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希腊退出欧元区的谈论或一语成谶

希腊退出欧元区的谈论或一语成谶

  • 来源:凤凰财经
  • 发布日期:2012-07-24
  • 浏览数:651

 

     据外媒报道,有关希腊退出欧元区的谈论已打压投资者对欧元区的信心,并导致了西班牙和意大利借款成本的攀升。这也加大了爱尔兰和葡萄牙计划於明年重返债市的难度。这两个国家都正在实施严苛的救助计划。

 

     要想理解希腊退出欧元区所造成的影响,那么就想像一下一间位於彩票站里的手术室吧。

 

     外科医生准备给病人截肢、以防止坏疽感染其它部位的时候,旁观的赌徒们为接下来要截除哪个肢体而下注。

 

     一些欧洲政界人士和央行官员显然认为,抛弃一个违反纪律的成员对于其它成员来说是上了有益的一课:不要滥用组织的特权。就像伏尔泰的哲理小说憨第德(Candide)英译版所写的:他们认为时不时敲打一下有好处,可以激励别人。

 

     其它政策制定者和市场参与者担心,推动希腊脱离欧元区将产生连锁反应,从而给投资者和纳税人施加巨大的成本,甚至可能引发欧元区解体。

 

     德国总理梅克尔在不一样的时点有着不同的立场选择。

 

     去年11月时她表示,相较于保持希腊的成员国地位,确保欧元区的稳定更为重要。不过她也却曾说过,希腊退出欧元区将造成“多米诺骨牌效应”,将令恐慌的投资者逃离欧洲。

 

     上个月希腊政府的选举,结果是该国承诺继续执行与欧元区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达成的调整计划,以换取约2,400亿欧元的贷款。这仅让紧张的情势暂时缓和。

 

     希腊与其财政与经济改革目标渐行渐远,负责国营企业民营化的官员上周在计划延宕的失望之情下辞职,而欧洲央行在向希腊银行业放款时也已停止接受以希腊的债券做为担保。

 

     谁会先开第一枪?

 

     批评人士现在争相预估哪个国家会想率先脱离欧元区,是德国还是希腊,债权国或者债务国。

 

     经常唱衰欧洲的美国经济学家鲁比尼表示,拥有AAA评等且财政稳健的芬兰可能会率先脱离欧元区,因对欧元区疲弱国家日益沉重的负担感到不安。

 

     “若希腊更濒临退出,且意大利和西班牙也几乎失去在市场上融资的管道,需要来自欧元区核心国家扩大冒险援助时,芬兰可能会认为留在欧元区的好处已敌不过额外的信用风险,”鲁比尼在其EconoMonitor网站上写道。

 

     不论准确度为何,这样的预言已凸显出欧洲各国政府和政策官员已将欧元区视为零和游戏(zero-sum game),每个国家都觉得自己是夥伴国行为和决定的受害者。

 

     美银美林外汇策略师利用博奕论(赛局理论)来分析哪个欧元区国家可能会认为脱离会有经济利益。

 

     简而言之,博奕论主张参与赛局者彼此互信不足,因而无法进行合作,甚至认为不合作会给自身带来更大的利益,即使合作确实会对整体参与者带来更高效益。

 

     因此,尽管希腊确实执行紧缩计划,且德国接受欧元区共同债券的构想,确实会让彼此都受益,但是双方都不太可能这麽做,因为就两国自身观点来看,不做牺牲所能取得的利益反而更大。

 

     把同样的思维逻辑放到自愿退出欧元区的好处上,策略师David Woo和Athanasios Vamvakidis得到的结论是,意大利和爱尔兰脱离欧元区的诱因比希腊还要大。

 

     反之,他们指出,尽管德国经济实力庞大且财政地位强健,退出欧元区的诱因却最低,因为德国经济成长可能因此降低,借贷成本也可能升高,给资产负债表带来负面效应。

 

     他们表示,意大利完成有序退出的可能性相对偏高,且可望透过货币贬值在竞争力及经济成长上大有斩获。

 

     前意大利总理贝卢斯科尼曾表示,离开欧元区将不是个禁忌。他正在考虑参加明年大选重回政坛。

 

     制度设计瑕疵

 

     从以往的正式宣告来看,欧洲货币同盟是不可取消且不可逆转的。马斯垂特条约没有提供一旦加入欧元区後的退出条款。尽管2009年的里斯本条款首次纳入了能够依法退出欧盟的条款。

 

     一名欧盟参与危机管理的官员表示,如果欧元区看来“像大厅有旋转门的饭店”,这将严重打击信心。这位官员因事件敏感而不愿具名。

 

     然一些外部专家表示,欠缺退出条款是欧元区设计上的瑕疪,应该要马上修正。

 

     圣路易斯联邦储备银行总裁布拉德本月表示,退出欧洲经济暨货币联盟(EMU)的可能性,是欧盟决策者面临的重大议题之一。

 

     “不断重复说没有一个国家会被允许离开EMU,正让一些国家采取必要行动以保留成员国资格的诱因有所改变,”他在伦敦的一场演说中表示。

 

     “成员国留在欧元区的诱因是未来必须仔细考虑的。政策的设计应该要着眼于这些诱因,而且不能再假设政治进程将会在各种情况下都支撑EMU,”他在演说中表示。

 

     布拉德提到欧洲大学学院经济学教授Russell Cooper的着作。Cooper曾建议成立一个称之为“Euroisation”的罚则。违规的成员国可以留在欧元区,但会失去其投票权,以及无法进入欧洲央行的放款窗口,直到其财政行为有所改善。

 

     这或许可以满足债权人见到财政“罪犯”得到惩罚的希望,但这将无法使欧元区团结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