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希腊危机半数华商盘店撤离

希腊危机半数华商盘店撤离

  • 来源:法制晚报
  • 发布日期:2012-06-03
  • 浏览数:629

 

   

    “注意!hondos 附近,有抛售!”“替友转让中餐馆,好价格”“转让店铺和汽车”……最近,希腊华人社区论坛希中论坛上转让二手店铺和二手车帖子越来越

    《中希时报》总编辑汪鹏上午告诉北京《法制晚报》记者,据初步统计,巅峰时希腊华人有两三万,现在已经只有1万多,一半左右的华商选择离开。一段时期以来,在他们报上发布最多的便是店铺转让信息。

    “2009年以前,我们报纸很少有这类批发货行的转让广告。现在大多数华人货行即使登了广告,也无法转让出去。”汪鹏说,很多人登了一段时间后见无人问津,只好清仓关门。而继续营业的商铺也是惨淡经营。

     华商:钱难赚了我们不得不盘店撤离

     “小店44平米,由于特殊原因,需要回国发展,因此转让本店。”在希腊做废料回收贸易的郑楠(化名)刚发布一条转让店面的帖子,就收到一条让他哭笑不得的回复:“现在买店的是傻子,卖店的是骗子,开新店的是疯子。”

     事实上,这个回复帖透露出的心态代表了一批希腊华人。拿郑楠为例,他在希腊经商7年了,主要是将在希腊收购的废塑料运回中国

     前几年价格低,每个月能发500吨回国内,现在这边物价上涨,连塑料也涨价,再发回中国已经没有利润了。于是他索性放弃,这次他在论坛上转让的是他爱人的外贸店,出手的原因同样是因为营业额已经让他们入不敷出了。

     不仅如此,在希腊开零售店的张美雄也告诉记者,他8年前来到希腊开零售店,主要经营从中国批发来的廉价日用品,生意最好的时候用“日进斗金”来形容一点不为过。

     而现在由于受危机影响,客户数量锐减,每天询价的人少,买货的人更少。购买力的下降导致客户异常谨慎,不是最低价绝不出手。

     “我在这边的华商朋友有一半回国了,有一部分还在观望,我抱过几次希望现在已经不想再等了。陆续还有人走,今年年底还会走很多朋友。因为政府出台了很多新规定,年底前要补交各种税费。”郑楠说。

     中国城董事长吴海龙介绍,1998年第一批来希腊创业的华人带来了物美价廉的中国纺织品和小商品,迅速占领了希腊市场。当时希腊的货币仍是德拉克马,中国商人用麻袋装钱的事例一度被当地人传为奇谈。

     而接下来的2001年和2005年两次大赦,使得希腊华侨华商的数量激增,也就是在这短短几年内,一些希腊华商积累了大量财富,发展势头一度相当喜人。

     希腊华侨华人总会会长陈兵雷说,债务危机前,希腊华人经济圈运作非常好,有实力的企业直接从中国进货,经济实力稍差的企业从欧洲其他国家做转手贸易,每天来雅典华人贸易区进货的零售商络绎不绝,华商收入十分可观。

     陈兵雷说,希腊华人贸易业的发展带动了附属产业的跟进,中国货行、中餐馆、理发店等服务行业应运而生。特别是希腊宽松的政策,为来希腊淘金的华人创造了很多机会。

     《中希时报》总编辑汪鹏告诉记者,巅峰时期,希腊华人数量约有两三万,不过,初步统计现在已经剩下一万多,一半以上的华商选择离开。

     他说,债务危机冲击希腊人的生活,直接波及华商生意。一些华人见无利可图,开始变卖资产转向第三国或回国发展,这是希腊华人数量减少的主要原因。

 

业绩减半留守华人开摆地摊

汪鹏说,雅典华人区现在基本告别了从前熙熙攘攘的繁荣景象,大多数店铺门庭冷清,许多商铺支撑不住关门歇业,以往日销售额近万欧元的商铺,如今能够勉强保本已算幸事,更多家底不够厚实的华商只能关门,另谋出路。

希腊华人华侨福建联合总会秘书长张祖銮说,华商生意上的落差可以从数字上直观地看出:批发市场的营业额达不到2010年的一半,有时候甚至只有1/3。危机前,希腊的华人零售店约有2000家,现在1/3的店铺都已关门。

张祖銮说,现在很多人还在观望等机会,如果希腊正式退出欧元区,重新使用以前的货币导致货币贬值,那对华商来说才是灭顶之灾。

希腊华人旅游业联合会会长张步仁告诉记者:“中国人吃苦耐劳,很多选择留守的希腊华商不做老板了,就去摆地摊,到当地餐厅工作,送外卖。”

他表示,希腊债务危机爆发以来的两年多时间,政府大幅增加税收、减少福利,希腊民众购买力急剧下降,欧元应声受挫,一连串打击使希腊华商的生意每况愈下。

因为中国商品在当地的消费群体恰恰就是受冲击最大的中产阶层以下的民众,所以换言之,希腊的债务危机也是华商的生存危机。

 

逆向自救带着希腊货回国卖

张步仁告诉法晚记者,现在在希腊做买卖的华商有80%赔本,15%持平,5%盈利。其中盈利的人最早转向中国出口红酒、橄榄油、大理石、干果或者转到国内做房地产。

汪鹏介绍,十年来,希腊华商的经营模式基本固定在向希腊本土市场输入中国廉价产品的范围,这种依靠希腊民众消费力赚钱的经营模式在如今这样的经济环境下已无法生存发展。此后反向思维开始出现在希腊华商的头脑中。

很早以前,希腊华侨华人总商会会长徐伟春就想到了反向贸易。徐伟春把反向贸易的目标盯在了希腊的大理石上,当时还看中了当地盛产的橄榄油。不过。最先启动的还是红酒。

“我们已经买断了希腊一家酒庄7年的红酒,成为它在中国地区的总代理。现在,温州、广州、北京、深圳、安徽、福建都已经在销售了。”徐伟春说。

部分留守希腊的华商通过这样的方式走出小商品贸易的模式,往更加高端和国际化的平台发展。这样的逆向贸易也是希腊华商积极自救的手段。

据希腊发展部的数据显示,目前,希腊对中国的出口总额只占全国出口总额的1%,但今年对华出口已经增长50%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