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希腊选举影响世界战略格局

希腊选举影响世界战略格局

  •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 发布日期:2012-06-14
  • 浏览数:442

 

      6月17日,希腊第二轮大选将揭晓,配合紧缩的新民主党和反对紧缩的左派政党联盟谁会获得最后的胜利?其结果将对希腊的命运、欧元的命运乃至全球金融市场、世界战略格局产生怎样的影响?成为了全球投资人关注的焦点。

 

  希腊新政府必须面对抉择

  第一个问题是——谁会获胜?

 

  现在能给出的回答是:胶着,非常胶着。大选前最后一次民调表明,支持紧缩与反对紧缩的各派政治力量中无一占据明显领先地位。

 

  首轮大选胜出政党组阁失败后,至6月1日最后一次民调(希腊选举法禁止大选前最后两周发布民调)显示,民意支持的前三大党相对明确,它们分别为新民主党、左派政党联盟和泛希腊社会主义运动,支持紧缩的新民主党与反对紧缩的左派政党联盟在不同类型的民调中交错领先,且优势均微弱,领头羊之争将在这两党之间进行。

 

  考虑到希腊最终获胜方票数必须超过50%,以当前的形势而言,新民主党和左派政党联盟需要寻求其他党派联合组阁,而比较分析民调结果中排位在4~6名政党的政治立场可见,即使最终组阁,紧缩派与反紧缩派的差距也非常小。

 

  目前的情况是,无论希腊谁上台主政,都必须直面两个问题:1.迅速满足欧盟、欧洲央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微博)这救援三驾马车的贷款要求,以获得足够资金避免违约;2.补充流动性,弥补希腊银行业资金缺口。

 

  希腊新政府对资金的需求非常紧迫。为满足三驾马车的放贷要求,希腊政府需在6月底前削减113亿欧元预算,以满足2013和2014年赤字目标,否则,希腊将在三季度就面临现金流枯竭无力偿债的窘境。希腊银行业资金缺口也非常大。希腊银行业按原计划需要480亿欧元的资金重组,而目前只筹集到250亿欧元,银行挤兑、实体经济放贷进一步萎缩之风险日益增大。

 

  由此可见,希腊新政府上台后面临的财政形势非常严峻,其对资金的需求非常紧迫,在2012年三、四季度都将面临严峻的财政状况与巨大的资金缺口。因此,选举结果至关重要,如果反紧缩政府上台,希腊政府将因无法满足三驾马车放贷要求而无法获得救助贷款,导致资金链断裂,无序违约并退出欧元区的可能性将迅速上升。

 

  三驾马车态度:

  紧缩从宽,抗拒从严

 

  相对于希腊新政府由谁执掌、立场如何的“纠结”,救助希腊一方的立场相对明确:新政府若不同意紧缩,则一切免谈;在同意紧缩的前提下,则存在进一步放宽贷款条件、提供更多支持的余地。

 

  这也意味着,希腊危局乃至欧元区的最终走向,将主要取决于希腊选举结果:若支持紧缩的新民主党和泛希腊社会主义运动上台,则希腊顺利获得救助的贷款将大幅上升(尽管其完全满足紧缩条件可能会打折扣);若最终是反对紧缩的左派政党联盟组阁上台并坚持其立场,则希腊再次违约并退出欧元区的可能性极大。

 

  希腊各党派和民众在是否延续紧缩上立场纠结,但希望留在欧元区却是人心所向。最新民调显示,有超过80%的希腊民众希望继续留在欧元区,原因在于希腊退出欧元区对希腊有着巨大冲击:将面临债务违约、经济崩溃和银行业挤兑,退出欧元区的同时,还将一并退出欧盟,政局和社会动荡都会加剧。

 

  其实,出资方——“三驾马车”是希望希腊留在欧元区的,因一旦希腊退出欧元区,影响巨大。不过,“三驾马车”认为严格执行紧缩纪律是欧元区可持续发展的核心,是其他财政问题国必须延续紧缩措施的重要风向标,是“三驾马车”不容突破的“底线”。

 

  对全球金融市场、战略格局的影响

 

  尽管笔者认为新民主党和泛希腊社会主义运动获胜的概率高于左派政党联盟,但需要提醒的是,左派政党联盟掌权的可能也不容小觑。根据笔者的评估预测,左派政党联盟上台的概率为40%,而希腊退出欧元区的概率为42%。

 

  特别需要强调的是,希腊政局四分五裂,党派之间分歧严重,选民的投票将更加分散,传统大党优势地位严重削弱、左派政党势力急剧膨胀。三驾马车强硬施加给希腊的严苛紧缩条款,导致了希腊民众的强烈不满和反抗,而民意的愤怒在希腊大选中或得到充分发泄,希腊左派政党联盟正是在这样的条件下崛起的(2009年大选时其得票率仅4%)。

 

  如果支持紧缩的政党上台,将导致市场恐慌大为舒缓,但那只是暂时的。因为希腊经济已深度衰退,其既无法承受也不可能完成当前严苛的财政紧缩,即便支持紧缩的政党上台,也将与三驾马车重新谈判,甚至走向二次债务重组;而左派政党联盟的政治势力在希腊议会中占据重要地位已成事实,这将严重削弱财政紧缩的推进和执行力度,并可能引发新的不稳定。

 

  而一旦左派政党联盟上台,则希腊退出欧元区将成为大概率事件,市场的恐慌会加剧,风险资产可能面临新一轮暴跌。对欧元区其他国家而言,希腊债券的持有方资产大幅受损,多米诺骨牌效应会危及葡萄牙、爱尔兰、西班牙等问题国家,欧元区的政治、经济实力将大幅受损,欧元的存续面临考验。

 

  对美国而言,在这种情况下,经济缓慢复苏的势头可能暂时中断,在全球流动性因股市和商品继续大跌而收缩之后,美联储再度推出大规模货币宽松(冲销版QE或扭转操作)的概率将上升,但最大竞争对手的“重伤”,将进一步巩固美国的霸主和美元的霸权地位。

 

  对中国而言,则将面临出口贸易严重萎缩,外储头寸大幅缩水,资本大幅流出,并加大楼市和经济硬着陆的风险。

 

  更为重要的是,中国外部战略博弈大环境将更加凶险。

 

  当下国际舞台上美、中、欧三足鼎立,若欧元区“病入膏肓”,中国经济和人民币崛起对美国和美元霸权的挑战将进一步上升为主要矛盾,美国政治、军事、货币金融势力遏制中国经济和人民币崛起将会更为“专注”,中国“韬光养晦”进行稳步国内经济转型和人民币国际化的外部条件将更具挑战性。(作者系本报特约主笔,中华元智库创办人,杨洋对此文亦有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