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欧洲为希腊退出欧元制定应急方案

欧洲为希腊退出欧元制定应急方案

  • 来源:华尔街日报
  • 发布日期:2012-05-24
  • 浏览数:715

 

欧洲官员正在针对希腊退出欧元区的可能情形加紧制定应急方案。与此同时,出席布鲁塞尔峰会的欧洲领导人仍然难以克服在如何化解欧元区危机上的分歧。

欧元区官员说,欧元区17国财政部官员在本周早些时候达成一致,认为有必要制定国别应急方案、以防希腊退出欧元区。这些方案要应对的将是现代金融体系发生的一场前所未有的事件。在希腊退出欧元区的情况下,它们要解决怎样为国债市场、银行部门和其他金融市场提供缓冲的问题。

比利时财政大臣范纳克尔(Steven Vanackere)周三在参加欧盟领导人峰会之前说,所有应急方案都归结到同一点:要负起政府的责任,就是要预见哪怕是你希望避免的东西。

欧洲领导人强调他们希望避免希腊退出,并警告说,如果希腊退出,其国内外都会陷入动荡。希腊留在欧元区的条件是改革自己的公共财政和整个经济,然而人们越来越担心它将无法进行这样一场痛苦的手术。

欧元兑美元汇率周三跌破1.26美元,降至2010年7月份以来的最低水平。在希腊退出风险加大,而欧洲化解危机、促进经济增长缺乏进展的情况下,随着投资者对此做出反应,金融市场大幅下跌。

欧洲斯托克600指数下跌2.1%至239.51点,是今年以来倒数第二的收盘水平。亚洲市场同样大幅下跌,在欧洲市场收盘时,华尔街处在下跌区域。作为投资者安全需求的反映,30年期德国国债收益率降至创纪录的低点1.995%。西班牙10年期国债收益率走高,西班牙和德国利差扩大到接近多年最高的水平。

苏格兰皇家银行资本市场公司(RBS Capital Markets)外汇策略师辛奇(Robert Sinche)说,投资者很失望,觉得现在又是一场没有成果的欧洲峰会。

Reuters
德国总理默克尔与奥地利总理法伊曼在欧盟领导人峰会上。

周三的非正式会议和晚餐标志着法国新总统奥朗德(Francois Hollande)首次亮相。社会党人奥朗德以欧洲第二大经济体元首身份出席,改变了欧洲核心国家的力量平衡。奥朗德曾声称要推行财政刺激,在周三会议之前还说,他将提议让欧元区成员国开始为最终发行欧洲共同债券或曰“欧元债券”奠定基础。

但不出所料,峰会到周三晚间并没有取得突破。领导人对于一些旨在遏制危机的更宏大政策倡议没有能够达成一致,比如发行欧元债券,或利用欧洲央行(European Central Bank)支撑债券市场。

作为欧洲最大经济体的德国继续反对实施更具扩张性的财政政策,或采取激进措施缓解西班牙等欧元区困难国家的财政压力。

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在前往会场的途中说,欧元债券将无助于经济增长。她暗示,削减欧元区弱国的借款成本只会鼓励财政纪律涣散。她说:正是多年来类似的利率水平引起了非常严重的误导性发展。

欧元区官员担心,在希腊6月17日的选举之后,可能会出现自金融危机开始以来欧元区稳定性面临的最大考验。他们担心,此次选举会像希腊本月早些时候的选举一样,造成政治上的僵局,或者选举产生的新政府可能拒绝前政府与欧盟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简称:IMF)已经达成的改革和紧缩方案。

民调显示,左翼反紧缩政党激进左翼联盟(Syriza)与保守的新民主党(New Democracy)的支持率不相上下。新民主党希望维持国际救助计划,而对其中部分内容进行重新谈判。欧洲领导人一再警告希腊选民,拒绝接受救助方案可能会导致希腊退出欧元区。欧元区有关部门警告说,对3月份刚刚确定的救助方案展开重新谈判也是不可能的。

德国央行(Bundesbank)周三在月度报告中说,欧元区不应该为安抚希腊的政党而放宽希腊严格的改革计划,因为这样做可能会损害公众对所有欧元区协议和条约的信心,严重削弱国家改革和整顿措施的动力。

不过,德国央行说,希腊退出欧元区的后果可能是可以控制的。德国央行写道,假如希腊退出欧元区,这给欧元区和德国带来的金融后果将相当严重,但在谨慎的危机管理下,其后果是可以控制的。

