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希腊驻华大使:希腊陷债务危机源头是效率低

希腊驻华大使:希腊陷债务危机源头是效率低

  • 来源:羊城晚报
  • 发布日期:2012-06-16
  • 浏览数:486

 

 

     两年了,深陷欧债危机中的希腊,更像是整个欧洲的“风中之烛”———6月17日即将到来的新一轮大选,是否退出欧元区,更加重了她飘摇的命运。欧洲,乃至整个世界的目光都在紧盯着这个美丽的地中海国家。

 

     5月24日,希腊驻华大使赛德罗斯·耶奥卡凯罗斯来到了广州,和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汪洋进行了会晤。对深陷危机的希腊,汪洋表示,中希两国人民的友谊源远流长,广东与希腊的经济互补性强,尤其在旅游、农业、科研领域合作潜力巨大、前景广阔,希望双方加强沟通协调,增进相互了解,提升合作水平,扩大合作规模,为促进两国战略伙伴关系发展作出贡献。

 

    羊城晚报记者也借赛德罗斯·耶奥卡凯罗斯大使到穗的机会对他进行了独家专访。在一个半小时略显“沉重”的专访中,赛德罗斯·耶奥卡凯罗斯开诚布公地认真回答了每一个问题。他明确表示,希腊会继续留在欧元区,希腊政府和人民都在为走出危机做着不懈的努力,也做出了牺牲,“情况正在向好的方向发展”。

 

      关于希腊危机 希腊应当留在欧元区

     羊城晚报:在欧盟峰会前,希腊前总理帕帕季莫斯表示要做好希腊退出欧元区的准备。在您看来,希腊有多大可能性会退出欧元区?

 

     赛德罗斯·耶奥卡凯罗斯:他确实曾经做过这样一个声明,但是这个声明被大家误读了,我们已经用另一个声明解释过了。我们必须要认识到,希腊危机的解决方案将是建立在欧洲层面上的,因为任何非欧洲性的解决方案必将有损希腊,也有损其他欧元区国家的利益。根据民意调查,约75%-80%的希腊民众是支持希腊留在欧元区的,这个比例还在增长。我认为,欧盟、希腊和其他伙伴一起,我们有办法、有意愿也有能力解决这个问题。

 

     羊城晚报:您认为6月17日的第二次希腊大选能否组建新政府?

 

     赛德罗斯·耶奥卡凯罗斯:我对新政府的组建非常有信心,而且新政府将寻求维持预算稳定的政策。我们将持续实行你们称之为“紧缩”的政策,因为维持预算平衡是非常必要的,但同时人们也要求经济上能有所增长。这一观念不仅在希腊,甚至在整个欧洲都得到了大多数人的支持。

 

     羊城晚报:紧缩和增长是对立的。您是否认为这对于希腊是一个两难的抉择?

 

     赛德罗斯·耶奥卡凯罗斯:刚才我谈到了增长的刺激因素。这些刺激方法主要是启用闲置的欧洲结构性资金,还有欧洲投资银行的资金,并将这些资金用于能够帮助恢复增长的项目。同时,还有一些在欧洲进行大型基础设施建设的提案。我们必须采取一些严厉的行政及结构上的改革来提高效率,并创造一个更加适宜商业和投资的环境。现在的希腊,一套有利于投资的新法律法规体系也已经形成。

 

    羊城晚报:希腊计划如何改善这个系统,让其变得更有效?

 

     赛德罗斯·耶奥卡凯罗斯:我们已经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出台了有关工作环境、行政机关效率、开办新企业申请执照的新法规,制定了两个加速新投资执照审批特定法律———快速法案,当然还有更多的事情等着我们去办。例如,开放一些原来封闭的职位,改善刻板的行政手续,提高国家服务水平,优化福利制度的运行。希腊的竞争力在过去两年间已经恢复了50%,且还将继续改善,我们将在出口及吸引外资双方面取得成功,以创造更高的GDP,提供更多的工作岗位。

 

     羊城晚报:您预计希腊还需要多长时间才能从危机中恢复过来?

 

     赛德罗斯·耶奥卡凯罗斯:要指定一个时间其实是非常困难的,但我相信,我们现在正在一个正确的道路上前进。我在这里有很多工作,其中之一就是要推动我们希腊葡萄酒的出口。希腊的葡萄酒已经进入了广东市场,或者更广义地讲,进入了中国市场;而在其他的商品上,我们的表现也一样出众。我这里有两个数据:2011年与前一年相比,希腊向中国输入商品的总额提升了70%,而2012年第一季度与2011年第一季度相比总量提升了一倍。我们有充足的理由相信,这种贸易状况的改善将会继续,甚至进一步加速。

 

     关于希腊人民 韩国经验值得希腊学习

 

     羊城晚报:欧盟第二轮援助计划资助了希腊384亿欧元,条件是实行紧缩计划,但是多数希腊人反对。从希腊普通民众的角度看,他们实际上需要什么样的援助和什么样的改变?

