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断腕求生,希腊会不会学阿根廷

断腕求生,希腊会不会学阿根廷

  • 来源:新华社
  • 发布日期:2012-06-06
  • 浏览数:801

 

     希腊退出欧元区,这一度被视为禁忌的话题近来再度成为热门话题。随着6月17日希腊第二轮大选的临近,这个南欧国家在欧元区的去留即将揭晓。

  

如何离开


  不少德国人担心,过去两年为救助希腊贡献的巨额资金恐怕要打水漂,但面对依然不见好转的希腊债务危机,德国人渐失耐心。在德国议会辩论中,有议员称,欧元的大坝已经出现裂缝,希腊要么按规矩办事,要么请自行离开。

  希腊如何离开?简单而言,可能采取两种方式:一种是突兀式退出,即直接恢复从前的货币德拉克马并大幅贬值;另一种是渐进式退出,即在相当长的一段过渡期内使用一种打上特殊标签的“希腊式欧元”,让各方有充足时间来调整应对形势的变化。

  不少人将阿根廷在本世纪初应对金融危机及国家破产的做法视为今天希腊的出路。为了应对危机,阿根廷政府2002年1月宣布把本国货币比索与美元脱钩,比索随即大幅贬值,短短3个月内的贬值幅度就达到75%,阿根廷经济一度陷入混乱。在付出沉重代价后,阿根廷经济得到重组,具有比较优势的产业开始恢复竞争力,随后的6年时间阿根廷经济一直保持着高速增长。

  有经济学家指出,如果希腊效仿阿根廷,恢复自己独立的货币政策,发挥自身比较优势,拉低出口商品价格,充分开发得天独厚的旅游业,不失为一种理智的选择。

  

恢复“单身”


  然而,本币贬值带来的另一个后果就是进口原材料及商品价格大幅攀升。与阿根廷截然不同的是,希腊经济过度依赖农业和旅游业,出口能力有限,靠本币贬值、扩大出口来提振经济未必十分奏效。

  希腊也不是阿根廷,毕竟希腊已经是欧元区及欧盟的一员,要学阿根廷必须得先和欧洲伙伴“分手”,恢复“单身”,这要比一直“单身”的阿根廷来得复杂。对于希腊来说,退出欧元区将意味着被彻底边缘化,甚至连能否继续留在欧盟都存在法律上的疑问。对于欧洲伙伴来说,希腊虽是个“小块头”,但若退出却有可能牵一发而动全身,加剧西班牙等重债国的困境,引发“多米诺骨牌”效应。

  从经济角度看,单一货币区的成员理应步调一致,掉队成员脱离似乎是合理的解决方案,但从政治角度看,欧元的设计者们当初并没有设计退出机制,在他们看来,欧元所代表的欧洲一体化进程是不可逆转的。希腊要学阿根廷,恐怕得过经济和政治这两道关。

  (记者潘旭)新华社柏林6月4日专电

  众说欧债

  

标普:希腊退出欧元区可能性不小


  据新华社纽约6月4日电(记者纪振宇乔继红)评级机构标准普尔4日发布报告称,在希腊议会6月17日进行重新选举后,希腊在接下来几个月内退出欧元区的可能性不小,至少为三分之一。

  标普表示,希腊拒绝欧洲委员会、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欧洲中央银行对其提出的财政改革要求,以及接下来外部金融援助的中断可能将成为希腊最终退出欧元区的原因。标普指出,希腊退出欧元区这一结果将会在中期严重破坏希腊的经济和财政状况,并最终将导致另一轮希腊主权债务违约。

  

汇丰:希腊若退出将对金价造成深远影响


  据新华社北京6月5日专电汇丰环球资本市场亚太区财富策略部总监叶剑雄日前指出,希腊若退出欧元区将对金价造成深远影响。

  叶剑雄在最新发表的报告《危机时期的黄金》中分析希腊局势对金价影响时预测,如果希腊不退出欧元区并遵守之前的财政紧缩方案,金价将温和上升。若希腊不退出欧元区但不严格执行财政紧缩,则金价或会走弱。

  他还认为,若希腊退出欧元区,金价的第一反应是下跌。不过,若希腊脱离欧元区未波及其他成员国,并出现欧元区受惠于希腊脱离的情况,则金价跌势不会持久。但若希腊退出欧元区波及其他国家,则对金价非常有利。在极端情况下,若欧元整体受到质疑或希腊退出导致其他成员国相继退出,资金可能再度同时涌入美元及黄金避险。

  

德国:发行欧元区债券要等数年


  据新华社专电德国政府4日重申,发行欧元区债券当前并不是化解欧元区债务危机的正确方式,这一选项只可能在“数年后”加以考虑。

  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的发言人斯特芬·赛贝特在一场新闻发布会上说:“我们说的是数年后,现在,它不是一个我们正在考虑的解决方案。”

  “联邦政府相信,就帮助欧洲走出危机而言,发行欧元区债券在当前情形下完全是个不合适的方式,”赛贝特说,默克尔认为,欧洲处于迈向一体化的进程之中,需要数年时间才可成为稳定联盟,实现更完善的政治一体化。那时,欧元区债券才是可以考虑的选项之一。

  

西班牙首相:无需国际救助


  据新华社专电西班牙首相马里亚诺·拉霍伊4日说,西班牙经济稳固,可以依靠自己应付金融危机,无需国际救助。

  拉霍伊当天在西班牙东部城市锡切斯出席一场经济论坛时说,他希望传递有利于市场平静的声音。“西班牙是非常稳固的国家,尽管现在没人记得这一点,”他说。

  西班牙近期遭遇融资困境,10年期国债收益率本月1日达到5.48%的历史高位,使市场对西班牙的融资能力提出质疑,担心这个欧元区第四大经济体步希腊、爱尔兰后尘对外求援。

  拉霍伊说:“对西班牙绝大多数金融机构,我从没提出质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