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跨国公司为希腊“退欧”做最坏打算

跨国公司为希腊“退欧”做最坏打算

  • 来源:华尔街日报
  • 发布日期:2012-06-04
  • 浏览数:754

 

AFP/Getty Image
从帝亚吉欧(Diageo)到喜力(Heineken)再到宝洁(Procter & Gamble),很多在欧元区有业务的跨国公司正在为希腊退出欧元区制定应急方案。


     在欧洲各国政府忙于平息希腊可能退出欧元区的恐慌情绪之际,在这个麻烦缠身的国家有业务的许多公司也在为最坏的情况做着准备。

     大多数高管、分析师及其他人都赞同一件事:希腊退出欧元区的影响无法预测。这就是为什么各跨国公司都在为各种突发状况进行演练。从跨境支付瘫痪,到希腊社会秩序混乱,到欧洲货币联盟进一步解体,任何状况都有可能发生。

     撤回资金是他们最关心的问题。如果希腊恢复到之前的货币,许多公司担心剩下的欧元会被换成价值低于欧元的德拉克马。如果出现这种情况,外界普遍预计希腊会实施资本控制,以保住国内剩余的资金。

     喜力公司(Heineken NV)说公司正在将多余的资金转出希腊及整个欧元区,并将资金兑换成美元和英镑等货币。喜力发言人说,这些措施是公司常规的资金管理例行程序,但“我们增加了频率,而且更有针对性。我们要确保不会把太多的现金留在希腊,从而控制我们的损失。”

     包括烈酒业巨头帝亚吉欧公司(Diageo PLC)和制药商葛兰素史克(GlaxoSmithKline PLC)在内的其他公司说,他们也在采取类似的预防措施。

     与此同时,一些希腊公司最近已经动用了外资或本地银行的信用额度。希腊一家银行的一位管理人员说,他们担心万一希腊恢复到德拉克马并实施资本控制,便无法动用这些额度。他拒绝指认有哪些公司及银行牵涉其中。

     欧洲旅游公司途易(TUI AG)及英国电子产品零售商Dixons Retail PLC等公司已经为希腊发生社会骚乱的情况做好了转移或保护消费者及资产的计划。某些情况下他们会依靠去年阿拉伯之春(Arab Spring)运动期间在北非经过实践考验的方法。比如途易就说,必要时会将准备去希腊的客户转到其他目的地。

     德国咨询公司罗兰贝格(Roland Berger)说正在建议企业客户采取预防措施,比如在新合约中引入条款,对希腊退出欧元区应使用何种货币或汇率进行规定。

     在希腊,许多公司如今都坚持索要更多的服务和产品预付款,有时甚至要求多达50%,或将付款期限由30天减少到15天,在西班牙这种情况也越来越多。还有的公司正缩减在希腊和西班牙的销售业务。

     英国律所Linklaters合伙人詹姆斯(Benedict James)说,希腊退出欧元区“将会是一团糟,人们不应低估这点。过去几周里,我们在这方面的工作量大增。”其中大部分新的工作集中在业务合同,如果希腊恢复使用德拉马克,那么这些合同可能会被终止。

     另一个焦虑的迹象来自世界最大的两家贸易信贷保险公司:安联保险集团(Allianz SE)旗下的裕利安怡信用保险公司(Euler Hermes),以及法国Natixis银行子公司科法斯(Coface),它们能够确保出口商在外国客户违约的情况下也能获得付款。这两家公司说,由于无法从希腊进口商获得偿付款的风险越来越大,公司将中止为运往希腊的货物提供保险。

     裕利安怡信用保险公司发言人说,这种保险的费率已经激增,但两家公司均不愿透露具体数字。这位发言人说,鉴于6月17日希腊选举的高风险及不确定性,“我们无法再定价。”

     法国零售巨头家乐福(Carrefour SA)正在将其希腊的店铺网络整合成数量更少、规模更大的店,以应对希腊销售额的骤降。随着希腊人勒紧腰带,家乐福还在增加自有品牌折扣产品的存货,减少来自雀巢(Nestle SA)、达能(Danone SA)和宝洁(Procter & Gamble Co.)等食品和消费产品巨头的名牌产品存货。

     世界最大的激光机床制造商之一德国通快集团(Trumpf)说,如果危机恶化导致公司欧洲销量下滑,公司准备再度启用2008年至2009年全球经济危机时用过的措施。

     通快集团的首席财务长沃尔克(Harald Volker)说,不幸的是,那就是不久前的事情,但这也意味着我们可以很快地再次执行这些措施。

     这些措施包括增加与供应商付款和交货的灵活性,采用员工工作时间减少但薪水不变的制度。一旦需求恢复,员工会通过加班来补偿这些时间。

     沃尔克说,上一次危机发生后,通快集团削减了超过1亿欧元(1.24亿美元)的成本,巩固资金储备,并获得了三年的信贷额度,在必要情况下足以确保公司能够承受销量50%的下滑。

     即便希腊最终留在欧元区,在希腊运营的公司和银行的撤退也势必会对其已经陷入困境的经济造成损失。希腊经济第一季度萎缩了6.2%。

     银行家们说,上月选举造成的不确定性基本上使希腊的经济活动陷入了瘫痪,资金正在流出国内,压榨着希腊的经济,各公司都在延迟投资决定,直到尘埃落定。

     投资银行Exotix的希腊股市经纪人佐伊斯(George Zois)说,希腊目前深陷流动性紧缩的困境。

     在5月6日的选举中,誓言不遵守希腊国际救援条款的激进左翼党表现出强劲势头。选举过后,希腊推迟了大刀阔斧的私有化计划,该计划原本旨在为政府筹集急需的资金并为希腊引入外商投资。

     这些不好的征兆似乎并没有令有些公司担忧。罗兰贝格最近的一项研究对德国公司进行了调查,其中50%的德国公司说他们认为希腊从欧元区退出是有可能的,只有20%说他们有应急措施。

     还有的公司则在斟酌如果欧元区进一步解体会怎么样。空中客车(Airbus)的母公司欧洲航空防务航天公司(European Aeronautic Defence & Space Co.)的高管说,若各国恢复使用本国货币,就会迫使公司重新考虑各项事务,比如往哪个地区扩张,以及如何挑选供应商和确定工资。该公司位于法国和德国。

     欧洲航空防务航天公司发言人说,如果我们回到过去,那么德国货币可能会比其他货币强劲,这会引发我们在何处建立业务的长期问题;集团内部可能会出现紧张局势,因为各国的工资水平都会不同。

     欧洲航空防务航天公司5月31日表示,公司正在研究成立一个内部银行的可行性,用来保护在欧洲债务危机期间自己及其客户获得贷款。还有一个好处是,拥有内部银行能够使得公司利用欧洲央行(European Central Bank)获取廉价资金。

     至少有一家公司看到了混乱中的潜在机会。媒体援引英国电子产品零售商Dixons首席执行长詹姆斯(Sebastian James)的话说,如果可怕的预言在希腊成真,对该公司而言可能意味着一个从较弱竞争对手抢占市场份额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