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希腊选举结果皆大欢喜 欧债危机前途漫漫

希腊选举结果皆大欢喜 欧债危机前途漫漫

  • 来源:每经新闻
  • 发布日期:2012-06-21
  • 浏览数:446

 

  希腊选举落幕,结果是赞成留在欧元区并接受欧洲救助协议的新民主党及其盟友泛希社运获得相对多数,可以组成新政府。此种结果,可以说皆大欢喜。

 

  希腊人长吁一口气,暂时没有被迫退出欧元区的忧虑。获胜的萨马拉斯终于可以名正言顺地组织政府,摆脱一个多月以来技术官僚 “看守政府”的“屈辱”。

 

  甚至连位居第二的主要反对党——极端左翼联盟也很高兴。此次选举其获得27%的选票,300个议会席位中斩获71席。而5月份的选举中,左翼联盟仅获得17%的选票。37岁的联盟领袖齐普拉斯三年前还名不见经传,连个议员都不是。但从今以后,齐普拉斯就成为希腊最大反对党领袖,并不排除以后还有机会问鼎总理宝座。

 

  最为欢喜的应该是欧元区各国及欧洲机构。一段时间以来,欧洲最为担心的事莫过于希腊大选中坚持要“撕毁”救助协议的左翼联盟获胜。虽然,选前也有欧盟和德国官员表示,不管希腊哪个政党上台,欧洲都必须与之谈判,但实际上大家都清楚,齐普拉斯一定是个难缠的对手,一旦要价太高,真有谈判破裂的可能。而新民主党的萨马拉斯则基本认可救助协议,谈判起来自然不会太费工夫。

 

  世界其他各国也都松了一口气。毕竟,希腊退出欧元区,后果将不堪设想。有人预计,希腊退出欧元区对世界经济的负面影响可以用万亿欧元计。

 

  各国使尽浑身解数左右大选

 

  为了达成理想的目标,欧洲各国可谓“煞费苦心”,希望影响到大选结果。

 

  首先,欧委会官员就通过媒体透露准备给希腊的“胡萝卜”,一是降低希腊获得救助贷款的利率;二是延长希腊救助贷款的偿还期;三是通过欧洲投资银行扩大对希腊的基础设施投资。这些“胡萝卜”对希腊的意义在于,让希腊人放心,选举支持救助协议的政党没有问题,欧洲并不会将他们逼到墙角,只要坚守承诺,欧洲也会“投桃报李”。

 

  其次,在希腊大选前两天,欧洲还与西方大国央行联手救市,为希腊大选营造好的市场氛围。6月14日,英国央行宣布,将斥资1000亿英镑,支持企业和购房者获得相对便宜的贷款,以此拉动国内消费和经济增长。英国央行行长还表示,不排除实施新的量化宽松政策的可能。美联储主席伯南克也同时发声,表示未来几天将讨论放松货币政策的问题。日本央行行长白川方明也对希腊大选表示关注,并坚持低利率政策不变。

 

  这些政策在市场上获得良好回报。6月15日,即希腊大选前的最后一个交易日,欧洲股市连续两天大涨,希腊股市甚至在6月14日出现涨幅超过10%的奇迹。欧元对美元也大幅上调,达到1.27水平,比三周前的低点上升了3%。同时,大宗商品交易也趋于活跃,原油、黄金、铜都在6月15日实现上涨。一般认为,在重大不确定事件发生前的交易日,市场投资者会有“避险”情绪,担心不确定事件的结果会造成市场下挫,而抛售手中筹码,因此市场会下行。但从希腊选举前周五的情况看,似乎投资者已经认定大选结果将对市场有利,因此没有“避险”的必要。

 

  希腊退出欧元区本来就是个“伪命题”,现在选举结果出来,只是证伪而已。但是,退出危机过去,并不意味着希腊的危机就见到头了,也不意味着欧债危机已经见到了转机。

 

  危机背后看不见的手

 

  6月18日,当世界很多人都沉浸在希腊大选的喜悦中时,西方媒体传来一系列关于西班牙的负面消息。一是西班牙国债收益率超过7%的警戒线,与德国国债收益率的差距达到欧元使用以来之新高;二是西班牙政府债务的违约保险费率升至6.07%,如果包括再投资利息,投资者已经损失了3.3%;三是西班牙央行公布,4月份西班牙银行业总体坏账率高达8.72%,为1994年以来最高;四是西班牙财政部公布数据,从去年12月到今年4月,外国投资者拥有西班牙国债的比重从52%降至38%,而西班牙国内投资者所占比重从16%上升至30%。五是伦敦一家投资银行的主权债券分析师估计,西班牙在今后三年,除了已经申请的1000亿欧元银行救助外,还需要向欧洲请求3000亿欧元以上的救助。

 

  西班牙负面数据的集中出台,给才兴奋不多久的投资者一记“响亮的耳光”。市场股指冲高回落,欧元兑美元掉头向下。

 

  市场的戏剧性变化,令人目不暇接的同时,也让人不得不开始怀疑,这一切背后,必有重大阴谋,那就是投机者有目的的炒作。

 

  欧债危机爆发,从来就是炒作的结果。一般认为,欧洲重债国的财政赤字和债务比重相对公开透明。在成为问题之前,市场并不担心,债务国还是可以照常从市场融资。但某一天,投机者一旦盯上“有缝的蛋”,大肆炒作其风险,重债就演变成危机。政府从市场融不到资,银行去杠杆化,企业借贷困难,经济萎缩,失业增加,主权债务危机逐步演变为银行危机、经济危机。

 

  在这个炒作过程中,各种评级机构也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标准普尔、穆迪、惠誉竞相降低欧洲各国主权债务、银行的评级,大有“落井下石”的嫌疑。而这些评级机构的影响实在是巨大,基本左右市场情绪,欧洲对其完全失去控制力。想想当年美国爆发次贷危机后,美国政府对这些评级机构施加的压力,和现在相比,似有“天壤之别”。

 

  只要“蛋”的“缝”一时间还无法弥合,欧债危机就还会继续持续甚至恶化。

 

  最根本原因:结构性缺陷

 

  当然,反过来说,即使没有炒作的因素,欧元区的问题也是短期内难以解决的。

 

  在单一货币的机制下,德国和南欧国家的竞争力差别巨大。南欧国家在缺乏货币贬值提升竞争力手段的情况下,为了维持高福利,必然大举借债。民选政府自然有让选民过好日子的动力,这样自己才能上台执政。而民选政府的任期制决定了当前政府的借债需要以后的政府偿还。只要市场上还能融到资,民选政府借贷的冲动就会继续,除非爆发危机,借不到钱。

 

  对于欧元区整体来说,让任何一个成员因主权债务危机而退出单一货币的连带风险是巨大的,为了维持一体化前进的趋势,也为了维护自身的长远利益,欧元区就不得不对爆发危机的国家施以援手。这一方面容易产生“道德风险”,让其他国家觉得借贷是低风险的,因为反正出事后有人来救。另一方面,参与救助的国家也很可能被“传染”,导致危机蔓延。

 

  希腊大选的紧张性就是这种现象的体现。一个小小的希腊就可以用欧元区成员的身份,要挟其他成员救助,并且在之后还要求放松救助条件。

 

  只要欧元区这种结构性缺陷还在,部分主权国家的债务就必然会积累,积累到一定程度,就必然会爆发危机。现在爱尔兰、希腊、葡萄牙已经申请救助,意大利和西班牙预计为期不远就要伸手。谁能肯定,明天不会是法国、匈牙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