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走进欧债风暴眼希腊 债务危机重压下众生相

走进欧债风暴眼希腊 债务危机重压下众生相

  • 作者:罗彦军
  • 来源:南方日报
  • 发布日期:2012-06-16
  • 浏览数:431

 

当地时间14日,齐普拉斯拉票现场,左翼联盟旗帜飞扬。

 

     近段时间以来,欧债危机风波再起。身处风暴眼的希腊风雨飘摇,大批企业倒闭、失业率高企、银行严重失血,时刻面临着退出欧元区的危险。由于5月初组阁失败,本周日,希腊将迎来“审判日”——第二次议会选举。这次选举的结果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希腊能否留在欧元区内。换言之,这次选举将关乎欧洲前途。而对于身处全球经济风云的中国来说,显然也是无法置身事外的。

 

    为了让读者了解希腊的真实情况,亲身感受欧债危机的脉搏,南方日报记者奔赴雅典,直击希腊经济危机,为您发回一线的报道。今起推出系列报道第一篇——《走进欧债风暴眼希腊》,敬请垂注。

 

    早上9时,28岁的萨可斯戴上头盔,骑上已经显得有些破旧的摩托车,准时出门到失业救济中心报到。一切显得如此轻车熟路,因为他失业已经两年,除了每3个月一次的报到之外,还要经常回来看看有没有招工信息。只是两年过去了,如今他还是只能有一搭没一搭地打着零工。

 

    根据希腊政府公布的数据,今年第一季度希腊失业率升至22.6%,为欧元区平均失业率的两倍。但在萨可斯看来,真正的失业率起码达到40%。“好多人都没有到救济中心报到,我的朋友10个人之中只有2人有工作。”

 

    事实上,失业率高企只是困扰当今希腊社会的难题之一,旅游业受冲击、银行资金流失等,都是债务危机阴影下希腊的真实写照。民众在接受南方日报记者采访时,都显得很迷茫。现在他们能做的就是等待,然后在本周日的议会选举中,投下决定国家前途命运的一票。

 

    失业救济中心人头涌涌,政府税款难追回

 

    希腊劳动力组织(OAED)是下设在政府劳动与社会保障部下的一个半官方组织,具体执行政府的就业政策、提供职业技能培训等,也就是人们通常说的失业救济中心。提起“OAED”,在希腊几乎是路人皆知。记者出了AMBELOKIPI地铁站,找人一问,便很轻易地找到其所在地。早上9时,中心里已经是人头涌涌。记者推门进去的时候,刚好碰到萨可斯提着头盔,准备离开。尽管看起来情绪不高,但他还是耐心地跟记者聊了起来。

 

    虽然只有28岁,但萨可斯的脸上已经隐约可以看到一丝岁月的痕迹。“我以前是厨师,饭店倒闭后,我就失业了,之后就一直没能找到工作。”他告诉记者,政府只提供一年的救济金,之后如果还没有找到工作,就只能靠自己了。“不过每3个月还是得回来报到一次,以便政府掌握失业率。”这两年来,他一直奔波于希腊的各个小岛,打着各种零工,最长的不超过3个月,而且雇方不提供保险。

 

    “政府一直喊着要紧缩财政,降薪、加税,但真正的富人却不用交税,只是苦了我们这些打工的”。谈起政府目前采取的政策,萨可斯显得很不忿。据了解,在希腊的整个复苏计划中,重点之一就是从那些长期避税的人口中征收更多的税款。然而在政府被拖欠的450亿欧元税款中,迄今只收回来很少一部分。在过去两年对210个案件中价值6.5亿欧元的税款追讨过程中,只有65%的税款被追回。而对由部分富人和公司经营着的约1.83万项离岸业务的征税工作也是一大难题。最近当局已经查证,部分与离岸业务有关联的大公司所有者欠下了千万欧元的税收。

 

    对于周日的议会大选,萨可斯倾向于投给左翼政党联盟。他认为这个政党“起码能够保障民众的权益,而不是一味想着赚钱”。但对于未来,萨可斯依然显得很迷茫。“只能边走边看了,但如果政府再不给民众一个说法,我相信最迟今年冬天就会出‘大事’。”

 

    卫城小店门可罗雀,旅游业严重受挫

 

    旅游业是希腊第一大产业,2011年旅游业收入占GDP的16.5%,有77万人从事旅游业工作。但是受第一次组阁失败影响,酒店订购量降幅一度达到50%。希腊旅游企业协会负责人日前表示,若到17日大选时仍然不能成功组阁,全年外国游客数量将减少10%,旅游业收入将下降15%。

 

    卫城旅游景区的店主尼克为惨淡的生意发愁。尼克今年33岁,与父母一起在卫城经营一家服饰店。“跟以前相比,生意起码下降了八成”,尼克的眉毛皱成一团,向记者大倒苦水。“早上9时开门,晚上9时关门,但经常一整天都做不成一笔生意。”他告诉记者,事实上欧美游客的数量并没有明显的减少,但是他们把有限的钱都用在食宿上,“只看不买,就算我打八折也没用。”尼克对现在的政府很不满,认为他们与欧美大国勾结,想贱价出卖希腊的自然资源。“就算他们什么都不做,希腊也会比现在好很多。”

 

