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希腊:欧元区解体的第一块骨牌?

希腊:欧元区解体的第一块骨牌?

  • 来源:外电综合
  • 发布日期:2012-06-12
  • 浏览数:508

 

     当前全球焦点又一次聚集在巴尔干半岛南端的国家——希腊。这个只占欧元区GDP约2%的国家,近两年来,不断地触动市场敏感的神经。早在去年10月份,欧盟峰会刚刚同意减记50%希腊债务、增加对希腊资金援助之后,希腊前总理帕潘德里欧便突然宣布举行全民公投,引发德法的强烈谴责和金融市场的大幅波动。而本轮选举中,选民支持率较高的左翼联盟党魁奇普拉斯更是扬言,一旦出任希腊总理,将会废除希腊与欧盟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之间的援助协议。

 

  6月17日,希腊即将举行议会选举,选举情况决定希腊财政紧缩计划能否顺利执行,并事关希腊能否继续留在欧元区。希腊终归会向左走,还是向右走?欧元区这个欧洲人通过半个多世纪的努力才建立的货币联盟是否会因为希腊的退出而宣告瓦解?全球是否会像2008年雷曼倒闭一样,陷入又一轮经济危机?

 

  危机演化至第三阶段

 

  实质上,欧债危机爆发至今,触及的根本矛盾有三个,即核心国与非核心国之间的矛盾,核心国之间的矛盾,选民与政党之间的矛盾。近两年来,随着上述矛盾不断交错、升级,危机也相应演化为三个阶段。如今,希腊深陷政治危机是欧洲债务危机演化至第三阶段的表现,也是最难以控制和解决的阶段。

 

  第一阶段,核心国与非核心国之间的博弈达成了财政契约,是个重大进步。与美国、日本相比,欧元区的整体债务情况为87%左右,远好于美国的100%及日本的233%;同时,欧元区没有贸易顺差,靠内部无需通过海外救助便可以化解危机。但是,欧债危机却越演越烈,关键之处在于欧元区是货币同盟而非财政同盟这一内生缺陷。马斯特里赫特条约中要求了各国财政必须协调一致,财政赤字率控制在3%以内,国债负担率控制在60%以内,并且加入欧元区的国家均需要经过一定时间考察。然而,即便存在此规定,却依旧“鱼龙混杂”——核心国债务情况相对稳健,而重债国如希腊就与德法存在差距,是凭借数据造假进入了欧元区。而重债国财政问题一旦爆发,就需要整个欧元区去救助。核心国与非核心国矛盾由此爆发,并引发危机。值得肯定的是,经历了漫长的谈判与反复之后,今年3月初,欧盟25个成员国(除英国与捷克)在欧盟春季峰会上正式签署了《欧洲经济货币联盟稳定、协调和治理公约》,开始向财政一体化迈进。

 

  第二阶段,核心国之间的博弈促成欧洲央行加大干预力度,平息金融市场动荡。欧债危机爆发以来,德、法两个核心国在寻求平息金融市场恐慌的方式上始终存在争议。早前,德国反对欧洲央行过多干预,担心欧洲央行成为最终的风险承担者;同时,由于德国通胀率低于欧洲整体水平,德国由于担心欧洲央行“宽松”可能导致通胀,厌恶情绪异常激烈。一直以来,EFSF杠杆化,推出多种基金,向新兴经济体,尤其是中国寻求帮助等方式被广泛讨论,但都没有取得预期的结果。其实寻求欧债危机的解决方案不必“缘木求鱼”,让欧洲央行发挥更大的作用,才能稳定市场信心。值得肯定的是,去年12月与今年2月,欧洲央行分别两次推出长期再融资操作(LTRO),极大的缓解了银行业流动性短缺,稳定了投资者的信心。

 

  第三阶段,选民与政党之间的博弈不断升级,不确定性增加。笔者认为,欧元区真正的风险来自于政治,因为民主投票的政治体制使得化解这一矛盾的主动权并不完全掌握在决策者手中。尽管核心国首脑已就欧债问题表示出了极大的妥协与努力,但欧元区是否能共度难关,最终还要面对来自各国选民的挑战,特别是在经济下行阶段。法国前总统萨科奇在竞选中负于“反对长期实施紧缩”的左翼总统候选人奥朗德,荷兰前首相吕特的执政联盟因未能就削减财政赤字方案达成一致而被迫请辞,爱尔兰也将于5月底就欧洲财政契约举行全民公投等等,都是佐证。这样看来,紧缩政策的达成远不及实际执行起来困难与复杂。政治危机是否可解,关系到欧元区未来的命运。

