职业打假人”关注的不是消费者权益,关心的不是市场体系的建设和完善,他们唯一在乎的是自己的荷包,以赚更多的钱为最高目标,在此动机之下,他们坑蒙拐骗、钓鱼打假甚至栽赃陷害无所不用其极,其破坏性远远大于那点可怜的积极意义,他们是文明法治社会的毒瘤,是附着在商业零售企业身上的吸血鬼、寄生虫。


        根本解决假货问题,需要社会共同治理,特别是要发挥技监、食药、工商等职能管理部门的专业力量,只有各种力量、各个环节紧密配合,齐抓共管,才能使假货无处遁形。


        但很多低劣的“职业打假人”从来不这么看,他们是闻“假”则喜,知假买假,唯恐“天下无假”断了他们的财路与活路,这与真正的消费维权大相径庭甚至背道而驰。


        让人最接受不了的是职业打假人索要“奖励”的方式,这已经是一个广泛的社会问题,夸张一点说,他们就像是“黑社会”。一般职业打假人都会希望企业私下解决,但如果不解决,他们就去相关政府部门投诉,从而得到奖励。而通常愿意私了以民营企业居多,因为外资企业、国有企业都有比较严谨的财务核算。


         有国内企业负责人坦言,“职业打假人”在一定程度上还是需要的,对净化行业环境、监督产品品质有作用,但部分人员牟利的目的性过于明显,就让企业难以接受。在他们看来,打假也分有恶意、无恶意,比如有的打假人就专门找过期的买,买残次品,甚至在“鸡蛋里挑骨头”,那种超越法律界限、对商家进行敲诈的“恶意打假”,则涉嫌违法,败坏了职业打假人的名声,亦搅乱了依法维权索赔的打假模式。因此,职业打假人也亟须“打假”。


        2016年8月5日,工商总局官网挂出《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实施条例(征求意见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而在该《条例》提出的70条规定中,受关注度最高者,莫过于第二条:……金融消费者以外的自然人、法人和其他组织以营利为目的而购买、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的行为不适用本条例。


       一言以蔽之,就是对消法的适用对象进行了界定——今后,知假买假的职业打假行为将不再受消法保护。事实上,自7月5日,在工商总局向系统内部下发征求意见稿的消息传出后,这一话题就迅速在社会引起广泛关注,并旋即引发一场针锋相对的大讨论。


        职业打假人的未来将向何处去?中国市场监管将如何良性发展?商业市场经营发展将如何规范?让我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