    “爱琴假日”是一家专做中国国内商务旅行市场的华人旅行社,经理韩智娟告诉记者,过去的一年,虽然希腊酒店费用大幅下降,但她所接待的内地商务团数量依然下降了一半。“媒体上经常报道希腊示威、罢工,就连我的家人都有点担心。大家自然不想在这个风口浪尖上来这里旅游,毕竟还有很多其他的选择。”韩经理说,事实上希腊目前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混乱,示威和罢工对欧洲人来讲是家常便饭,危机发生之前也一样有。不过韩经理坦言,目前大环境如此,所以也没有太好的办法,只能通过提高服务质量、降低价格、发掘婚庆旅游市场等手段来刺激旅游消费。

 

    民众恐慌囤粮囤药,国内存款流失加剧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希腊银行业知情人士13日透露,随着周日大选的临近,希腊国内存款流失情况正在加剧,过去几天估计每天流出银行系统的资金规模在6亿至9亿欧元之间。这位知情人士称,若到周五结束前,银行业存款流失速度达到每天10亿至15亿欧元,他将不会感到惊讶。

 

    自2009年末希腊债务危机出现以来,该国银行业已经失去了大约1/3的存款基础,原因是不安的储户要么从银行取出现金汇往海外,要么将这些现金存放在安全的地方。在5月份大选结束以及组建联合政府的谈判破裂后,希腊银行业的单日存款流失规模一度达到8亿欧元左右。虽然记者近日在各大银行并未见到明显增多的人流,但相关数据显示,储户的恐慌情绪在大选前有所加剧,人们正采取措施保护手头持有的欧元现金,以抵御希腊一旦弃用欧元后可能出现的贬值风险。

 

    与此同时,当地民众正在大量购买面食和罐头食品,担心一旦左翼领导人当选,希腊将离开欧元区并恢复使用德拉克马(希腊原货币)。希腊全国商业联合会则警告,民众对返回德拉克马充满恐惧,但囤积食物并不意味着能够逃离危机。而据英国媒体报道,希腊私营电视台日前播放的画面显示,很多希腊人在药店门口排着长队。一名男子在接受采访时说,为了给母亲购买治疗癌症的药物,他已经等了几个小时。阿提卡地区药店协会主席洛兰托斯称,由于出现坏账,一些全球大型制药公司现在对向希腊出售药物不感兴趣,而且比起其他欧洲国家,希腊的药价“过低。”

 

    ▲现场直击

    左翼联盟领导人齐普拉斯选前冲刺

 

    当地时间14日晚上7时起(北京时间15日零时),希腊左翼联盟领导人齐普拉斯在该国最大的移民聚居地欧摩尼亚区进行选前最后一次拉票冲刺。活动持续超过3个小时,现场气氛热烈,数以千计的支持者挥舞各色旗帜,高呼口号,宛如狂欢节。

 

    拉票活动定于当天晚上7时开始,南方日报记者赶到欧摩尼亚区时,现场已是媒体云集,电视转播媒体在场地后方搭起高台,其他媒体也早早架起了长枪短炮,严阵以待。不过当地民众的时间观念似乎不是很强,直到8时左右,人群才逐渐聚集起来。此时齐普拉斯的团队开始造势,向民众分发旗帜,高呼口号,富有节奏感的音乐一浪高过一浪,不断掀起高潮。只是活动的“正角”齐普拉斯却迟迟不肯现身,似乎在不断积蓄着现场民众的能量。9时许,37岁的齐普拉斯“千呼万唤始出来”。一身白衣黑裤的他先绕台一圈向支持者示意,颇具明星风范。接着又发表了极具煽动力的演讲,充分调动台下支持者的情绪,现场的气氛达到了顶点。

 

    一位名为瓦帕乔奥的支持者告诉记者,之所以支持左翼联盟,是因为其政纲细节明晰,最具可操作性。他认为如果齐普拉斯上台的话,可以找到既解决债务危机、又兼顾社会公平的办法,“而不是一味勒紧希腊人的脖子”。

 

    ▲记者手记

    前路迷茫 苦中作乐

 

    有人说,希腊人活该遭罪,这里的商铺,每逢周一、三、六下午就打烊,高福利政策养出了一帮“懒汉”。也有人说,这是享受生活,赚钱不就是拿来花的吗?孰对孰错,记者不想、也无法下定论。只是想说说在采访中感受到的,希腊人对前途的迷茫,以及一种苦中作乐的心态。

 

    雅典街角的咖啡厅、茶座,似乎永远都不缺客人。他们三三两两聚在一起,或闲聊,或静静地看着过路的行人。而在咖啡厅前面不远,就是失业救济中心,那里的人们焦虑、挫败,很多人都已经一两年没有找到工作。如此接近的两个地点,如此不同的两种心态,仿佛一出现实的荒诞剧。

 

    有熟悉希腊人的朋友告诉记者,别看咖啡厅里的人很惬意,他们其实就是坐在那里,点一杯咖啡,花不了几个钱。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他们只是习惯了这种生活方式,虽然手头没钱了,却一时半会改变不了这种习惯,从而产生一种与现实脱节的荒诞感。

 

    而在齐普拉斯的拉票现场,记者看到许多希腊人随着强节拍的音乐扭动、起舞,仿佛这不是一场政治活动,而是一出狂欢嘉年华。事实上,无论是在失业救济中心,还是在卫城,当被问起未来如何打算时,多数希腊人的反应都是“边走边看”,尽管对现状不满,却不知道如何变得更好。既然如此,何不苦中作乐,狂欢一把?至于大选,套用受访者的一句话,“那都是政客的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