 

  希腊如果退出欧元区

 

  此前,市场一直认为希腊退出欧元区是小概率事件;但伴随着希腊组建联合政府的谈判破裂,希腊退出欧元区的风险实际在不断加大。欧盟委员会贸易委员德古特曾透露,欧盟委员会和欧洲央行已经开始制订应对希腊退出欧元区的应急方案,虽然这一提法后来被欧盟委员会经济与货币事务委员奥利•雷恩出面否认。这样看来,有必要设想一下希腊一旦退出欧元区可能带来的损失与影响,尽管这种影响充满着不确定因素,也实在难以准确估算。

 

  笔者认为,如果希腊退出不可避免,最小的影响便是其止步于希腊一国。毕竟反复无常的希腊已经让越来越多的人失去了信心与耐心,而且其与其他欧元区国家的差距与生俱来,欧元区对迅速扩张带来的副作用也在进行反思。而自从去年以来,市场对希腊退出就有了充分的准备,包括欧洲金融稳定基金/欧洲稳定机制都可以在必要时采取行动。因此,在对希腊退出风险有足够预知的情况下,影响可能小于预期。

 

  笔者担心的更坏情况是,希腊退出可能会引发多米诺骨牌效应,并最终导致欧元区解体。因为一旦希腊退出,所引发的恐慌情绪会传播至欧猪五国的其它国家,后果将非常严重。目前欧猪五国的总负债为3万亿欧元,其中2万亿为欧洲金融系统持有。一旦爆发危机,其违约规模会超过希腊数倍。其实,对于意大利和西班牙,面临的主要危机是缺少流动性,而非偿债能力缺乏;但是,一旦市场恐慌情绪传递至欧元区排名第三、第四的这两大经济体,引发其国债市场、银行体系与政府财务的恶性循环,欧元区也就名存实亡了。在过去短短的9个月中,国外投资者抛售西、意两国国债的规模分别达到800亿欧元和2000亿欧元,但尚未抛出的还有8000亿欧元;同样有风险的还有5000亿欧元的西、意银行债和公司债,以及3000亿欧元的股票。对此,值得给予充分警惕。

 

  类似于2008年雷曼倒闭,希腊退出也可能出现由银行体系恶化导致金融危机,并最后升级为经济危机的情形。不同的是,经历了2008年的金融危机,此时政府的财力已经非常有限,一旦危机出现连锁反应,影响将更加广泛与深刻。即便相对“健康”的德、法、英、美等国,也难以独善其身。以德国为例,一旦债务危机恶化,德国将不得不承受危机带来的严重后果,包括:德国银行必将会因其所购买的大量债务国国债而遭受惨重损失;德国的出口会因其它欧洲国家货币大幅贬值而大降,导致依靠出口的经济下滑;德国还要为欧央行的损失买单;德国经济与政治地位会随之大幅下降等等。

 

  而无论哪种情况发生,希腊自身受到的影响都是深远的。首先是希腊银行业可能面临的倒闭潮。自今年3月对债务进行减值计划以后,希腊银行业实际上已经处于破产状态,仅仅靠着欧洲央行的贷款维持运营。5月16日以来,由于欧洲央行宣布临时停止对希腊银行的贷款,希腊银行已出现挤兑现象。而根据经验,挤兑一旦发生,则很难停止。接下来,希腊金融体系的崩溃将会导致企业融资困难,加剧经济衰退。此外,退出欧元区的希腊,将不得不重新推出新货币。鉴于希腊的违约记录和经济状况,其新货币大幅贬值的结局恐将无法避免。

 

  总而言之,一场类似于2008年雷曼破产的一幕或将上演。而一旦希腊退出欧元区并引发连锁反应,对欧元区及全球经济的打击将明显超过2008年。所幸的是,欧元区内部的博弈并未停止,包括德国与希腊的博弈,希腊政党与选民的博弈等等。在危机时刻,如果德国能够改变态度,放松此前过于苛刻的紧缩条件;如果希腊选民能够区分“长弊”与“短弊”,投票赞成紧缩,或许选后欧元区会对希腊大举援助,说不定还会因祸得福,皆大欢喜。

 

  作者系瑞穗证券首席经济学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