 

     赛德罗斯·耶奥卡凯罗斯:当人民的工资下降,他们会反对、会抗议,这是非常自然的。我和越来越多的欧洲人民一样,认为我们需要经济增长来给人们希望,让他们感觉到今天的牺牲会带来明天更好的生活。

 

     政策改良的要素是要有一个更进步的结构性改革方案,以及一个长期减少开支的应用方案来实现它。在过去两年里,希腊的赤字每年减少了3%。这是世界史上前所未有的措施。不可避免的,在这样一个快速的、严酷的赤字减少之后,我们经历了经济缩水。为了明天更好的生活,为了孩子们,人们等待着经济增长措施的出台。

 

     羊城晚报:舆论将希腊债务危机归咎于高福利。您对高福利的看法是什么?

 

     赛德罗斯·耶奥卡凯罗斯:谢谢你的这个问题,让我有机会再一次对这种误解进行解释。基于欧盟官方数据,希腊公众假期多、希腊人工作时间短并非事实。希腊也没有比其他国家更好的社会福利体系。但我们的社会福利系统的确花费很高,有铺张浪费的现象,这些的确需要改善。

 

     工作时间上也是这样。希腊人工作时间很长但效率不高。生产机器的组织效率也低。因此导致了危机,也导致了竞争力的缺乏,产生了巨大的贸易赤字,导致了我们需要借债,产生了债务问题。这就是导致经济危机的一连串因素。

 

     羊城晚报:当韩国陷入危机时,韩国国民捐出自己的财产来帮助国家度过危机,但在希腊,人们却进行了很多示威游行。您对这两个国家民众的不同做法有什么看法?

 

     赛德罗斯·耶奥卡凯罗斯:你举的韩国的例子很好,应当受到我们的赞扬。在希腊,我们也有一种向国家进行捐献的传统,尤其是富人,而且这种传统仍然在继续着。举个例子来说,现在雅典正在建设一个大剧院,这一项目就是由私人机构出资支持的,资金规模大概在五亿欧元上下。除此之外,这些私人机构还赞助了很多含奖学金的教育项目,并捐赠图书馆和图书等。

 

     但从另一方面讲,人们在街头抗议的事情确实也是存在的,因为危机深深地打击到了他们,而且受影响最严重的恰恰是那些收入不足且没有很多存款的穷人。

 

     关于吸引投资和旅游 改善服务迎合中国口味

 

     羊城晚报:希腊哪些领域最欢迎外国的投资?

 

     赛德罗斯·耶奥卡凯罗斯:我认为最有前景的合作领域是运输、能源(包括可再生能源),技术,高科技以及旅游这几个方面。这些领域也正是中国所关注的领域,几年之前,中国的中远集团就在希腊的比雷埃夫斯港进行了投资,尽管运输业,尤其是海运业近几年间受到危机的沉重打击,但中远的投资还是在2011年取得了收益。中远不久前刚刚宣布将扩大在比雷埃夫斯港的投资额,以便应对到达比雷埃夫斯港越来越多的集装箱容量。这比中远原本的投资计划要提前。我想这是能鼓舞中国公司在希腊进行投资的一个很好的例子。

 

     羊城晚报:你们有什么特殊的手段去吸引来自中国的投资呢?

 

     赛德罗斯·耶奥卡凯罗斯:政府方面主要是为一些在希腊投资的外国公司提供绿色通道,靠有效缩短他们获得营业所需各种许可的等待时间给予他们投资的动机,同时希腊也有一些其他富有竞争力的优势来吸引外国投资。比如,在可再生能源方面,希腊拥有丰富的太阳能及风能资源。在各个领域,尤其是高科技领域,我们还有数量庞大的高质量人才储备,而他们的工资要求却是非常具有吸引力的。在运输领域以及能源领域,希腊的地理位置得天独厚,从这里可以指向更为广阔的东欧、中东、北非以及整个东地中海地区。

 

     羊城晚报:近几年越来越多的中国人选择去希腊旅游。在旅游业方面,希腊有没有采取什么特殊的方法吸引广东的游客?

 

     赛德罗斯·耶奥卡凯罗斯:希腊不光有优美的景色,古老的文化,见证着古老文明的历史遗迹,还拥有阳光、海洋以及高山,还有像流星圣殿这样可以称之为一种独特地质现象的名胜。对于中国游客来说,希腊一直都是一个非常有吸引力的旅游目的地。

 

     去年十一月,希腊驻华大使馆与广东省旅游局签订了一项加强旅游合作备忘录。这次到广东,我与广东省旅游局就进一步拓宽旅游交流进行了探讨。从希腊方面讲,我们将会改善我们的服务以便迎合中国游客的口味。去年5月,我们与中国签署了一项关于简化并加速签证受理程序的协议,现在正计划对签证受理程序里的一些步骤进行外包,以便让这一程序更加快速高效,比如由专门的公司接受申请,对上交的文件进行初审,完成一系列技术性工作以加速处理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