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希腊其实不愿走 欧盟真心要挽留

希腊其实不愿走 欧盟真心要挽留

  • 来源:新华网
  • 发布日期:2012-06-11
  • 浏览数:636

 

     随着本月17日希腊第二轮选举接近,这个在债务危机中苦苦挣扎两年多的南欧国家命运再次牵动世界各国和全球市场的神经。此间观察家认为,虽然动荡难测的国内政局使希腊“退出”欧元区的风险增大,但双方尤其是希腊方面缺乏彻底“分家”的政治意愿,也难以承受此举带来的难以估量的严重经济后果,因此双方最终有可能从大局出发相互让步妥协。  

 

     希腊:其实不想走

 

  自5月上旬希腊反紧缩政策的左派政党联盟在议会选举中势力明显上升、联合政府组阁流产以来,国际社会对希腊可能退出欧元区的担忧日益加重。不过,希腊能否留在欧元区首先取决于希腊的民意基础。希腊民众普遍认为,该国退出欧元区后的境况可能比留在欧元区内实施紧缩和结构性改革更加糟糕。

 

  布鲁塞尔欧洲与全球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冈特拉姆·沃尔夫说,越来越多的希腊人明白,退出欧元区并不能一劳永逸地跳出债务困局,在无法避免财政紧缩的同时,民众可能会面对更复杂的窘境。希腊联合政府前总理帕帕季莫斯曾说,倘若退出欧元区,希腊将“踏上灾难性的冒险之旅,并被拖入衰退、动荡、失业、长期痛苦的漩涡”。

 

  随着希腊退出欧元区风险增加,希腊民众希望留在欧元区的比例上升趋势明显。希腊民调机构5月26日公布的最新结果显示,80%以上的希腊民众希望留在欧元区,高于第一轮大选之前的70%左右。此外,60%以上的希腊民众称,为了留在欧元区愿意接受适度的紧缩和结构性改革。

 

  希腊6家民调机构近日公布的最新结果均显示,赞同国际救助协议的新民主党的支持率在希腊所有政党中位列第一,而此前支持率一路飙升的左派政党联盟位列第二。

 

  沃尔夫认为,支持国际救助的政党支持率上升,是因为“希腊民众的理智战胜了情感”。他指出,希腊大部分日常消费品及原料依赖进口,出口占经济总量比重很小,指望退出欧元区通过货币贬值振兴经济很难,反而会使社会财富大幅缩水,并因进口价格飙升导致严重的通货膨胀和大范围的企业倒闭。

 

  沃尔夫说:“希腊主要政党都明白,退出欧元区不仅无法逃避紧缩和结构性改革,而且将给本国民众带来更多灾难性后果。而一旦哪个政党的政策迫使希腊退出欧元区,那么这个政党将成为希腊历史的"千古罪人"。”

 

  欧元区:其实很想留

 

  欧盟、欧元区领导人从经济和政治上考虑,也不愿意看到希腊退出欧元区。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的经济顾问团队成员、布鲁塞尔欧洲与全球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安德烈·萨皮尔对记者说,欧元区“不会主动将希腊踢出”,因为这将极大冲击欧洲银行业,并给其他重债国和整个欧元区命运蒙上阴影。从长期看,退出还会给欧元区信用和欧洲一体化带来不可弥补的伤害。

 

  萨皮尔说,占欧元区经济总量2%的希腊退出欧元区,所带来的直接损失接近4000亿欧元,主要包括总计2400亿欧元的两轮国际救助贷款、希腊央行从欧洲央行和其他欧元区国家央行获取的1300亿欧元贷款,以及希腊政府亏欠的260亿欧元商业银行贷款。

 

  萨皮尔认为,希腊退出可能造成的“无法估量的"间接损害"最令人担忧”。他认为,希腊退出会使此前对“退出欧元区”没有任何具体概念的投资者产生一个非常清晰的概念,即“退出欧元区是可以发生的”。如此一来,市场信心出现质变,投资者随即会把视线转向葡萄牙、西班牙等国,推高它们的融资成本,当地银行业也将面临由于民众担忧本国退出欧元区而出现的银行挤兑。由于欧元区尚未完全具备能够救助西班牙等较大经济体的防火墙,一旦市场信心急剧滑落,欧元区形势可能失控,从而给欧洲乃至全球经济带来灾难性后果。

 

  据《经济学人》杂志公布的有关统计数据,即使希腊“有序地”退出欧元区,欧元区平均国民生产总值至少要连续两年出现负增长,第一年下降1.8%左右,第二年下降0.8%左右;其中希腊经济在第一年将收缩7%至8%,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爱尔兰将下滑2%,德国、法国、荷兰将下降1%至1.5%。

 

  希腊退出还将给欧洲一体化带来无法弥补的打击。欧盟智库欧洲政策研究中心首席执行官卡瑞尔·拉努认为:“一旦希腊退出,受到最大影响的倒不一定是金融领域,而是欧盟一体化进程,这种损失是无法估量的。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不能让希腊退出。”

 

  由于欧盟及其成员国领导人都不愿意看到欧元区这个经济和政治“大厦”坍塌,因此欧盟机构和德、法等主要欧元区国家领导人近日一再表示,不会轻易放弃希腊。

 

  虚张声势与相互妥协

 

  尽管希腊和欧元区目前在是否继续紧缩政策的问题上陷入对立僵局,并可能因此而导致希腊“出局”,但实际情况则是“一方真的不愿走,另一方真的想挽留”。沃尔夫认为,基于退出欧元区可能带来“不可预知”的灾难性后果,各方会尽力避免其发生,最终达成妥协的可能较大。目前各方更多的是在“虚张声势”,为日后讨价还价准备筹码。

 

  有迹象表明,欧元区和德国在希腊问题上的政策已经开始有所松动。德国总理默克尔近日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欧洲需要向希腊提供增长、就业等方面的支持,因为希腊人民正经历着极其艰难的时期。”欧元集团主席容克日前表示,只要希腊政府坚决执行救助协议,国际救助机构可能考虑放宽减债、减赤等目标的期限。有的领导人还表示,可从欧盟的预算和欧洲投资银行中拿出一些资金帮助希腊刺激经济增长。

 

  不过,德国不会在救助条款上作出重大让步,因为在此问题上妥协等于给正在接受救助的葡萄牙、爱尔兰民众和政党释放一个错误信号:只要债务国执政党对欧盟政策强硬,民众就可以“少受苦”。沃尔夫认为,德国的策略是让希腊执政党继续实施紧缩措施和结构性改革,以此换取经济刺激援助和更为宽松的减债、减赤目标,而这些对想留在欧元区的希腊民众来说并非不可接受。

 

  此间观察家认为,虽然希腊近期退出欧元区的可能性并不大,但作为欧洲债务负担最沉重、结构性问题最严重的国家,希腊债务问题将在今后相当长的时间内存在,并可能引发间歇性的金融债券市场动荡,影响发达经济体复苏进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