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中国为“希腊退欧”做准备?切忌病急乱投医

中国为“希腊退欧”做准备?切忌病急乱投医

  • 来源:财讯
  • 发布日期:2012-06-04
  • 浏览数:586

 

    如果因希腊退出欧元区的恐惧,放弃了之前“牺牲一定的经济增长换取经济结构调整和转型”以及“调控通胀和房地产”的中长期政策目标,短视化的无方向无战略的财政或货币刺激,只会导致另一波灾难。

 

        A股大跌2.7%,创六个月最大单日跌幅,来自于外围市场的恐慌情绪“难逃其咎”。希腊退出欧元区似乎已箭在弦上,索罗斯说欧洲还剩下3个月时间,余永定说中国得准备B计划,据称中国官方也开始为这场灾难做准备。为应对2008年爆发的全球金融危机,中国政府出台了一揽子的政策,包括人民币汇率重新钉住美元,推出四万亿的经济刺激计划等,但促增长的政策付出了很大“成本”。中国再一次开启“闸门”是否必须之举?


                    

     市场对希腊退出欧元区的担忧正在加剧,投资者也纷纷卖出欧洲外围国家的政府
债券。欧元区4月失业率为11.0%,创1995年有数据记录以来最高;5月欧元区制造业报告数据下调加剧,四大经济体PMI均显著下降,西班牙情况可能最严重,表明金融和政治危机对实体经济的损害在加大。5月,欧元对美元贬值幅度接近7%。交易纪录表明,5月各国央行出售欧元的速度快得非比寻常,而对冲基金和机构投资者也在卖出欧元。

 

     西班牙财政部计划于本周四拍卖主权债券,即便分析师表示,该国可能在不久后需要国际纾困,而且其债券收益率已升至近7%的水平——希腊、爱尔兰和葡萄牙都是在达到这一水平后需要纾困的。同时,受到希腊危机影响的塞浦路斯面临着类似的困境,可能先需要纾困。塞浦路斯是规模远小于西班牙的欧元区经济体。

 

     索罗斯近日在意大利的一个经济学会议上讲话时表示,以德国政府及其央行为首的欧洲当局只有三个月时间纠正错误,领导欧元区摆脱债务危机。三个月过后,他们将无法满足市场的融资需求,无力回天。希腊危机将在今年秋季迎来高潮。届时德国经济也会削弱,德国总理默克尔会发现,那时会比今天更难以说服德国民众接受一切额外的欧洲责任。这就是索罗斯所谓的三个月最佳时机。

     在讲话中,索罗斯还预计欧元区危机会导致欧洲国家像上世纪80年代的拉丁美洲那样,遭遇失去的十年。索罗斯还警告,欧元区如果“提早分裂注定会是无序的”,几乎必然会导致欧盟自身崩溃。花旗近日致德法意领导人的一封信明确表示“系列引发市场崩溃的信号已陆续浮现,除非有效措施能够遏制现在的趋势”。

 

     在一个易受危机冲击的全球化世界中,不存在繁荣的绿洲。

 

     抵御欧洲疲态的一个堡垒--美国--近日疲软的新增就业和制造业数据也让投资者担心美国经济正在失去动力。作为世界增长最快地区的亚洲也不能例外。随着欧洲危机的深化,金融和贸易的双生渠道意味着亚洲经济也无法独善其身。

 

     事实上,亚洲开发银行估计欧洲银行提供了亚洲发展中国家9%的国内信用总量,是美资银行的三倍。欧洲银行在亚洲两大金融中心——新加坡和香港尤其重要。这意味着与2008年几乎让美国银行系统陷入万劫不复的雷曼兄弟倒闭事件相比,眼下的危机给亚洲带来的风险要大得多。

 

     中国官方发布的采购经理人指数(PMI)5月份下降到了50.4,接近50的临界点。同时,汇丰(HSBC)和伦敦的金融信息服务商Markit编制的制造业PMI统计结果也显示,中国的PMI从4月份的49.3滑落到48.4,这意味着小型民营企业和出口企业的状况更加不景气。可以肯定,中国经济正在滑坡。出口增幅已下滑到低于官方目标(10%)的水平:2012年1月至4月,出口实际同比增长6.9%,比去年同期的增幅下滑23个百分点。

 

     有分析人士指出,疲弱的经济增长反映出,政府把此前重点控制通胀的政策转变为刺激模式的步伐过于迟缓。政策放松太缓慢,力度太弱;但我们也看到,从5月末开始,政府为刺激经济采取了更坚决的措施,这些措施的效果可能会在未来显现。

 

