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希腊“留”与“退”代价高昂

希腊“留”与“退”代价高昂

  • 来源:瞭望新闻周刊
  • 发布日期:2012-05-28
  • 浏览数:709

 

 

 

     等待希腊的选择也许只有两条路,要么僵局持续,要么债务违约,甚至退出欧元区,而退出则意味着向欧洲一体化宣战。

 

  惠誉将希腊长期主权信用评级下调至CCC级,似乎不给希腊任何退路。事实上,一个国家垮掉也许很容易——“连续降级+紧缩性惩罚+资本抽离”,特别是对于那些根本没有外部融资能力,又没有竞争力的国家而言。

 

  在刚刚落幕的G8峰会上,八国一致认为,一个强有力和有凝聚力的欧元区对全球稳定和复苏具有重要性,希腊继续留在欧元区并遵守承诺符合八国利益。然而,空洞的宣言没有提及最关键问题,要让希腊留下来,谁来埋单?希腊“退出”正进入倒计时:尽管欧盟公开否认,但事实上,在欧洲央行和欧盟委员会内,已经在着手准备以应对希腊离开欧元区的极端情况及产生的多米诺骨牌效应。

 

  欧盟的立场不可能放松,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强调,希腊不要寄希望于国际贷款人在今年初施加给该国的紧缩计划上作出任何巨大的让步。但另一方面,希腊也不买欧盟的账。希腊选民将选票投给了反对财政紧缩的党派,直接导致此次支持财政紧缩以及国际援助的党派组阁失败。实际上,除了希腊政府希望转移目标,推卸责任,并争取更大的利益外,更重要的是因为欧盟新拯救方案根本没有改善希腊的偿付能力,所以依然阻止不了希腊国家破产的厄运,与其这样,不如一拼。

 

  希腊退出欧元区的确代价不菲。根据摩根大通分析报告称,如果希腊离开欧元区,会马上产生约4000亿欧元的损失。不仅如此,一旦希腊退出欧元区,最直接受到影响的就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欧盟手中持有的2400亿欧元希腊国债,德国央行的“泛欧自动实时全额快速结算”支付系统中对希腊的1300亿欧元敞口,以及欧元区银行约为250亿欧元的潜在损失。

 

  但“留下来”的代价又何尝不高昂?在政治持续动荡的情况下,希腊政府和“三驾马车”之间正在陷入僵局,恐慌性情绪导致资本和存款加剧外流。一旦希腊新政府不能达成对“三驾马车”的紧缩承诺而选择违约或破产,那么希腊留在欧元区还有什么意义?对于欧元区来说,留一个破产和违约的希腊,无疑将导致欧元区品质更加下降,导致欧元区诸国国债收益率上升,债务风险上升。而对于希腊来说,受制于强势欧元的压制,经济丧失活力,实在是看不到经济增长的希望,届时希腊退出欧元区恐怕就会成为“不得不”的选择。

 

  更重要的是,希腊危机暴露的正是欧元区自身的致命性弱点:欧元区内部长期存在的严重失衡——外围国家经常项目赤字与核心国经常项目盈余,也就是大量储蓄从核心国转移到外围国,造成外围国家借债过度,形成债务积累。上世纪90年代,德法等西欧国家实体经济逐步进入后工业化阶段,资产报酬率降低,国内需求不足,导致大量廉价资本涌向希腊等南欧国家,欧元区扩张也因此持续加速。

 

  单一货币区的建构加剧了区内发展的不平衡。根据欧盟委员会去年欧元区报告,欧元区16国竞争力差距逐步扩大,在金融危机爆发之前的10年间,德国、芬兰等国家的竞争力相比其他成员国稳步提升,德国的GDP独占欧元区GDP总规模的1/3。数据显示,2002年欧元正式流通后,德国从2003年到2008年持续保持世界第一出口大国地位,而其区内贸易比例高达70%。相比之下,包括欧元区三个大国法国、意大利和西班牙,特别是希腊和葡萄牙都出现了竞争力大幅下降。

 

  一方面,希腊等国劳动力成本较低且缺乏金融资本,自然成为资本净流入国(即债务国),严重依靠资本借贷支撑,透支消费,政府财政债务化;另一方面,劳动力市场僵化和劳动力不能有效流动,各国工资很难调整,数据显示,自从1999年以来,德国工资的涨幅比南欧少了20%,自然大大提升了德国的竞争力和生产效率,并进一步巩固和拓展了德国产品在欧洲的市场份额,过去十年间,德国累积的贸易顺差甚至超过了中国。

 

  反观其他国家,经常账户几乎均为逆差,且在1998~2008年间出现急剧恶化:爱尔兰经常项目余额下降6%,经常项目赤字达到5.2%;葡萄牙经常项目赤字扩大超过5个百分点,至12.1%;西班牙经常项目赤字扩大8.3百分点,至9.5%;希腊经常项目赤字更是扩大11.6个百分点,达到14.4%的创纪录水平,丧失了经常账户融资的能力,主导产业也出现“空心化”倾向。

 

  旷日持久的经济衰退,加之持续飙升的借贷成本,使得像希腊这样的重债国要达成欧盟设定的财政和改革目标越发困难,然而欧洲政治家和银行家的决策就是尽可能拖延。等待希腊的选择也许只有两条路,要么继续将僵局持续下去,要么选择债务违约,甚至退出欧元区,而后者,某种意义上也许意味着向欧洲一体化宣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