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希腊民众讨论反紧缩计划成功的可能性

希腊民众讨论反紧缩计划成功的可能性

  • 来源:华尔街日报
  • 发布日期:2012-05-29
  • 浏览数:657

 

希腊激进左翼政党用一个简单且诱人的想法颠覆了希腊的政局:这个国家可以违背此前为了换取救助资金所做出的承诺,同时仍然留在欧元区。

希腊的未来,甚至可能包括欧洲货币联盟的未来,都将取决于有多少希腊人支持这一想法。

激进左翼联盟(Syriza)正在同希腊保守政党新民主党(New Democracy)竞争,以期在6月17日举行的选举中成为议会第一大党。这可能会在整个欧洲进一步掀起波澜。

上周末公布的多份民调结果显示,“新贵”激进左翼联盟落后于保守政党,双方差距在1.3至5.7个百分点。但民调结果并不稳定:这些调查低估了激进左翼联盟在5月6日的选举中获得的支持率。由于5月6日的选举未能在议会产生一个获绝对多数席位的政党,希腊因此必须进行第二次选举。由于距离选举还有三周,最终选举结果充满变数。

激进左翼联盟领导人齐普拉斯(Alexis Tsipras)承诺,尽管希腊面临严重财政困境,但希腊却可以停止实施财政紧缩措施,恢复社会支出,同时继续接受来自欧元区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简称:IMF)的救助资金以避免破产。现年37岁的齐普拉斯曾是希腊共产党青年团的激进人士。

齐普拉斯说,欧洲和IMF的反复告诫同我的承诺正好相反,它们不过是想要挟希腊,要希腊按照他们的意愿行事。

Agence France-Presse/Getty Images
激进左翼联盟领导人齐普拉斯承诺,希腊可以停止实施财政紧缩措施,同时继续接受来自欧元区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救助资金。

按照希腊的选举制度,得票最多的政党将在议会300个议席中获得50个奖励性席位,这样该政党就处于领导下一届政府的有利位置。如果激进左翼联盟的得票数量超过保守政党,那么略带孩子气的齐普拉斯就可能成为希腊总理。

上周末IMF总裁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的一席话对齐普拉斯起到了意想不到的推动作用。拉加德在接受英国报纸《卫报》(Guardian)采访时对推行财政紧缩措施的希腊所遭受的痛苦仅仅表示极为有限的同情。拉加德认为那些逃税的希腊人应该为希腊混乱的预算负责。

拉加德的言论在希腊引起广泛愤怒,希腊民众因此对该国债权人及其对希腊提出的严苛要求产生进一步怨恨,正是这种情绪导致了激进左翼联盟的崛起。

齐普拉斯周日说:我们希腊人不想寻求她的同情。他说,希腊普通工人背负沉重税赋。至于那些逃税者,拉加德应该问问希腊那些老政党,他们为什么不向那些大企业开刀,反而要让普通工人承受紧缩之苦。

激进左翼联盟的言论为希腊面临的困境提供了一种非常诱人的解决方式。希腊面临的两难局面是:是继续实施财政紧缩措施并在长期内慢慢偿债,还是突然进行债务违约并重新启用原有货币德拉克马?

但包括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在内的欧洲国家领导人已多次表示,希腊无法做到两者兼得:如果它想留在欧元区,那么希腊需要财政援助,但这是有附加条件的。希腊债权国领导人说,如果希腊不实施痛苦的财政改革,他们不会资助希腊。如果希腊的救助贷款暂停发放,那么希腊很快将耗尽收入,无法继续提供公共服务并支撑其境况不佳的银行。

随着投票日期的临近,希腊人正在讨论,激进左翼联盟承诺的放弃财政紧缩措施且继续留在欧元区的前景是否只是一种无法实现的美好愿望。

5月6日投票支持激进左翼联盟的电气工程专业24岁博士生宙马斯(Vassilis Tzoumas)说:他们是这么说的,但我不知道要不要相信。他说,做出这个选择主要是因为他对希腊政界的腐败做法感到愤怒。宙马斯说,他还没有决定是否要再次投票支持激进左翼联盟,原因是他担心希腊退出欧元区的风险。

最近的民调显示,这种疑虑是造成选情向新民主党倾斜的部分原因。身为保守派的新民主党人正努力将这次选举变成关于希腊是否留在欧元区内的公投。在萨马拉斯(Antonis Samaras)的领导下,新民主党正把自己打造成确保希腊留在欧元内的负责任的党派。

反对激进左翼联盟的人说,该党只是借着希腊反紧缩情绪的东风,实际上并没有拿出一个可以解决希腊根深蒂固经济问题的切实方案。批评人士说,齐普拉斯主张的也是同样让希腊陷入困境的庇护政策:收紧劳动保障待遇,维持臃肿不堪的公共领域。

商业银行Levant Partners驻雅典基金经理卡拉扎斯(Vassilis Karatzas)说,齐普拉斯基本上向所有人许下了一切承诺。卡拉扎斯预计,如果激进左翼联盟在选举中拔得头筹,希腊退出欧元区的可能性为70%。

激进左翼联盟反对希腊债权人利用将希腊赶出欧元区这种无端的恐吓来欺负希腊人,让他们忍气吞声接受具有破坏性的紧缩措施。

激进左翼联盟成员乔卡斯(Spyros Tzokas)在不久前某天晚上雅典举行的该党支持者集会上说:他们说如果希腊放弃紧缩计划,我们就会被活活烧死,然后下地狱。身为历史学教授的乔卡斯说,欧洲扬言要希腊退出欧元区的话只是为了吓唬希腊人罢了。

齐普拉斯坚持认为,希腊还没有使用自己的谈判权,这一权力应好好加以利用,开创一条前进新道路。

齐普拉斯日前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说,希腊在这个时候握有的一大武器就是,如果希腊的金融系统崩盘,欧洲的银行系统也将瓦解。他在谈到欧洲相互联通的银行系统时还说,欧洲国家之间没有边界。

齐普拉斯的支持者说,激进左翼联盟不仅是为希腊的未来而战斗,也是为了一个更公平的欧元区而战斗。

50岁的会计师潘欧波罗斯(Kostas Panopoulos)在雅典左翼党派据点伊哈瑞亚区(Exarchia)的一家小旅馆外说:我们希望希腊留在欧元区,但要以一种不同的方式留下来,使用一种不同的欧元。他说,欧元不能只是流通范围扩大了的德国马克。他说,我们需要欧洲达成一种新平衡。

齐普拉斯承认,如果他当选总理,将不得不与默克尔达成协议,以为希腊争取到持续的资金支持。他说,谈判绝不会很容易。

自从希腊5月6日举行大选以来,默克尔就一再表示,希望希腊留在欧元区,但希腊必须遵守承诺,对预算和经济进行改革,哪怕历尽千辛万苦。

激进左翼联盟的领导人毫不示弱。本月赢得希腊议会选举的律师兼激进左翼联盟候选人孔斯坦特波罗(Zoi Konstantopoulou)说,欧元不属于德国,不属于默克尔,也不属于德国财长朔伊布勒(Wolfgang Schaeuble)。她说,欧元是欧洲人民的共同财产。

有人担心激进左翼联盟如果赢得选举,希腊就可能完蛋。孔斯坦特波罗对此予以驳斥。她说,希腊不是一个公司,而是一个国家,这个国家的民主意愿必须得到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