     分析人士还指出,加速批复投资项目、银行信贷放松以及为消费者购买家电提供补贴等举措可以证明,中国的经济政策正在向促增长转变。有分析指,中国政府还可以扩大公共支出,或者采取进一步措施鼓励银行放贷。中国政府很可能会提前大规模进行公共项目投资,在未来的几个月将出现预算赤字;我们还预计,新的贷款,尤其是流向投资项目的中长期贷款的数量将加速增长。此外,放松对房地产领域的控制也将成为促增长的一个手段。

 

     分析人士提醒说,促增长的政策需要付出成本。大规模放贷曾经帮助中国度过金融危机,但也给中国经济留下了后遗症:通胀上升、银行坏账风险增加以及房价大幅上涨。第二次打开放贷的闸门可能会使这些问题更加严重。

 

     海外媒体引述消息人士的话透露,随着上周欧元美元汇价急跌,以及全球投资者越来越忧虑希腊最终将退出欧元区,中央政府高层已召集相关部门展开讨论,中国有关部门包括国家发改委、人民银行、银监会、外管局、商务部等,以及几位具全球视野的经济学家聚集一堂,已开始研究希腊退出欧元区的应对方案,当中包括保持人民币汇率稳定、加强监管跨境资金流动,以及推出进一步稳定经济的措施等。

 

     一位中资银行研究主管透露,应上级要求,目前每天都要提供一份全球金融市场的动态简报,据传也是为了有关部门准备的……“类似的全球金融市场简报我们曾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时做过,政府高层都会亲自看。”该人士称。

 

     形势确实非常严峻,6月17日的大选将决定希腊会否留在欧元区。不过我们也看到,欧洲正忙于制定计划,防止希腊退出欧元区,并阻止西班牙等国步其后尘。

 

     德国正向市场发出强烈信号,暗示如果欧洲各国领导人愿意放弃更多主权,并将重大的预算权力交由欧洲统一行使,那么德国最终会乐于支持有关发行欧洲共同债券或组建银行业联盟的想法。有分析称,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大力提倡的必须借助本轮危机创建一个政治联盟来支持欧元的观点或许会获得支持。

 

     一位柏林政府官员说,“面临的问题也很简单,我们的伙伴真的想要更多的欧洲,还是他们只想要更多德国的资金?”在救助欧洲免于分裂之际,默克尔同时也在努力寻求一个能发挥协同作用的欧洲模式来,对现有的劳动力市场、社会保障体系、以及税收政策进行改革。

 

     这些措施相当于史无前例地将主权出让给欧元区。德国官员说,除非其他国家同意这些措施,否则德国会拒绝考虑其他救济措施,包括欧元债券或者组建一个提供跨境存款担保的“银行联合体”。而当前目标是为了促成欧盟各国领导人在即将到来的6月28-29日的欧盟首脑会议上,就制定一个通向“财政联盟”的路线图达成一致。

 

     13年前,欧元区各国同意放弃自己的货币和对货币政策的控制权。如果这一次的方案能取得一致,将又是一次飞跃。虽然它显然将面临来自各方面的阻碍。不过,西班牙首相拉霍伊(Mariano Rajoy)已较为迫切表态,呼吁成立“欧元区财政当局”来指导欧元区财政策略,使17个欧元区成员国的财政政策趋向一致,并允许“对各国财政实施集中控制”。

 

     因为离开欧元区的代价过于沉重,希腊6月17日的大选即便极左翼政党获胜并组阁成功,料也难以和欧元区迅速分手。希腊新政府与欧盟和IMF的谈判料将继续。相信欧洲已经做好了在希腊局势动荡的应对之策,欧洲央行也会继续为欧洲债券市场、欧洲银行和欧元保驾护航,欧洲的防火墙机制也会起到一定作用,而欧洲财政联盟若获得显著进展,将瓦解市场的恐惧心理,市场局势扭转也许在间隙之间。

 

     作为与欧洲有着深刻贸易和金融关系的中国,我们有理由对任何风险做好准备,但中国经济的多元化和内生化能保证经济的稳定性,中国的金融开放也远未达到受国外流动性危机引爆金融危机的程度。相反,如果因希腊退出欧元区的恐惧,放弃了之前“牺牲一定的经济增长换取经济结构调整和转型”以及“调控通胀和房地产”的中长期政策目标,短视化的无方向无战略的财政或货币刺激,只会导致另一波灾难。有些人、有些部门会受益匪浅,股民们也许也能短暂欢快一样,官员们的GDP数字和官位也会升的快些,但历史告诉我们,这样的代价最终还需要由每个人民来承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