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希腊危机殃及欧洲多国 欧美股市应声纷下跌

希腊危机殃及欧洲多国 欧美股市应声纷下跌

  • 来源:中新社
  • 发布日期:2012-07-25
  • 浏览数:285

 

     国际评级机构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7月23日宣布,将德国、荷兰和卢森堡三国的评级展望从“稳定”调为“负面”,这意味着欧洲三个“优等生”的AAA主权信用级别面临降级危险。

  德国财政部迅速出面“灭火”,重申德国拥有良好的经济和金融基本面,德国将采取一切措施维护“避险天堂”地位,负责任地发挥“欧元区之锚”作用。但是一些分析师指出,穆迪此举凸显欧债危机恶化可能带来严重后果,德国等高评级国家难免受到殃及。

  穆迪称“都是希腊惹的祸”

  德国说“自身经济非常好”

  穆迪表示,下调德国等国评级展望的原因,是希腊退出欧元区的风险正在进一步加大,可能引发一系列金融震荡。即使能避免出现这种结果,对其他欧元区国家,特别是西班牙和意大利的集体支持也需要加大。“如果要维持欧元区现状,这一沉重压力可能主要由区内评级更高的国家来承担。”

  德国财政部当天在网站发表声明回应说,穆迪所指欧元区风险不是新鲜事,但穆迪过于强调短期风险,而没有提及长期稳定前景,因为欧元区已经采取了一系列有利于稳定的措施。

  声明说,德国自身的经济和金融状况非常好,预计到2014年可实现预算平衡。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最新的一份报告中高度评价德国经济表现。国际金融界也对德国充满信心,这点从德国发行国债的低收益率就可见一斑。声明强调,德国将通过坚实的经济和金融政策,维护德国“避险天堂”地位,负责任地发挥“欧元区之锚”作用。德国将采取一切措施,同其他伙伴合作尽快克服欧债危机。

  《纽约时报》题为“德国陷入欧债危机愁云”的文章说,穆迪下调德国评级展望,将给德国国内政治带来更大不定数,德国政治家救助希腊的努力将更为艰辛,将于9月份举行大选的荷兰也面临同样困局。报道认为欧元区领导人的两难境地正日益严峻:分析家批评领导人决策不够果断,但更有力的救助措施需要更大的金融承诺,主权评级较高的国家不得不承担更多责任。

  德国《南德意志报》评论则认为,穆迪调整德国评级展望会给德国融资带来更高成本,但在政治上实际上是间接给默克尔总理帮忙。默克尔将借助这一“负面机会”强调财政紧缩的重要性,在欧洲更强力推行现行政策。

  西班牙国债收益率飙升

  欧美股市应声纷纷下跌

  全球市场23日因为西班牙债务前景恶化而剧烈动荡。西班牙媒体当天报道说,在巴伦西亚省上周向中央政府求救后,西班牙可能有6个省份也将提出申请。这一消息导致西班牙十年期国债收益率飙升至7.59%,达到欧元区成立以来的最高点,也超过了希腊、爱尔兰和葡萄牙当初寻求国际援助时的水平。尽管西班牙经济大臣德金多斯宣称西班牙不需要主权援助,市场担心银行业获得的1000亿欧元救助只是杯水车薪。纽约梅隆银行的分析师说,十年期国债收益率超过7%意味着投资者信心的崩溃。希腊、爱尔兰和葡萄牙都是在国债收益率超过7%的几周之内,就提出了全面援助申请。

  23日,英国股市富时100指数跌2.09%,法国股市CAC—40指数跌2.89%,德国股市DAX指数跌3.18%。美国道琼斯指数跌0.7%。同时大宗商品价格和欧元汇率大幅下跌。纽约油价跌幅超过4%,收报每桶88.14美元。欧元对美元跌至两年来新低,对日元跌至11年来最低。

  欧元集团主席、卢森堡首相容克表示,德国、荷兰和卢森堡依然拥有良好的基本面。“在此背景下,我们重申对保持欧元区整体稳定的坚定承诺。”布鲁塞尔欧洲与全球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韦龙表示,鉴于德国在欧元区的核心地位,它无法免除欧元区整体衰退影响,认为德国可以免疫的人是不切实际的。“从这个角度说,将德国降级在情理之中。”(记者 管克江)

  >>点评

  熊厚(中国社科院欧洲所经济研究室副主任):本次穆迪下调德国、荷兰以及卢森堡的信用评级,主要是基于三方面因素考虑:首先,外部需求的增长放缓,预示着德国这类以出口为导向的经济体势必会受到影响。其次,欧债危机不断恶化,向西班牙、意大利等更大的经济体蔓延,西班牙的金融业已出现了问题,这也令德、法等国无法不受影响。再次,德国、法国、意大利等国迫于市场融资压力,均实行财政紧缩政策,去年的内部需求萎缩还不明显,而今年已逐渐显现出来。

  穆迪下调德国、荷兰、卢森堡的信用评级,导致的结果无疑是欧元区经济体外部对欧元区的市场信心进一步下降,尤其是对于德国评级的下调,肯定会影响市场对于欧元区经济前景的判断。但从欧元区内部来看,德国的地位并不会受到太大影响。就目前发展势头来看,德国依然是欧元区经济情况较好的国家,并且当前欧元币值的不断下降对于德国的出口也将产生促进作用。

  而正是由于德国本身的出口型经济,且大部分出口输往欧元区以外地区,成为南欧国家对德国不满的原因之一。要使欧元区内部经济结构平衡,德国必须考虑如何发展内部需求,以拉动其他国家的经济增长。这才是德国发挥作用帮助欧元区国家纾困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