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希腊给我们的“危”与“机”

希腊给我们的“危”与“机”

  • 来源:华夏时报
  • 发布日期:2012-06-16
  • 浏览数:482

 

     曾经发明了马拉松的希腊人,如今却在是否退出“欧元区”的问题上,进行着马拉松式的长跑,但不管怎样比耐力,似乎依然难看到终点。随着希腊6月17日再次大选日子的迫近,希腊是否退出欧元区,这把悬在欧洲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随时有可能掉下来。希腊一旦退出欧元区,这场马拉松就看到了“终点”,但不是跑到的,而是倒在中途看到的。

 

  一个国家的经济,存在国内经济循环和国际经济循环的两大环节,这好比是蝴蝶的两只翅膀,两个循环之间相互作用,国内经济的结果必然传导到国际循环。希腊债务危机,其根源在于国内经济循环的内部经济结构失衡,高福利、低税收、过度举债,忽视了国内经济的内部传导效应基础上的举债支撑能力,其必然结果是传导到整个欧元区进而影响全球经济,当然也包括中国经济及中国股市。希腊债务危机是怎样传导给我们的?

 

  首先,先来看看“危”的部分:倘若希腊退出欧元区,会使中国的出口受到打击,使现存的资产泡沫破灭。世界经济很可能随着欧元区的动荡再次探底,中国经济也随之波动,不可能独善其身。在贸易方面,伴随着欧洲银行系统性风险的大幅上升,全球贸易融资可能受到很大的冲击,直接或间接影响我国的进出口。欧盟是中国最大的出口地,所以欧盟经济进一步恶化,欧盟的贸易政策只能更趋于保守,对中国外贸出口会非常不利。另一个不容忽视的是,希腊债务危机让我国地方政府的债务风险凸显出来。目前,我国地方政府的债务规模为6万亿人民币,政府债务占到GDP的40%左右了,这离世界公认的警戒线60%已经不远。随着地方负债增长速度过快,数额过高,一旦地方政府的融资平台无法还清债务,就会给银行带来不良资产的增多,殃及整个金融业。希腊危机的出现,要求我们尽快制定规范地方融资平台的措施,防范潜在的财政风险,以避免重蹈希腊的覆辙。

 

  其次,再来看看“机”的部分:希腊债务危机倒逼中国经济转型。近日,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商务部、工信部、央行等部门出台了多项刺激内需的相关政策,为应对危机:一、消费观念亟待改变。众所周知,中国经济拉动GDP既往主要依靠出口、投资、内需的三驾马车。受希腊危机和国际经济大气候的影响,出口外需导向型、投资拉动型经济模式很难可持续发展,难以拉动中国复杂庞大的经济驱体。中国主要依赖于投资和出口,国内消费需求相对较弱。从中美GDP的构成来看,美国的消费占GDP的比例约70%;而中国消费占GDP的比重为35%,只有美国的一半左右,体现了美国高消费和中国高储蓄的特点。 西方人的消费观:善待自己,花光吃光,最好还能欠国家银行一屁股债。中国人的消费观:宁可亏待自己,也决不能亏了下一代。节衣缩食,哪怕从牙缝里也要省下一笔钱以备急需。这种消费观念到了非改不可的时候了。二、降息减税。澳大利亚央行6月5日宣布降息25个基点,有迹象表明,全球正在掀起新一轮的货币宽松浪潮。巴西刚刚在上周宣布降息至历史新低,即便是在通胀形势严峻的印度,央行也表示,国际油价下跌,让印度有了“一些降息空间”。与此同时,欧洲央行可能近期降息25个基点,很多国家的央行,都在放开降息的闸门。因为各国央行被当前的经济形势所逼,只能释放流动性来缓解流动性短缺的压力。就中国央行而言,面对日益紧张的流动性短缺,所能选择的可能也只有降息和再次降低准备金。我们很了解央行的担忧,如果大量释放流动性之后,会不会使通胀和楼价抬头?不过,如果操作得当,合理的分配信贷和流动性,可能更符合当前的实体经济的需求。同样,为了遏制下滑的经济,中央财政降税减轻企业沉重的负担,也是应对危机的必要手段。

 

  总之, 希腊债务危机传导给我们的既有“危”,也有“机”,如应对得当,不仅能化解危机,还能带来经济转机。(作者为财经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