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希腊危机未解 G20难助欧洲纾困

希腊危机未解 G20难助欧洲纾困

  • 来源:大公报
  • 发布日期:2012-06-19
  • 浏览数:348

 

     香港《大公报》19日发表社论说,希腊选举结果出炉,可暂避违约危机,但前景的风险却不降反升。国际社会特别是正在召开的G20峰会,理应对欧洲尤其希腊表示支持,但在近期却或许难于直接插手其中,欧洲必须先处理好“家事”,而全球各主要经济体都要先办好本身的事情。

 

     文章摘编如下:

 

     法国及希腊选举结果基本上均如预料,法国将走上新的政经路向,而希腊可暂避违约危机。两国情况虽稍见明朗,但前景的风险却不降反升,今后欧洲形势的演变确难令人安心。

 

     希腊第二轮选举结果在格局上与首轮相同,头三大党都维持了原来位置,前两者的票数还有明显的增加,反映了小党及抗议票的票源归边靠向大党。与首轮不同者是,得票约三成的首位新民主党,与得票约一成三的第三位泛希社盟,可以合组新政府,延续了之前的执政联盟,并可由履行对欧盟的收紧承诺以换取援助。这便暂免希腊违约和退出欧元区,表面看是好事,实际上只是在拖延时日,危机并未消除,而且未来情况或会更为凶险。

 

     拖而不决只能带来烦、乱,希腊新政府及欧盟都将面临两大难题。首先是要对救希方案作些边际性调整并稍减收紧压力,但在讨价还价中同时维持市场信心绝非易事。第二是新政府有先天弱势,能否真正落实对欧盟的削赤及改革承诺不无疑问。希腊面临的国内外环境都比去年末做出承诺时更差,民众的反收紧力量也更大。值得注意者是,反收紧的第二大党激进左翼联盟,虽未能阻止支持收紧派执政,却仍收获甚丰:由籍籍无名至奠定了第二大党地位,成为最主要的左翼势力代表,和首次建立起反收紧政治力量的领导核心。今后若希腊情况持续恶化,其政情还可看涨。

 

     然而未来欧洲危机的重心及瞩目焦点,将由希腊移出,而危机也要进入“大国时代”的新阶段。决定欧洲前途的将是法德博弈和意大利、西班牙的政经困局如何演变。相对下希腊危机只是头盘,主菜现时才开始登场。眼前的主要问题是:(一)西班牙是否在千亿欧元资助后又要再求加码,仿如救希事件般的没完没了。(二)意大利会否成为新的市场狙击目标,因其政经困局正在深化。(三)法德矛盾如何进一步激化。法国选后新政府可掌控国会,可形成有利于推行选举政纲的局势,总统料将趁机逆转前任的多项改革并放缓收紧,从而进一步挑战德国的收紧路线。为配合之前提出的欧洲稳定协约,法国又建议出台总值一千二百亿欧元的刺激增长方案,其中包括了不少德国一直反对的措施。此外,还要留意法国能否改善欠佳的财经状况。

 

     以上德法意西等大国动向,其影响力将比希腊危机更重大和深远,如引起震荡也自然凶猛得多。希腊暂将不会成为传感效应之源,却或难逃成为此种效应的受累者。此后欧洲形势变化对国际的冲击亦将上升,对此须有充分估计和做好应变部署。

 

     国际社会特别是正在召开的G20峰会,理应对欧洲尤其希腊表示支持,并答应提供援助以表同舟共济之心。但在近期却或许难于直接插手其中,欧洲必须先处理好“家事”,而全球各主要经济体都要先办好本身的事情。几年前各国同时出台刺激经济措施的情景可一不可再,更多的大放水,如联储局推量宽三期,和欧央行再推三年期对银行放贷等,均将无大作用,最多只能救市而却不能救经济,反令泡沫化及热钱等问题更甚。在这形势下,中国为人为己都应努力稳住经济势头,并力保经济有一定的高增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