各国应急方案的细节和时间表仍不清楚。任何应急方案都可能必须给予希腊一定形式的“退出费”,以便使希腊政府和银行体系保持运转。欧洲高级官员说,欧洲不能允许一个欧洲国家崩溃,就算这个国家退出欧元区。此外,在政府和银行提供给希腊的贷款方面,欧元区成员国可能必须遭受巨大损失。一些欧元区商业银行可能因对希腊经济的贷款风险而面临严重损失。

一个更大的问题是,欧元区将如何防止金融动荡吞噬欧元区其他较弱的经济体。最极端的危险情况将是,西班牙和意大利被国际市场挡在门外;欧元区边缘国家的银行储户开始清空帐户,担心自己的存款可能是下一个被转换为本国货币的牺牲品。很多官员担心,尽管政府试图建立更大规模的救助基金,假如南欧爆发全面金融恐慌,只有欧洲央行可能才有足够的实力平息。

欧洲央行官员不愿谈论应急方案,担心这可能会造成希腊出现恐慌性的资本外逃,进而促使希腊退出欧元区。

欧洲央行高级官员阿斯姆森(Joerg Asmussen)本周初说:我们都倾向于让希腊留在欧元区;这是A计划……我目前在努力研究制定A计划。

数月来,欧洲央行通过放贷操作以及越来越多的紧急放贷计划ELA为希腊银行提供支持。

按照ELA计划,银行在得到欧洲央行管理委员会的批准后,可从本国央行(具体到本案例即希腊央行)借款。违约风险由希腊央行承担,说到底其实就是由希腊政府承担。巴克莱资本(Barclays Capital)的分析师根据欧洲央行资产负债表数据估计,希腊银行目前正从ELA借款近1,000亿欧元(合1,270亿美元)。

瑞银(UBS)经济顾问马格努斯(George Magnus)在智库欧洲国际政治经济研究中心(European Centre for International Political Economy)周三发布的报告中说,如果希腊退出欧元区,欧洲央行将不得不为了避免希腊银行系统崩溃而慷慨解囊,并且如有必要,随时准备支持西班牙和意大利等其它脆弱国家的主权债务市场。

分析人士说,为减缓对西班牙等国的影响,欧洲央行可向银行提供更多三年期贷款。去年底以来,已发放了超过1万亿欧元的三年期贷款。在有关西班牙财政状况的担忧及本月无结果的希腊选举令危机重燃之前,此举曾一度压低西班牙和意大利国债收益率。

研究机构Spiro Sovereign Strategy负责人斯皮罗(Nicholas Spiro)说,一个产生过威慑作用的操作就是发放三年期贷款。他说,为了让意大利状况略有改观所需的债券购买规模之大简直不敢想象。

西班牙政府目前正力推要么向银行发放更多三年期贷款,要么让欧洲央行直接购买更多政府债券。2010年5月以来,欧洲央行已经购买了约2,200亿欧元的南欧和爱尔兰政府债券。然而,尽管外界担心西班牙国债收益率目前处在高于6%的不可持续水平,但欧洲央行在过去10周都没有买入债券。

欧洲央行规定自己不得直接向政府放贷。就连二级市场上的购债行为也引发争论,特别是在德国国内。

最近在奥朗德的推动下,另一种可能出现的情况是,让欧洲的救助基金可以动用欧洲央行的资金,这样会极大地增强救助基金的贷款能力。欧洲央行一直反对这种做法。可能的折中办法是,让救助基金有机会援助欧元区银行,这意味着欧洲央行提供资金的对象是银行,而不是政府。

在欧洲领导人开始周三的晚餐之前,欧元区发表声明草案说,致力于保护欧洲的金融稳定性,并表示希望希腊选出的政府将执行该国之前承诺的改革和财政紧缩措施。

声明草案说:我们期待希腊迅速成立新政府,全力实施调整方案,且拥有足够多的议会多数席位,以坚决贯彻必要的财政和经济结构改革。

预计欧洲领导人还将讨论一系列提振欧元区经济的短期措施,包括提高欧洲投资银行(European Investment Bank)的贷款能力等。该银行为基础设施项目提供融资。另外,他们还计划讨论通过项目债券为能源和其它基础设施等专项投资提供融资的可行性。

欧洲领导人在声明草案中对希腊传递出安抚口吻,明显是担心激怒希腊选民,使他们在选举来临前反对救助方案的情绪进一步高涨。

声明草案赞扬了希腊人民已经做出的重大努力,说欧元区领导人完全理解他们仍需面临的挑战。