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全球经济迎接“希腊时刻”考验

全球经济迎接“希腊时刻”考验

  • 来源:中国网
  • 发布日期:2012-06-13
  • 浏览数:596

 

 

     希腊即将于本周末(17日)重新举行议会选举,结果将决定这个南欧国家是否留在欧元区。无论是欧元区,还是全球经济都将面临“希腊时刻”考验。

 

  虽然目前各方均不希望希腊离开欧元区,但鉴于希腊政治和经济二元危机交相恶化,希腊退出的可能性正在上升。对此全球各经济体都应早做准备。

 

  希腊:不退是地狱,退出是炼狱

 

  自2009年希腊爆发债务危机以来,希腊经济累计衰退幅度已达14%,失业率高达20%,人均收入减少四分之一。为获得国际援助,希腊被迫实施痛苦的紧缩政策,民众怨言越来越大,政局动荡加剧。

 

  希腊选前最后一次民调显示,支持欧盟救助措施的新民主党和反对救助措施的左派政党联盟支持率难分伯仲。左派政党联盟领导人亚历克西斯·齐普拉斯12日警告说,如果该党胜出,将立刻废止欧盟救助协议。一旦出现这种情况,希腊很可能将被迫退出欧元区。

 

  据希腊规模最大的商业银行希腊国家银行预计,希腊退出欧元区并重新启用本国货币德拉克马,新货币在短期内将贬值65%,经济衰退幅度超过22%,失业率将达34%,人均收入将减少55%,通货膨胀率将达30%。

 

  不过,美国哈佛大学教授马丁·费尔德斯坦7日在接受彭博电视台采访时说,希腊应该退出欧元区,否则无法重振经济。他认为,虽然退出在短期内将造成混乱,但通过本币大幅贬值希腊有望重拾增长。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纽约大学教授迈克尔·斯彭斯也认为,对希腊来说,最终的出路是退出。

 

  日本京都同志社大学教授浜矩子认为,不退出欧元区,并继续以紧缩换援助对希腊来说是地狱,而退出欧元区则是炼狱。他说:“退出欧元区后希腊获得了自主决定金融、财政、汇率政策的自由,自我责任感因此得到强化,可以说是一种介于地狱和天堂之间的炼狱考验。”

 

  欧元区:多米诺骨牌倒下,还是靴子落地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秘书长安赫尔·古里亚日前表示,希腊退出可能是解决债务危机的一个最简单方案,但却是最危险和最不可预知的方案。

 

  这种不可预知性存在两种可能:一种是希腊退出将引发多米诺骨牌效应,欧元信用受损,欧元区经济受重创甚至瓦解;另一种是希腊退出的靴子落地,利空出尽,虽然欧元区将遭受损失,但如能合理应对则损失和风险可控。

 

  布鲁塞尔欧洲与全球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安德烈·萨皮尔说:“希腊退出的直接成本接近4000亿欧元(5000亿美元),而更令人担心的是无法估量的间接成本。”

 

  间接成本主要包括葡萄牙、西班牙、意大利、爱尔兰等欧元区边缘国家的融资成本可能进一步上升,甚至其中一到两个国家将步希腊后尘;目前欧元区银行业持有约1.2万亿欧元(1.5万亿美元)上述四国发行的国债,一旦危机蔓延,欧洲银行业将爆发全面危机;边缘国家银行还很可能遭遇挤兑,储蓄外逃。

 

  代表国际银行业与希腊进行债务重组谈判的国际金融协会今年2月预计,希腊退出将给全球金融机构带来超过1万亿欧元(1.25万亿美元)损失。该协会总裁查尔斯·达拉拉认为,现在来看,损失将比此前预计的更高,这将难以控制。他说:“那些号称欧洲乃至全球经济已准备好希腊退出的人应该重新考虑一下。”

 

  高盛集团日前预计,如果希腊无序退出,欧元区整体经济将下降2个百分点,如果欧元区因此解体,欧元区经济降幅可能接近两位数。但如果希腊有序退出欧元区,欧元区整体经济将下降1个百分点,如果应对得当影响还有可能进一步降低。

 

  乐观者认为,希腊退出将让欧元区摆脱一个可能在中长期内反复发作的病灶,并能警示其他重债国,从而有利于欧元区良性发展。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约瑟夫·斯蒂格利茨本月初在接受彭博电视采访时就表示,希腊退出反而会增强欧元区,如果应对有序,欧元甚至可能反弹。

 

  德国央行5月23日发布月度报告也认为,希腊退出将给其他欧洲国家带来“巨大但可控的”风险。法国外贸银行最新发布的研究报告也认为,对欧元区来说希腊退出后果可控。

 

  全球经济面临冲击考验

 

  摩根大通经济学家约瑟夫·拉普顿认为,希腊退出欧元区将从贸易、金融和信心三条渠道影响全球经济,全球经济可能因此下降0.5个百分点。

 

  一旦希腊退出,首先受害的将是和欧元区经济关系紧密的其他欧洲国家。伦敦资本经济公司首席新兴市场经济学家尼尔·希林说,匈牙利、捷克等东欧国家将最先受到冲击。其中,匈牙利和捷克对欧元区的出口额高达国内生产总值的40%,而东欧银行业融资也极度依赖欧元区国家银行。

 

  希腊退出导致欧洲经济萎缩,还将造成石油、铁矿石等大宗商品价格下跌,累及俄罗斯和中东等产油国经济以及澳大利亚和巴西等矿物出口国。资本经济公司预计,希腊退出可能导致伦敦布伦特油价比目前水平下跌10%左右。俄罗斯储蓄银行按照最坏情况预计,俄经济将萎缩2.1%,银行业损失950亿美元。

 

  世界银行的模拟测试结果显示,如果欧洲局势恶化,由于进口需求减少、国际资本状况收紧以及地区内审慎性储蓄增加,东亚太平洋地区的增长率可能放慢2至4个百分点。

 

  花旗银行新兴市场首席经济学家戴维·卢宾认为,希腊退出导致的外需萎缩对中国经济的风险不容忽视。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日前发布的报告说,鉴于中国19%的出口商品目的地为欧盟,如果希腊退出,中国出口今年将萎缩3.9%;如果希腊不退出,则出口仍能增长10%。如果欧债形势失控,外贸变化可能使中国经济今年增速降低1个百分点。

 

  日本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白井小百合认为,日本对欧洲出口占出口总额的10%左右,因此直接冲击不大。但由于欧洲是日本最大贸易对象中国的主要出口市场,因此如果中国对欧出口减少,将间接冲击日本对中国贸易。此外,欧元区形势恶化还将推高日元汇率,给日本出口和经济造成压力。

 

  大型经济体之间贸易额的下降还将严重冲击香港、新加坡、马来西亚和韩国等中小型经济体。瑞信集团驻新加坡的亚洲经济主管罗伯特·万德斯福德认为,这些经济体在全球供应链上的位置非常关键,而且经济均非常依赖外贸。

 

  美国金融咨询服务商IHS预计,由于美国经济复苏步伐较为坚实,预计欧洲动荡对美国经济的负面影响最多为国内生产总值的0.5个百分点。评级机构惠誉的统计显示,去年下半年以来,美国银行业就在持续缩减对欧元区的风险敞口。费城联邦储备银行行长查尔斯·普洛瑟说,美国已准备好承受欧债危机不断升级带来的任何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