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希腊的抉择与欧元的命运

希腊的抉择与欧元的命运

  • 来源:中国经营报
  • 发布日期:2012-07-07
  • 浏览数:459

 

     在经历了两轮议会选举之后,支持紧缩政策的希腊新民主党、泛希社运党以及左翼民主党最终成功组建新政府,此前为市场高度关注的希腊退欧风险在短期内大幅下降。但值得注意的是,与第一轮选举结果相比,反对紧缩的左翼联盟(Syriza)得票率上升了11%,仅以2.4个百分点之差位列第二。这意味着仍有较多希腊选民对紧缩政策持强烈反对意见,刚刚组建的新政府未来仍将面临严峻考验。6月欧盟峰会虽然给欧债危机的救助创造了更多的机会,但却完全没有涉及希腊紧缩和救助条款的重谈。在危机根源未有实质改善的前提下,目前达成的任何方案可能都是暂时的,欧元的命运仍然充满了风险与不确定性。

 

  希腊妥协未解危机根源

 

  希腊议会选举的结果,与其说是选民在反紧缩情绪高涨之后的理性回归,不如说是在考虑到退出欧元区所可能面临的诸多风险之后做出的暂时性妥协,希腊债务危机并未得到任何实质性改善。继续执行紧缩政策虽然有利于希腊留在欧元区、获取外部援助,但财政紧缩与经济增长之间的“负反馈效应”,或许会使希腊经济社会状况更趋恶化。自接受援助并执行严厉的紧缩措施以来,希腊的债务水平不降反升,公共债务占GDP的比重由2010年的143%上升至2011年的165%。与此同时,希腊经济衰退明显加深,就业形势也急剧恶化。2010年希腊实际GDP萎缩3.5%,2011年再次大幅萎缩6.9%,希腊的失业率也由2009年末的10%左右一路飙升,2012年第一季度末已经超过22%。随着希腊入不敷出的结构性问题进一步恶化、失业率进一步攀升,选民对于紧缩政策的抵抗情绪或将再次激化,最新组成的联合政府将面临严峻挑战。

 

  从欧元区其他成员国来看,葡萄牙再申援助概率攀升,若亦需进行债务减记,一场新的冲击或将来临。西班牙通过发债为银行业重组筹资的内部化解之道难以为继,被迫寻求外部援助。虽然1000亿欧元救助贷款基本可以覆盖西班牙银行业重组的资金需要,但经济衰退、赤字及公共债务水平攀升、银行业资产质量恶化之间已经构成了一个恶性循环三角。市场对西班牙主权债务忧虑重重,10年期国债收益率持续攀升,多次突破7%关口。

 

  PIIGS五国中唯一尚未寻求外部援助的意大利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欧债危机爆发以来,意大利为救助其他重债国家付出了高昂代价,2010~2012年意大利通过欧洲金融稳定工具(EFSF)、欧洲稳定机制(ESM)等方式向其他重债国提供的资金将达到480亿欧元。与此同时,意大利还持有大量的希腊国债,面临着较大的风险。目前意大利持有的希腊国债达584亿欧元,仅次于德法两国。作为欧元区第三大经济体,意大利自身还负担着总额约1.9万亿欧元的公共债务,在GDP中占比达120%,仅低于希腊。如果说欧盟最新通过救助西班牙银行业计划是出于该国的系统重要性而“必保必救”,那么一旦意大利陷入主权债务危机的泥潭而寻求外部援助,无论是欧盟还是IMF可能都将面临“有心无力”的尴尬境地。

 

  欧元未来走势仍较严峻

 

  在希腊议会本轮大选之前,受欧洲政局动荡、希腊可能退出欧元区等因素影响,全球股市遭受重挫,原油价格持续下跌,传统避险工具黄金再次受到市场追捧。随着希腊政局渐稳,市场恐慌情绪将逐步下降,全球股市或将出现短暂回暖。但欧债危机恶化趋势仍未有效缓解,全球股市中长期走势面临较大压力。如若未来出现葡萄牙债务减记、西班牙形势恶化、意大利寻求外部援助等事件,全球股指又将上演新一轮下跌行情。国际金价虽在短期内有所下跌,但上涨趋势仍未扭转。油价仍将维持此前疲弱态势,短期内或将出现小幅反弹。

 

  今年前四个月,欧债危机的持续演化并未对欧元汇率形成明显不利影响,欧元总体维持窄幅波动态势。但进入5月份以来,希腊退出欧元区的可能性加大使欧债危机再度告急,欧元开始破位下行。截至5月31日,欧元对美元汇率收于1.2365美元/欧元,欧元较一季度末贬值7.3%。6月初希腊民调显示,推行紧缩政策的新民主党的选民支持率迅速上升,希腊留欧意愿强烈,欧元开始止跌反弹。截至6月15日,欧元对美元汇率较5月末上升2.2%至1.2638美元/欧元。随着最新联合政府组建完成,希腊退出欧元区的风险在短期内大幅下降,欧元汇率将继续小幅上行,但受持续恶化的欧债危机影响,中长期内仍将维持疲弱态势。

 

  紧缩与增长的平衡

 

  从欧债危机爆发至今的阶段演化来看,其不仅仅是经济层面的危机,同时也是政治层面的危机,一味地采取财政紧缩措施并不足以解除危机,紧缩引发的经济下滑甚至可能将危机进一步推向深渊。因此,欧元区成员国在加强政策协调,推动财政整顿与结构性改革的同时,为经济增长提供充分的动力,实现经济增长与财政改善的良性互动和平衡发展或是欧债危机解决的可能路径。

 

  从重债国来看,在当前债务危机、银行业危机和经济增长危机交织的背景之下,停止紧缩措施与结构改革将使其融资压力陡增,加剧危机恶化趋势,并通过市场机制最终形成严重的负面冲击。此外,对于希腊等欧元区边缘国家而言,如果选择退出欧元区发行新货币,短期内恐难以为市场所接受,新货币汇率大幅下跌将是必然,最终的结果非但不能有效解除债务困境,还将引发跨境资本大量外逃以及恶性通货膨胀。

 

  从核心国来看,坚持欧元区实施财政整顿措施,对于强化财政纪律、维护区域稳定有着重要意义。但从目前来看,过于严厉的财政紧缩对于欧元区稳定已形成较大的负面影响。今年5月份以来,反紧缩示威游行席卷全欧,政界与民间的紧张情绪不断攀升。为保障欧洲一体化进程、维护欧元制度稳定,以德国为代表的欧元区核心国家应适当放宽针对重债国的紧缩要求,避免短期内过快的财政紧缩导致其经济严重衰退,引发更为严重的危机。此外,考虑到德法等国出口贸易中很大部分是在欧元区内部进行,过于严厉的紧缩可能导致外需大幅下滑,进而对德法经济造成较大负面影响。

 

  总的来说,从短期来看,希腊退欧风险大幅下降,欧债危机急剧恶化得以避免,全球金融市场短期内出现系统性危机的概率明显下降。但中长期来看,欧债危机的结构性根源问题仍未解决,欧元区未来仍将面临严峻考验。综合考虑欧洲经济的复苏现状与主权债务危机的严峻形势,选择一种在刺激经济增长与加强财政整顿之间的平衡发展道路或是欧元区成员国的可行出路。事实上,目前欧元区领导人已就总额达1200亿欧元的一揽子经济刺激计划达成协议。但这仅仅是个开始,欧元区未来实现结构调整、提升经济竞争力的道路曲折而漫长,欧元的命运仍然充满了风险与不确定性。

 

  作者系中国工商银行城市金融研究所宏观经济分析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